齷齪的台灣太陽花與偉大的香港雨傘革命,論兩者間的不同


台灣太陽花與香港雨傘革命,他們的共同之處是,他們都是以學生為主體的運動。

他們不同之處是太陽花是針對民主政制的運動,而雨傘是針對威權的管制政制。正是因為這個不同之處,使兩者間有了二個明顯相反的性質。即齷齪的台灣太陽花與偉大香港雨傘革命。

民主是什麼?民主即是以執行多數為基本原則的政治規則。其目的就是為了擺脫人類長期以來都是通過暴力與殺戮來獲取訴求的弊端。使社會能通過平靜而相對公平的原則下化解爭分。

民主的運行條件是遵守規則,如兩人下棋,你看著你要輸了,就說,象要可以過河,這樣行嗎?當然不行,象可不可以過河,至少在本局是不能改變的,至少應該下完本局後再談的。這樣的基本道理就連封建王朝時的平民大眾都懂得。但是,現在看來,很多自覺得為民主精英的並不懂,或者他們不想懂吧。

太陽花學運是發生在一個民主政體下一次集會遊行,它佔據立法院,導致立法機關遭受癱瘓。影響到一個民主政體的穩定運作。這本就不應該。更有甚者他們所謂的“反對服貿審核黑箱”本身就是一個“拉偏架”的行為。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強行”通過服貿協議的過程吧。在審議服貿協議之時,立法院民進黨團以霸占內政委員會主席台,來阻擋服貿協議審議;而國民黨團以其為行政命令杯葛3個月為由(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60條),迅速宣布通過。

那麼,“強行”通過服貿協議有錯,霸占內政委員會主席台沒有錯?為什麼太陽花不反霸佔主席台呢?如果沒有立法院民進黨團以霸占內政委員會主席台在先,國民黨團需要“強行”通過服貿協議嗎?這難道不是本末倒置的行為?

立法會議員都是通過人民選擇產生的,你是少數就要認輸,你應該去爭取下次獲得多數席位。而不是通過破壞規則的行為來到達目的,不要把『霸占內政委員會主席台』變成一種潛規則。作為普通民眾更不應該縱容這樣情況出現。否則台灣將陷入暴民社會,台灣將陷入一個虛無政府狀態下。

所以,太陽花是一場破壞民主政治體制穩定運作的集會。即使或許參與者本身並無主觀破壞的意識,但客觀上已經傷害到民主政制的運營。
--------------------------

香港雨傘革命是對一個威權管制政制的挑戰,這是因為在威權下民眾的訴求無法通過正常的渠道解決。不得已通過非常手段來爭取與表達。有人說雨傘革命是非法的,我說,是的,是非法。一個非民主的國家(地區),它的法律就是為維護這個國家(地區)的非民主政權的永續性服務的。試問合法能爭取民主嗎?當然不能,

一個非民主的國家(地區)要轉變為民主的國家(地區)。無非是兩種情況。

一、掌握政權者自願放棄永續執政,轉變為民主政體。

二、民眾通過“違法”手段。推翻非民主政權。

第一種情況,大部分國家也要民間力量通過“違法”手段威懾當政者,才能完成。世上真正自願的可能只有不丹一個國家吧。

所以,雨傘革命是偉大的。她的偉大來自她不畏懼強權,她的偉大來自她對民主的執著追求。

而太陽花呢,它是在破壞民主根基。有何值得驕傲?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