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案凸现中国加强对言论治罪







作者 瑞迪
法国《世界报》周末版重点关注的国际话题有:墨西哥43名大学生神秘失踪事件在全国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总统下台;伊朗核谈判进入关键阶段,伊朗方面希望一次性全面解除制裁措施;泰国军事政变半年之后,军政府的作为开始引发民间不满;经济低迷导致法国在欧洲联盟内影响削弱,等等。关于中国,该报特别报道了11月21日在北京闭门开庭的高瑜案,以及中国政府试图刺激经济增长的降息措施。

中国再次审判异见人士高瑜
关于中国独立记者高瑜案,《世界报》驻京记者Brice Pedroletti认为,高瑜再次因为泄漏国家秘密罪行受审显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加强对思想、言论治罪。70岁的高瑜在国外多次获奖,自1989年因为天安门事件而被在中国媒体届噤声之后,她主要与德国之声等境外媒体合作。在此之前,她曾是当时中国允许发行的《经济学周报》的副总编辑。1989年和1994年她两次被捕入狱。同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维权律师浦志强一样,高瑜也是今年被捕入狱的著名异见人士之一。伊力哈木•土赫提近日被判处无期徒刑,浦志强则因“煽动颠覆国家”等罪名候审。
这篇文章引述一名驻京西方外交官分析说,一系列的因素导致镇压力度加强,比如天安门事件25周年、亚太经合组织峰会、还有此前未能预料到的香港因素等。所以,毫无疑问,当局想重拳出击,就像2011年抓捕艾未未一样。另外,至于伊力哈木•土赫提则还有新疆地区的恐怖主义的因素,尽管伊力哈木•土赫提与恐怖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高瑜的律师认为控方没有足够的证据,因为高瑜认罪是被胁迫做出的。不过,《世界报》驻京记者就此写道,从以往的中国政治案件来看,辩护方从来不会胜诉。文章指出,尽管中共近日再次重申要依法治国,但高瑜被捕的经历凸现出中国警察与司法部门毫无顾忌的强制手法。她4月24日神秘失踪,无人知道她的下落,但5月8日,她突然身穿囚服出现在电视画面上,公开认罪。目前在香港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白夏向《世界报》记者指出,高瑜当时被捕显然与六四25周年有关。因为高瑜与胡耀邦以及改革派的圈子有关,这是在向改革派发出的信号,改革派希望随着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查,中国可能出现方向上的改变,但事实并非如此,简而言之,只有一条路线,那就是习近平路线,2014年的新闻封锁之严厉前所未有。

意外降息流露出北京对增长减缓的忧虑
中国银行两年多来首次降息试图刺激经济增长,《世界报》驻上海记者就此发表文章指出,到目前为止,中国一直侧重通过有针对性的措施来刺激经济,出台经济振兴措施,但从不明说。这次的降息措施让人有些意外。文章指出,中国国民生产毛值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增幅只有7.3%,这是自2009年危机最严重时期以来的最低增幅,2014年经济增长达到7.5%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房地产业增速普遍减缓,今年10月,70座有统计记录的城市中,69座城市房价下跌。大型工业企业,从热电厂到冶金业都受到影响。政府在今年4月曾出台振兴经济方案,减少中小企业税收、加速新城区建设、并增设铁路。但形势继续恶化。央行于是在6月又针对乡村地区和私人企业放松贷款。但仍然挡不住经济减缓的步伐,9月,央行又决定向5大银行注资5千亿元人民币。11月21日的降息措施显示央行升级行动。文章引述摩根大通银行中国市场首席分析师指出,降息措施非常令人意外,因为到目前为止,央行一直主要以变通方式放松货币政策。这表明政府对中期增长情况感到忧虑,此前的降低企业注资成本的努力无效。
《世界报》文章介绍说,世界银行在10月29日曾建议中国将2015年的增长目标下调至7%,认为这不会影响中国就业市场,恰恰相反,7.5%的增长目标太高,会迫使政府不得不干预,但这就会违背中国的改革决心。文章写道,中国政府内部也有人认同这种观点。根据国家发改委周四的估计,自2009年以来,中国浪费了42万亿元人民币,用于无效的刺激增长投资。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