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作者: 李大立
当我看到占中运动现场那些互不相识的示威者那种手无寸铁却又奋不顾身、前赴后继、团结一心的英勇行为时,除了深深地感动并为香港人自豪之际,更明明白白地确切感到:在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从报章报道、电视新闻,以及许多外国记者拍摄制作的视频短片中所见,许多占中运动参加者,特别是学生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今天站出来占中,不但是为香港争民主,也是为中国争民主! 他们都明白港府的幕后操控者在北京,梁振英不过是一个北京政权的“扯线公仔”(傀儡),中国大陆不民主,香港是得不到真民主的。愿这次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争能给大陆人带来启迪与鼓舞。也只有当大陆民众挣脱了假“人民”名义下的“党国至上”的思想束缚﹐代之以独立人格与自由精神为核心的价值认同,同心协力推倒中共统治的“柏林墙”,夺回自己的天赋人权与民主权利之时,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宪政共和,全体中国人才会有真正的民主。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震驚全球的香港佔中己超過70天,這邊廂香港警察手執法院禁制令陸續對旺角金鐘佔領區強行清場;那邊廂17歲的中學生黃之鋒和兩個女同學頂著寒風在馬路上的小帳篷里絕食抗議,這几天在香港看電視新聞,明顯地感覺到警隊「使用最低限度武力」時揮舞警棍摳打佔領者示威人士的態度包括舉棍落棍的凶狠、罔顧示威者安全的狠勁己與前大不相同。相信很多香港人甚至全世界能看到現場直播電視的中外人士都一定也感覺到了,但我相信大多數善良的香港人都猜不到或者說不明白個中的原因,但對我這樣曾在中共管冶的大陸長期生活過的大陸遷港人士則太明白不過了:北京在背後操縱一切:給梁振英下新指令了。見諸於報端的則是習大大對梁的「肯定」和「鼓勵」:讓梁「放手大膽地處理」佔中。一如佔中第一天警隊破天荒施放87枚催淚彈,人群散開又重新集結,警隊正欲「乘勝追擊」之際,突然停止繼續施放催淚彈并突然收隊離塲一樣,敏感的香港人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果然第二天早上,各主要報章紛紛頭版頭條報道是習大大緊急下令梁振英停手,記得當時的大字標題是:「習近平急令梁振英停手:香港不是北京! 」
 
但是,我同時又看到了在警隊凶狠地揮舞警棍的時候,佔領者并沒有退縮,反而是撐著被打壞被撕爛的雨傘前扑後繼地奮勇向前,更令人感動的是後排的群眾一個傳一個地紛紛向前排傳送摩托頭盔和用硬紙板自制的「盾牌」。事後警隊居然說這種群眾在現場匆忙間臨時緊急制作的紙板盾牌里有鐵皮和鐵釘! 看來不用五十年不變,僅僅十七年中共在大陸那套指鹿為馬、強詞奪理的蠻橫作風已傳來香港了,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的事,官方竟然說得出口來! 不妨在全球各方記者的鏡頭下,請這些共式官員到現場找找看能找出一塊鐵皮一顆鐵釘嗎?
 
當我看到現場這些互不相識的示威者那種手無寸鐵卻又奮不顧身、團結一致的英勇行為時,除了深深地感動并為香港人自豪之際,更明明白白地确切感到:在中國:民主與專制的決戰己不可避免了!
  
雖然香港脫離中國受英國殖民統治了150年,大多數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中國都很疏離,表面上看香港人似應對中共了解不深,其實不然。

上世紀60年代,當與香港一河之隔的廣東省乃至全中國都在大飢荒中苦苦掙扎的時候,香港人卻是在享受著豐盛的物質生活,那時回鄉探親的香港人無不不辭辛勞肩挑背馱地把一切盡可能耐存耐飽的食物:諸如小袋面粉、自制炒米粉、甚至晒干的鍋巴……背回大陸去救援自己正在挨餓的大陸親友,更不用說郵局里裏等侍領取限量從香港寄來的一小鑵面粉(或餅干、糖油) 了。我年逾60的老姑毋居然別出心裁地背回來一大鋁鍋紅燒肉,讓我們一大群飢腸轆轆正處成長期的小頑童狼吞虎嚥咽下一塊,卻因久餓的腸胃消化不了著實拉了几天肚子。
  
香港和大陸近在咫尺,山水相連,共產黨統治中國60年的種種劣跡都瞞不過港人的眼睛,700萬港人中有很大一部份是49年後避秦逃亡者及他們的後代。電視新聞裏(you tube視頻「自由香港:渴望民主」也有轉載)一個十幾歲稚嫩的女中學生對著鏡頭說:「我父毋都是從大陸逃難來的,我們小時候父毋就經常對我們講起在大陸遭受的苦難,所以我站出來參加佔中,爭的是民主,爭的是人民大衆有選擇政府的權利,為的是我們的後代不再受這樣的苦,父母雖然很擔心我的安全,但是他們理解我、支持我……。」前香港立法會議員詹培忠先生有句名言:「香港人90%不喜歡共產黨。」這是千真萬確的。

颟頇野蠻以及反智如共產黨者,也不可能一點都感受不到港人的內心、港人的民意,他們不得不從要求港人「愛國(党)愛港」退到「可以不愛共產黨,但不能反對共產黨。」不喜歡不愛的東西,也不能反對?簡直莫名其妙! 等於說一坨屎在手上你很討厭很噁心,卻不能把它摔掉,非要在手心里裏捧著!

從報章報道、電視新聞,甚或許多外國記者拍攝制作的視頻短片中所見,許多佔領者,特別是學生們,他們都异口同聲地說,我們今天站出來佔中,不但是為香港爭民主,也是為中國爭民主! 他們都明白港府梁振英不過是一個北京的「扯線公仔」(傀儡) ,幕後的主持人在北京,中國大陸不民主,香港是得不到真正民主的。願這次香港爭普選抗爭能給大陸人帶來啟迪與鼓勵。「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胡適語)也只有當大陸民眾掙脫了假「人民」名義下的「國家至上」的思想束縛﹐代之以獨立人格與自由精神為核心的價值認同。同心協力推倒中共這一「柏林牆」﹐奪回自己的天賦人權與民主權利之時﹐大陸回歸民國走向民主憲政共和,全体中國人包括香港台灣才有真正永久的民主。從這個意義上,以及引起全世界共同關注,在大陸引起廣泛回響這意義上,應該說香港佔中運動是又一場中國大規模的群衆民主運動、又一個8964!

但是,時代變了,大陸13億中國人向往民主的意願更強烈了、全世界民主力量更強大了,至使中共雖恨得牙痒痒的也不敢像8964那樣出動軍隊和坦克血腥鎮壓了。我個人的感覺是這場香港佔中運動比8964對中國民主的推動更大,對中共的獨裁專制打擊更大;雖不像8964的天安門廣場那么有組織有紀律,那么渲鬧;佔中示威者來自四面八方、來自社會各個階層,他們互不相識卻團結一致、萬眾一心,他們沒有統一的指揮,各人按各自的思想和判斷而行動,但是卻能在寒風冷雨中,在中共港府背後收買唆使的黑社會干扰下在馬路上扎營堅持逾70天以上,至今天筆者執筆時仍在堅守并未全面退場,創造了讓中共難堪的世界記錄。

筆者個人感覺這場香港佔中運動遠比當年北京的8964運動政治上更成熟得多,當年北京學生提出反官倒、反腐敗等經濟型口號;今天的香港佔中運動明确地「旗幟鮮明」地提出了令共產黨坐立不安的政治口號:「我要真普選!」、「反對獨裁專制!」、「梁振英下台!」、甚至「打倒共產黨!」……。當年北京學生在卡車上齊聲高呼:「頭可斷、血可流,誓死保衛天安門廣場!」使人想起66年紅衛兵的經典口號:「頭可斷、血可流」「誓死保衛黨中央!」、「誓死保衛毛主席!」,其迷惘和愚昧的程度可有絲毫改進?尤其是柴玲那句「共和國萬歲!」更是不倫不類、莫名其妙! 什么「共和國」?不就是共產黨用數千萬同胞的頭顱鮮血「換來」(匪將王震語) 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么?既然那么完美,你欲之其「萬歲」,那你還出來搞什么「民主運動」?!

因此,我深信這場香港佔中運動比8964對中國民主的推動更大,對中共的獨裁專制打擊更大。而從香港警察狠命揮動警棍、施放催淚彈的凶狠程度,可以看出其背後的北京政權也意識到他們視為命根的政權己到了生死存亡的前夜;從香港市民的奮不顧身、前扑後繼,又可以深深感到中國人百多年來爭民主爭自由的強烈願望也快到了總爆發的時刻。

故此我大膽說一句:中國——民主與專制的決戰不可避免!


( 寫於2014年12月9日,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