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寫歷史 我們勇於承擔

Cartesian  Quo
Cartesian Quo2014年11月20日 16:18
我們在寫歷史 我們勇於承擔
作者:Kevin PC

立法會凌晨遭抗爭人士,以鐵馬打碎玻璃。

縱然仍有香港人不願相信,但事件確實反映出香港政府的粗暴施政,已令到香港人喘不過氣,而有人作出破壞政府設施的行為,只是說明他們不再以自我壓抑的態度繼續過活。

然而,任何人以「暴力」一詞,準備譴責抗爭人士之前,必先要先思想一下,政府在是次雨傘革命的過程裡,到底是扮演著甚麼角包?另又有否盡過一點力化解危機?

自九月尾爆發以後,政府一直迴避問題的癥結;真普選。更為可惡的是,政府表面積極,但實際上消極,並且透過黑白兩道,對抗爭人士進行連番滋擾,甚至動用暴力企圖鎮壓,然後再把司法機關拖到政府一方,實行全方位、全天候打壓抗爭人士。毫無疑問,政府在權力不受監管下,以無法無天的方式,滿足某人、某集團的私欲。最為恐怖的是,大多數身受其害的香港人,竟然選擇忍氣吞聲,以沉默或醜陋的方式,表達對殘害自己那政府的「忠誠」。

假如,受政府摧殘的香港人,選擇對政府暴行視而不見,但又同時責怪抗爭人士行使暴力,則絕對是反智到極端的愚民,更不配擁有選擇的個人意志,因為儘管意志存在,但在極權下決意不能彰顯的話,個人意志便屬多餘,存在亦等如等此意志之侮辱。

事實上,以激烈行動回應政府的抗爭人士,他們大多已對自己行為帶來的後果了解,而且心理上亦準備一旦失敗,自己將要承擔怎樣的責任,故而任何人對他們責難,都是徒費氣力之舉。相反,仍用力氣在指責抗爭人士,但不以此力氣用作抗衡政府無理施暴,只代表這類人執意與時代脱節,頑固地留在原地等情歷史洪流掩沒而已。

香港現已踏入真正的十字路口,選擇去向成了不能逆轉之必然,可一旦押注下去,便沒有回頭的可能,又或者回頭已是百年身。

歷史在寫,當中無人能夠脱身!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