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问题答五毛

利比亚问题答五毛


这兩天,我突然对法兰西产生了一丝丝敬意。早上起来发现地板生水。尽管我还穿着毛衣,但生水的地板告诉我,春天来了,没错春天来了。。。。。。。。。。



现实的酱油已经买不起了,只好上网溜达。联合国军的轰炸成效非凡。革命胜利在望。我“阴暗”的心理也开朗了许多。



我的心情直接的影响了一些职业上网人士,他们骂我卖国贼,我对此表示异议。



首先,利比亚不是我的祖国。支持与反对谁都不成立卖不买国的关系,居然利比亚革命是内政,请你先闭上嘴,不要干涉内政.



其二,我记得有人说过,工人阶级没有祖国,而我正是工人阶级。根据此条,我的身份不成立卖国与不卖国。



其三,1929年张学良要收回中东路时,某组织宣布要武装保卫苏联。很明显。当年某些反华势立借北方反华大国势力对我祖国发动叛乱。同样是卖国贼。请职业从士解释一下。



其四,我的爷爷在大饥荒临时死前告诉家人。49年他没有举手同意,所以我觉得我的祖国在海的另一岸。关于这条我觉得很重要,因为我与我的母亲(祖国),骨肉分离,我不介意别人帮我找回母亲。谢谢



有关你们说的西方只是为了石油而战,我要明确的告诉你,这不能改变我对他们的敬意。即使真的为了石油,这也表明西方政府时刻重视自己的国家利益。不象某负责任大国。一边宣布免债,一边宣布借债。这样的吃里扒外。



关于主权问题,我想要搞清楚主权是属于人民还是属于主子。如果说主权属于人民,那么帮人民夺回主权是没有错的,是伟大的。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