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被控涉嫌煽颠 其丈夫指苏无罪不该被捕



2014-12-05






    资料图片:中国妇权义工苏昌兰(图中站立者)在一场村民大会上,鼓励村民推举自己心目中的候选人。(中国妇权/大纪元)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女士12月3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她的丈夫陈德权收到警方的通知书,但警方没有告知涉罪详情。陈德权表示,妻子无罪。苏昌兰被警方逮捕至今近40日,警方不准包括律师在内任何人与她会面。今年以来,中国大陆已有不少人因被指“煽颠”被批捕。有分析指,当局此举或为了减少律师会见当事人后产生的社会影响,加大对被关押者的精神压力。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在被关押37天后,本周三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

    苏昌兰的丈夫陈德权周五告诉本台,前一天拿到了逮捕通知书,警方并未告知批捕的具体原因,而他认为妻子是无罪的。

    记者:“她(苏昌兰)现在被关押在哪里?”

    陈德权:“南海看守所。”

    记者:“批捕时间是哪一天?”

    陈德权:“12月3号。”

    记者:“你拿通知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你说为什么你妻子有这么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呢?”

    陈德权:“他告诉我只是涉嫌,没有告诉我别的。一个弱女子为土地抗争了十多年,就她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此前)我们律师去会见,去到看守所那里,他说查无此人,我连送衣服都送不进去。”

    陈德权表示,她的妻子患有心疾,需每天服药,现在距离最后一次见到妻子已经近40天了,对她的身体状况十分担心。

    “她有一种病,心脏间歇停顿症,因为她一直都吃中药,我每天都帮她煎好药,早上帮她煎好,她喝完了,晚上回来我又帮她煎好,等她回来喝。现在没得喝了,我是很担心她的身体啊。”

    陈德权说,他下周一会与律师一起再前往公安局了解案情并尝试申请会见。

    “现在我们已经去广东省最高人民检察院那里寄了一封投诉信寄到检察长那里,还有我们也跟政府申请了信息公开,当时他没有给任何扣留手续给我,我认为是违法的,我也去法院那里起诉了他。我们星期一过去了解案情,要申请会见,也要等公安局那里批,如果他不批,我们再另外作打算。”

    苏昌兰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周五告诉本台,苏昌兰当初被带走是以“寻衅滋事”为名,现在批捕的罪名变更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但办案单位却是地区派出所,其中存在很多的问题。

    “之前是以涉嫌寻衅滋事,以治安传唤把她给带走的,在这个过程中,家属一直在寻找,他们不告知,律师去会见,他也不说,只说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没说具体罪名,这次给了具体罪名。不让会见。我们认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由派出所来具体办案是没有看过的。像这类案件,我们认为按照刑事诉讼法以及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应该要由市公安局来办理,也就是佛山市公安局办理,但是他现在就是南海区公安局来办理,并且具体还是派出所,所以我们认为这个程序是有问题的。”

    今年10月27日,苏昌兰被佛山警方带走,其后,其丈夫、朋友、律师先后多次打听其下落,均无果。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于11月4日曾发起紧急行动,指苏昌兰因在网上发布支持香港的言论被捕,面临酷刑和其他虐待的风险。

    自今年9月以来,中共当局拘捕了超过一百名发表了支持香港“占中”言论的公民,其中除了已获得取保候审的一些人之外,其余被捕的公民几乎都无法会见律师。另一方面,今年有不少与苏昌兰一样因“寻衅滋事”入狱而以“煽颠”被定罪的公民。

    广东维权律师吴魁明表示,当局此举或为了避免律师会见当事人而造成社会影响,同时也给系狱者造成精神压力。

    “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在侦查期间可以不给律师见。因为像这种案件,律师介入进去之后,律师一见对当事人的信心或影响力很大。他(当局)希望让在里面的人和外面断绝消息,给他们精神压力比较大。第二个,律师见了以后能把里面的消息发出来,外面关注的人自然会去转贴,造成社会的影响。”

    因支持香港占中而被捕的广东谢文飞、王默、孙立勇、孙涛等人均被以“寻衅滋事”刑拘一个月后,转为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