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博文:遊行的意义

[转贴]



在9月18日这个敏感的时刻,我有的朋友开始研究要不要遊行。当然,遊的主體可以是反日保钓救船长。终于,在一个很多论坛裏连“遊行”两个字都打不出来的国家裏,我们有行可以遊了。那麼,要不要参加这次命题一日遊呢?



首先,我认为在现代中国社会中,分为三个阶级,那就是主子,奴才和狗,而我们往往一人饰两角,至於饰演哪两个角色,我想不会有人觉得他在演主子吧。前一阵 子,主子需要奴才去附和和伺候,但是现如今,主子需要狗去吼两声,因为在狗的逻辑裏,无论主子怎麼对待它,只要有外人来犯,狗总是该看家护院的。



当弄明白了这个以後,回头想想就容易多了。但是,在这三个阶级以内,好在我还有选择做花花草草的权力。我的选择依據是,对于相关部门,小事和大事他们的区 别就是抗议一次和抗议十一次,有特权有能力的地方尚未出力,除了把人家日本大使变成了应召男郎以外,我们相关部门情绪稳定,並不见什麼实际决心,别说武力 上,连经济上都不敢有所动作。他们韬光养晦,所以我也韬光养晦。毕竟,我等做狗也罢,但要做一条戏狗,情以何堪。



纵观事态发展,领导的内心似乎並不愤怒,领导只是觉得窝囊,那自然,我们也只能跟着觉得窝囊,你哪有上街去表达窝囊的,那岂不是更窝囊。领导没面子的时 候,我们给他们长脸,但领导有面子的时候,我们被他们掌嘴。我被欺负,我不能遊,你被欺负,你让我遊,我又情以何堪。你也别说这種民族国土大事应该是我们 一起被欺负了,就算政府不作为,你活的一塌糊塗,也应该挺身而出。我自然可以挺身而出,但我的第一主题就是要求政府去作为,第二主题才是控诉来犯者,因为 领土问题从来都不是老百姓能解决的和该去解决的,尤其是在我国,老百姓自己都没有一寸土地,,所有的一切,都是问政府租的,所以,理论上,这事对我来说, 就是我的房东在和别人就一块在地上的瓦而争执,这块瓦的確是风大的时候从房东的房顶上掉下来的,但房东也不敢去捡,因为可能要和隔壁人家打架。那我等租客 在裏面搅和什麼呢。无土地者要去为他人争取土地,无尊严者要去为他人捍卫尊严,这样的人多少钱一斤?一斤多少个?



但毕竟,这样的遊行安全,好玩,显得很酷,关键是遊完以後还能正常工作学习,甚至还有助於未来发展,毕竟也算不容易,所以大学生和老百姓抱着尝鲜唱黑脸的 角度去遊一遊无妨。到时候政府唱一个白脸,说不定能有所见效。况且现在去遊行玩的人相比起以前遊行玩的人也有着些许不同,以前是彻底的国政不分,被卖数 钱,现如今很多青年终于能够将所谓爱国这件事情想的更明白,他们虽然依然愤怒,但开始反思自己为何每次都是那麼窝囊和被动,回头也能更客观的看待国家和政 府的关係,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就是一个女人,执政者就是佔有她的男人,有幸福美满的,有相处和睦的,有家庭暴力的,有关係紧张的, 有離婚再嫁的,有不能改嫁的,但无论如何,你爱一个女人总不能连她的男人也一起爱了去。



最後,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如果今天能为唐福珍谢朝平而遊行,那麼明天我就一定会为钓鱼岛和奥运火炬而遊行。但这又是一个悖论,往往你能够为唐 福珍谢朝平遊行的时候,你往往就不会有钓鱼岛奥运火炬之类的事,而且更不会有唐福珍谢朝平之类的事出现。一个对内不能和平遊行的民族,他的对外任何遊行是 完全没有價值的,那只是一场集體舞。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