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大陸还没有民主,香港也就不会有民主

時間:2014-12-13 18:22
記者 阿曼亭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指出,香港这场规模庞大的公民抗命运动,虽然有很多的机会没有抓住,虽然也出现过不少的失误,但是,这场公民抗命运动已经被认为是一个转折,被认为是香港政治历史上的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它向世人展示了,香港的公民社会正在形成。

只要中国还没有民主,香港也就不会有民主。根据12月12日星期五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国际版的一篇文章,这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兼社会民主联盟领导人梁国雄的一句话。

这篇文章由法国记者Florence de Changy发自香港,作者在标题中指出,香港疏散其反对派人士,不过,虽然香港的亲民主派人士被清场,但是他们却没有放下武器。

文章指出,香港的快速道干诺道在经过75天的巨变之后又重新成为了以前那样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快车道。在过去的75天中,干诺道曾经是“雨伞广场”、曾经是政治思想的孵化地,然而75天之后,这里重新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文章也指出,在8月底北京当局通过有关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的方式之后,抗议这一决定的香港示威人士没有能够让北京当局在这一问题上作出丝毫的让步。香港的抗议示威人士最终在警方对最主要的占中场地—港府所在地金钟街区进行清场的时候,没有抵抗,不过最终还是有大约250人被逮捕,他们拒绝听从警方要求他们离开的命令,他们坚持他们声称的公民抗命逻辑直到最后。

法国世界报的这篇文章也介绍了反对公民造反的人的立场。文章说,反对公民造反的人认为,这是没有用处的,他们说,来自民间的压力从来没有让北京当局改变过立场,另外,反对公民造反的人提到的理由还有对经济的影响以及对民众生活的影响。

法国世界报的这篇文章还指出说,不过,那些反对公民抗命、反对占中最为激烈的人所说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至于占中对香港民主演变的影响,目前为时尚早,还难以评估。

同一篇文章还指出,最主要的连带受害者应该是香港地方政府,因为香港地方政府的可信度大跌,它在民众中的合法性也大打折扣。 在这场运动中,香港政府似乎害怕和学生会谈,香港政府的唯一的策略就是等着示威的民众精力耗尽。至于北京的态度,文章指出,北京当局在表面上尽力表现与香港局势保持距离,但是事实上人们并不这么认为,文章引述一位学生领袖的话说,如果北京当局真的对香港发生的一切不担心的话,那么,北京当局就不需要动员像“沉默的大多数”的领导人周融这样的人来展开活动、否定“占中”行动了。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还指出,这场规模庞大的公民抗命运动,虽然有很多的机会没有抓住,虽然也出现过不少的失误,但是,这场公民抗命运动已经被认为是一个转折,被认为是香港政治历史上的一个决定性的时刻。香港这个英国前殖民地,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中的特点之一是没有政治性,但是,现在香港在刚刚过去的秋天向世人展示了,香港的公民社会正在形成。

另外,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还表示,尤为重要的一点是,香港的雨伞运动并没有结束,最近几天,抗议示威者的口号比如“我们还会回来”“这仅仅只是开始”让香港政府听起来又是新的挑衅。

(RFI)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