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遭遇民本(+2)



張三一言

以民為本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儒家理論;以民為本的皇主與以民為主的民主不相容。本已隨時間淡出歷史的民本御用理論今天之所以會復辟,是因為一黨專政的極權專制者共產黨需要用它來消削民主。民本有了被共產黨御用的價值。

“以民為本”這個命題包藏一個蠱惑:故意隱匿“為”這個行動的主人。“為”之主是誰?沒有為民之主,就可以讓民眾把精神集中到民得到“本”這個美事,因而滿足。若同時讓人民看到為之主,除了民本者打扮好的好皇帝外,人們很容易聯想到這個主是暴君,最可怕的是人民少不了的是必然拿好皇帝比出眼前共產黨這個暴君。所以,有必要問:誰主“為”?並給出答案:這個為之主,在中國大陸過去是皇帝,現在是黨書記(國主席)還要指出中國歷代出好皇帝的機會比共產黨出現好書記的機會大得多;共產黨的機制是逆淘汰,只是曇花一現地出現過趙紫陽胡耀邦;之外總是一個比的總書記更惡。

以民為本是甚麼人的觀點?以民為本是皇帝觀點;以民為本是中國特有的儒家為皇帝皇權合法化而提出的理論,是御用理論。這理論站在道德高位和以替天行道名義擬定、規範皇權、皇帝對民的觀點和態度。這種御用理論以等級社會、不平等人際關係為前提,以確認皇帝合法性為前提,要求皇帝安民、為民、利民,爭取民心進行統治(相對而言,在沒有民主理念、實踐和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或還沒有可能建立民主制度條件下,好皇善政總比暴君惡政好)

以民為本是維護專制,只是不維護壞專制而要維護“好專制”而已,所以,不是民主,而且邏輯必然反民主。以民為本只是專制統治者重視民,認知民是組成國家的基本,因而善對民;善待民是手段,用這一手段達到維護和鞏固統治權力是目的。因為善待民,所以皇帝不具暴君形象,可以讓民消失反抗目標:暴君,從而消解反抗;因為善待民可以用軟的方法消削民作主要求,民眾就不會有民主欲求和行動。這就是儒家以民為本的要求達到的保君功能,也是以民為本的目的。

按照儒家思想,皇帝達到儒家要求,就不是暴君,而成了“好皇帝”。“好皇帝”理應可以萬歲。由此足見民本是為皇帝好和倡好皇帝的理論,以民為本是用積極和正面的觀點、態度、方法維護專制統治的理論。這樣的理論怎能是民主的東西?

共產黨現在是做暴君行惡政!堅持的正與儒家民本思想相反的以民為敵的思想,是惡對民,企圖用惡對民、高鎮壓手段維護和鞏固統治權力;維穩就是強力度高鎮壓民眾,以維護專制極權之權。共產黨實行暴政,給民眾予反抗動力;自我豎立暴君形象,給民眾提供反抗目標;所以,人民反抗共產黨屬必然,共產黨滅亡亦屬必然。這個與民為敵的共產黨竟妄想用民本理論來馭民、治民;很像妓院想用貞節道德來管院,強盜山賊想用和平與公平與民交往。可笑亦可惱。

過往以民為本前提是承認皇權皇帝合法,現在以民為本前提是承認一黨專政共產黨及其總書記、主席合法。以民為本的意思只是說:我皇愛你民,我這個專制獨裁者是善的;請你相信我,請你接受我的統治,你會得到好處。可見以民為本是專制話語系統,是反民主的話語系統。要求民主政府、國家以民為本,就是要求我以我為本你以你為本他以他為本,這是搞甚麼傢伙?所以,以民為本是專制統治理論,不是民主理論,且是反民主理論。只有專制政權才玩甚麼以民為本的把戲,民主的人民已經是主,何需重床叠架?


20141211   HK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