广州严防活跃人士聚集 杨崇婚礼酒席被强制取消


作者: 扬帆
m0321-xl2.jpg
图片:左二为杨崇。(受访人李小玲提供)
南方街头运动起源地广州,近期不断加强对于社会的管控。维权人士杨崇此前预订的婚礼酒席,也被当局强制取消,杨崇周三更被国保送回了户籍所在地。当局此举被批为了防止公民聚集,剥夺他们举行婚礼的权利,是颠倒黑白、贻笑大方。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这个星期天(1月18日)原本是广东维权人士杨崇与哎乌举行婚礼的日子。但在当地国保的阻挠下,酒席被迫取消,杨崇本人也在周三被国保连夜送回了江西老家。

杨崇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况。

杨崇:“昨天那个酒家,肯定是国保让他们叫我过去一趟,说什么订金少了,又说什么菜没有了。之前我们菜都订好了。我就过去了,国保就等在那里,中午1点把我控制起来,下午7点就把我们送回老家。”

记者:“现在您已经在老家了是吗?”

杨崇:“是,在老家。”

记者:“还能够回到广州进行婚礼吗?”

杨崇:“不行了。当时我交了300块钱押金,国保昨天下午的时候就强行退回来了。今天上午我打电话给那个酒家,那个酒家就说,国保已经给他们打招呼,不准办这个酒席。”

记者:“之前有没有想过国保会连你们这样一个酒席都进行阻挠,不让你办呢?”

杨崇:“也有想过吧。开始我去酒店的时候已经猜到八九是有国保在那里。我开始估计的话,可能他们会跟我谈,提一些条件吧。昨天直接把我控制起来带到派出所,没有条件可谈。”

记者:“当时大概有多少国保把您控制起来送到派出所?”

杨崇:“十来个吧。”

原定出席婚礼,网名“花满楼”的网络活跃人士赖日福周四向本台表示,以往这样的酒席并不会被取消,但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广东当局变得极为敏感,他们的活动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现在广州这边越来越敏感了,活动空间相比以前越来越小了。他们担心羊城这边有些人比较活跃,如果一旦聚集在一起的话,就可能对他们造成一定的压力吧。前一段时间,也是在我家附近有一个酒席,是广州野渡还有几个人(准备聚会),这个酒席也是被骚扰、被取缔了。那次我也是被喝茶、被约谈,不能去那里吃饭。以前在广州来说,吃饭喝茶什么都是没什么问题,不搞大面积宣传的话,国保这边还是可以忍忍的,还是有一定的空间的,现在这个空间越来越小了。几乎就是从今年六四之后到现在。”

广州作家野渡周四告诉本台,上月24日,他的朋友订了八桌酒席,准备在平安夜与好友们聚一聚,结果令国保大为紧张,不少维权人士、活跃人士都遭到软禁、约谈。酒席同样被迫取消。

野渡说,无论是强制取消酒席还是大规模抓捕公民,都是为了加强对于社会的控制。

“现在新集权最主要努力的方向就是要加强对社会的控制。无论是大规模地抓捕异见人士,还是不让大家聚会等等,实际上都是力图把社会的控制严密到能够让他这个政权觉得安全的地步吧。”

虽然杨崇被遣送回乡,酒席也被迫取消。不过,在网上,有公民号召大家周日中午12时前往原定酒家,参加一场没有新郎新娘的婚礼,以见证这个黑白颠倒的时代。

有民众在网上斥责当局:别人结婚你带走新郎做什么?难道结婚也犯了你的王法?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