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民主这个善的标的,能不能使用卑鄙的手段来实现?欢迎加入讨论.




有这样一个故事说。某地农村有所小学,学校和村庄之间隔了一条小河。孩子们上学放学都要经过这条河,但是河上没有桥。河水也不是很深,大概到了成人的膝头了。但是对孩子们来说就比较危险了,特别是春夏天河水湍急的时候。于是学校里唯一的一位老师便负责起每日背送孩子们过河。 

这样日复一日的连续二十余年不变,这位青年老师也到了中年了。终于这事传到了当地的教育部门。为了表彰这位老师的辛勤,教育部门把他提拔到城里去任副校长了。 

随后又安排了另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去到那所小学任教。女老师没有男老师那么大力气去背这些孩子们过河。她一到放学休假就去跑关系,走后门。期间受了不少委屈。并且不惜将自己的工资倒贴进去想要在学校和村庄之间修一座桥。终于到了桥落成竣工之日,孩子们再也无须挽起裤脚涉水了。 

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领导与村领导一起为这座桥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剪彩仪式。然后就这样了。年轻的女老师仍然待在乡村小学任教。 
從良心角度來講兩個人都是善良的人,從另一方面來講,男的清高,不求於人,但求無過。屬於精神貴族。女的務實,爲了目的,不計手段。她的行爲完全可以助长腐敗。在清廉社會里是以理以法不容的,但在原本已是腐敗不堪的社會來說也是無妨。 

如果把民主比做過河的話,那麽情況就是這樣的了, 

象征精神貴族的的男老師,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又不願放棄儒者的清風傲骨,也不願意放棄民主理想,所以他選擇了一個一個的背,如果不是被專制所收買的話,他將背到永遠,當然故事說他終於被專制所收買了,所以他放棄了民主,去做了專制的仆人。 

女老師冒天之大不爲,利用看似卑鄙手段(可能還出賣了肉體),終於完成了民主之路。她下了地獄(有人骂为马屁精等等之类)。卻把天堂留給了后人。 

从康有为到现在,民主思想就象男老师背人过河。许多人以为只要自己去说教,让全民理解民主。只要全民理解了民主,就能民主了,我看不然,每一个人都是善与恶的结合体,在善的环境中体现的是善的一面,在恶的环境中就会暴露恶的一面.一个善良的人如果上了海盗船,结果不是做了海盗,就是被海盗杀死. 

我始终认为,民主思想必须在民主政治的体制下,才能得到普及的可能。而在专制体制下,是不可能普及的,即使能够普及,一个本来有民主思想的人在专制体制下一旦穿上官袍他一样也走集权的路,电视剧里有这么一句话说:“人本来都是好人,为什么一穿上官袍那良心都变了.”共产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上世纪40年代,中国大地民主高调唱的最响的是共产党,我敢说当时中共高层没有几个不理解民主二字的含意,可一旦掌握了国家权力,一切就变了。 

再说中国国民党,孙中山当年要求国民党成员都有宣誓效忠自己,是典型的个人崇拜,为什么现在的台湾能搞民主呢?是因为孙中山效忠民主,而国民党效忠孙中山,在政治的思想里面有民主思想,在政府构架里面有民主的机制,所以台湾民主就成了必然。当然当今台湾的民主政治还能幼稚,但她一定会走向成熟的,因为她俱备了成长的土壤,有了民主与自由的氛围与空间。而在我们的脚下是不可能长出来的。 

显然,从文化入手,思想切入,然后取得政权,是本末倒置的思想。当前如何取得政权才是当务之急。 

显然,应该学习那个女老师,用句精辟的语言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