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中华民国國旗在大陆引发的风波



作者: 郭少坤


(有刪節)
近几年,陈永苗在返回北京的途中,经常到徐州来我这里玩几天并顺便聊聊,今年亦不例外,在3月20日,他来到了徐州,我作为东道主热情地迎接了他,并在酒余饭后就有关事情进行了意见交换,在交谈中,我们各自谈到了自己在追求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的定位问题,或者说是对心路历程的梳理。

说心里话,作为一名从军从警20多年而且没有进过高校门的我,要想从理论上弄清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历史内涵及其现实意义,至今对我都是强人所难,包括自我被迫走进民主阵营曾经发表过的许多文章,都是理性论述极少,感性叙述居多,说穿了,还是我在过去文章中引用过曾是共产党人、后又成为国民党人的陈公博那句话足可以概括我的心理,那就是:我不懂政治,只爱打抱不平。至于陈氏是否懂政治,是否爱打抱不平,我无从考究,但我的的确确是在自己的人生中因为一路打抱不平被迫走进民主阵营的,从1989年因为从道义上同情绝食大学生捐款后被辞退,到1999年为家乡维权入狱的农民呼吁被判刑,基本上都是出于做人的起码善良及同情心才导致被迫走进民运阵营的。因此,我对陈永苗说:我原本是一个道义人士,或者说仅仅是一个爱打抱不平者,是当局把我“逼上梁山”成了一个真正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准确地讲,我是一个道义层面上的民主人士。永苗对此亦大加赞同。

在我问道永苗的“民国当归”情结时,他从政统、法统和道统上对我做了简要概述,并强调了中华民国在历史上的作用和贡献,尤其是结束中国几千年专制皇朝统治无法磨灭的功绩,领导中国人民在抵抗日本侵略战争中的壮举,对现实中中华民国的民主政治、经济所取得的成果同样都是肯定。我对永苗说:你应该是一位民国主义的民主人士。他不予否认。我问到他每到一处喜欢举民国旗帜照相时有无遇到麻烦时,他笑着说:“国共一直提倡合作谈判两岸统一,中华民国又是客观存在的主体,这不是违法现象,怎么会有麻烦。”并说,这次到徐州旅游时,也准备找个合适地方举民国旗留影作为纪念。

徐州是汉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也是大汉王朝兴起的基地,我们商定到大汉鼻祖刘邦的出生地丰县故居去游览一下,我虽然也是丰县人,但对刘邦的出生地知道得并不详细,于是,我想起了一位在丰县城内居住的好朋友,便电话邀请他为我们带路,朋友听我们说要去刘邦故居,欣然应允,他说正在徐州开会,明天回去时带我们一起过去看看。次日(3月22日)上午,我们三人乘坐公共汽车来到丰县。其实,朋友也没有去过刘邦的故居,只是知道大概方向在县城西北,于是,我们便问当地人,他们告诉在位于县城20公里外的金刘寨,行政归赵庄镇管辖,只是当地还没有开发好,交通不便,需要打车过去。我们和出租车司机商议去那里的价格,司机说不打计程表给40元钱就把我们送过去,成交。

出租车一路向县城西北方向驶去,一路无话。在距离金刘寨的2公里左右,汽车下了主干道行驶在颠簸的乡间小路上,一条横幅悬挂在路边上,写着“国家重点旅游开发区”字样,大田地里的村民在无精打采的劳作着,司机说:“这里的地要被占了,国家投资两个亿修建刘邦故居和汉文化景点,但老百姓都不同意卖地,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早晚都得被占,据说要在四到五年内建成。”我和永苗说:“看来,刘邦的子孙也不得安宁了。”

汽车在一个村子旁停下,我们来到耸立着刘邦像前的一所大门前面,门两侧有几个石柱子,门额上一块大匾写着“汉皇祖陵”。进门后,但见陵园内冷冷清清,没有游人参观,也没有门卫,只见两个农民模样的人在门里面溜达,我问其中一个年龄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进去参观要不要买票,中年男子问,你们几个人?我说:三个人。他问:你们要不要讲解?我说:要讲解。他说:不讲解每人二十元,讲解三十元。我刚要掏钱,陪同去的朋友抢着把钱交给中年男子,也没有票据,中年男子把我们带进了陵园。

陵园以刘邦的曾祖父刘清墓为中心,分前后两院。前院建有宏伟高大的“汉代帝王殿”,殿内有13位汉代帝王塑像及24位汉代帝王画像。大殿两侧配建东西厢房,东厢房内陈列着高祖刘邦平生的传说及其功绩简介;西厢房内存放着刘邦后裔知名人士的画像。后院是“刘清之墓”墓前立有唐尧帝、刘累公、刘清、刘仁浩、太上皇刘执嘉等五块纪念碑,为今人所立,作祭祀之用。

在讲解员的引领下,我们参观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来到前院。此时院内又来了几个游人,还有几个农民模样的男子在院内游荡(后来永苗说其中有便衣警察),我并未在意,便和永苗再次进入有13位汉代帝王的殿内,永苗对我说,就在这里照张像吧。我说可以。永苗便从衣袋里掏出一面中华民国旗,展开后站在13帝塑像前,我刚要拍照,几个农民模样的人突然窜上来喊着“你拿的是什么旗?不许拍照”并要抢去永苗手中的旗子,陈永苗死死护住旗子不给他们,说:“你们不让照相就不照,干嘛抢我们的东西。”这些人把我们推出殿内后,围着我们推推搡搡,七嘴八舌,有人说:“你们为什么拿国民党旗照相?”我说:“那不仅是国民党旗,是中华民国旗。我们的上辈都是从中华民国过来的,民国现还在台湾,举他们的旗不违法。”那个给我们讲解的中年男子说:“殿内就是我们祖宗的祠堂,你们照相应该到外面去照。”有人喊着:“快报警,把他们带到公安局去。”还有个青年人要对同去的朋友动武,我上前制止他说:“你们不让照相我们就不照,再说你们这里没有提示不允许拍照,干嘛还要打人?”

正在争执时,警察赶到。两名身着制服的警察和几名协警把警车停在外面,来到我们面前问“怎么回事”?我们就把如何照相被他们制止并动粗的事告诉了警察,围攻我们的人群中有人说:“他们拿着国民党旗照相。”警察问:“旗在哪里?”永苗说:“在我这里。”警察让永苗拿出来,永苗便把旗子交给了警察。然后对我们三个人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去说清楚。”无奈,我们三人上了警车。上车后,仍然看到那群人跟在车后喊叫。

警车行驶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派出所,门口挂着“丰县公安局赵庄镇派出所”的牌子。警察把我们三人分别带到办公室(讯问室)进行讯问。开始,一名年龄不到三十岁的警察在搜查我身上时吹胡子瞪眼,我告诉他说:“你要依法办事,对我客气点,实话告诉你,我当警察时候(1980年)你还没出生呢,对我放尊重些。”他迷惘的打量打量我,顿时脸上凶相收敛许多。我让他们必须先对我出示《传唤证》或者其他法律手续,否则不接受对话。警察便把《传唤证》拿来,传唤理由是什么我也忘记了,只是气愤地说:“你们这个地方的人简直是泼妇刁民,我们照相违了什么法?还要动手打我们,是他们违法,你们怎么只把我们带来,为什么不把他们带来讯问?”警察说:“他们一会就来,我们也得问他们。”

讯问开始,我首先对民警说:如果你是认为我们带中华民国旗照相违法并讯问这个事情,你把我们交到你们的上级公安机关或国家安全部门去审理,如果你问我们如何和村民发生冲突的事,我可以回答你。民警说:“是村民报案说有人打架闹事我们才去的,其他事情我们不问。”于是,我便把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和民警讲了一遍。最后强调说:“你们应该对村民开展历史常识教育和普法教育,如果我们今天拿的是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旗照相,我想他们不会大惊小怪的报案,告诉他们,他们的爷爷辈父亲辈都是从中华民国过来的,他们的祠堂也受过国民政府的保护,他们的上辈受过国民政府的教育,和今天他们受过共和国的教育一样,都应该学会做一个合格的中国人,做一个大写的中国人。”民警和几个协警听了我这一番话后,对我发出了异样的眼神。

问话结束后,民警好奇地问我受伤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说是在当警察时因为忠于职守被打残的。他说,刚才在询问你的职业时,你不说是无业吗?我说,现在是无业了,职业是上访户。他说,你既然受这么重的伤,公安局怎么还不让你干了?我伸出右腿让他看,并说:你看我的腿还是因公负伤的呢,现在还没有好,公安局就把我非法辞退了。他问,因为什么?我说:因为行使良心道义。小伙子,记住别像我这么傻的为工作拼命,更不要有良心,否则你的下场和我一样惨,我说的你们信吗?民警和协警点了点头。我继续发挥道:一个国家如果不对因公忠于职守的伤残警察依法抚恤和负责任,只能证明这个国家不是法治社会。你们看现在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已经是民主法治社会了,国民党不得民心下台,民进党上台,民进党腐败照样下台,国民党可以再上台,如此互相监督制约,任何党都会在执政时必须小心翼翼而不敢腐败,这就是民主的好处。

这时,派出所所长进来把我叫到隔壁办公室,永苗和朋友都在那里,永苗对所长说:“旗子是我拿的,你们要拘留就拘留我。”所长很客气地说:“村民和刘家陵园的人也来了,他们都在外面,说你们照相侮辱了他们的祠堂,要你们给他们赔礼道歉,因此,派出所和你们调解一下。”我们表示同意。一会,进来几个村民代表,他们一进屋就嚷嚷着要把旗子拿出来烧掉,永苗坚持要回来,民警说把旗子交给他们,几经交涉,旗子还是交给了派出所的民警。但那几个村民还是不依不饶,有的喊着要给他们赔偿。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我对所长说:“你们应该制止他们的无理取闹。”所长说:“我们用车送你们到县城汽车站,要不他们还不让你们走。”我们表示感谢。

我们上了警车,车子驶出派出所大门,看到几个农民还跟在后面喊叫。我对陪同去的警察说:“真不愧是刘邦的后代,果然都是悍民,怎么这样不讲道理法度。”开车的司机说:“他们因为开发征地牵涉到赔偿问题有意见,所以借口发泄。”我们似有所悟。

回到徐州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永苗反客为主地请我吃饭,说是因为他引起了这场风波表示歉意。我对永苗说:“从派出所的处理过程来看,说明基层公安还是掌握法律尺度的,他们没有把我们拿民国旗作为审查内容,是对中央两岸关系政策的正确把握。如果在大陆连民国旗都不允许出现,那么又谈何两岸统一。遗憾地是由于60年来在大陆对国民党的丑化宣传,使得老百姓连党旗国旗都分不清了,甚至盲目的仇视民国,把对共产党的不满也发泄到民国身上,看来的确需要对老百姓启蒙和正本清源。”永苗应允。我笑着对他说:“你的道具没有了,看来再到别处照相举旗就困难了。”他说:“旗子到处都有,不举旗穿民国衫同样。”果然,不久在网上我又看到他身着民国旗的相片。

我原本以为此事就此了结。但在3月26日下午的2点钟,我的驻地(徐州市湖滨)派出所警察敲开了我的家门,两名警察拿着《治安传唤证》对我说:“老郭,到派出所去一趟。”我问他们:“我违了什么法?”他们说是“市局国保来找你。”我立刻感到他们是为前几天发生在刘邦故居的事情而来,便和妻子打个电话告诉她派出所传唤我就跟他们走了。到了派出所等了不大一会,市局国保两名经常负责对我“维稳”的警察进屋,坐下后,他们问我近来到哪里去了?我说你们是明知故问,不就是前几天去丰县一事吗,你们想问什么问题?他们说是为了关心我在那里和村民发生冲突中是不是挨打的问题,其他没有什么。我把情况简单的告诉了他们后,他们既没有谈及永苗拿民国旗帜一事,也没做有正式笔录,谈完后就让我回家了。



最后,我想用马英九先生的话作为本文结尾并以此与所有有志于两岸统一大业的国人共勉:“我们希望有一天,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和台湾人民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多元生活方式。我们深信,这样的梦想并不遥远,因为这些价值在台湾都已经实现,不是西方人的专利!”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于徐州家中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44973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