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原标题:远征军老兵刘召回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我驻缅大使馆送花圈,图片据志愿者。
鸡年的脚步日益临近,节日气氛渐浓,每一位中国人都期盼着新年的到来。滞留缅甸的川籍远征军老兵刘召回,却再也等不来自己人生中第97个新年。
1月26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关爱老兵川军团志愿者处获悉,96岁川籍远征军老兵刘召回老人于23日晚9点在缅甸腊戌去世。刘老曾是缅甸境内健在远征军老兵六人之一,也是唯一一名川籍远征军老兵。
刘召回老兵归队后,我驻缅大使馆、缅甸当地华人志愿者,以及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深圳龙越关爱老兵等志愿者向刘老敬献花圈。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2015年3月19日,缅甸曼德勒,刘召回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
作为机枪手 血战腾冲城
“出川抗倭保家国,浴血奋战铸忠魂”,正如一则挽联中所提道的那样,作为四川广安岳池县人的刘召回,年轻时在家乡响应救国号召,加入远征军出川抗战。
期间,刘老在第十一集团军71军36师106团3营机枪三连服役,并在远征军反攻高黎贡山、光复腾冲等重大战役中,与日寇激烈战斗,全身多次负伤。生前采访时,他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是在血水里,捡回了一条命。”
抗战结束后,因种种原因老人留在缅甸,与子女生活在缅甸北部城腊戌。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1944年10月4日,腾冲阵地上,中国士兵使用火焰喷射器攻击日军碉堡。
身在缅甸难回 时时想念家乡
一个人带着妻女在陌生的国度,刘召回颠沛流离的生活十分艰苦,大半时间都在给别人打苦工砍柴、割谷子或干点力气活。
即便70多岁,刘召回在腊戍为了养活家人,还挑着担子到街上摆摊,卖些耳环、手链及1600元缅币(约合人民币11元)一双的鞋子。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2013年,刘召回再回老家岳池,受到乡亲家人的热烈欢迎。
即便生活艰苦,刘召回时刻不忘自己的家乡,多次告诉赴缅看望自己的志愿者,他最大的梦想就是生前在回一次岳池老家。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2009年,在国内志愿者和华西都市报记者的帮助下,刘召回回到阔别70年的老家。
2009年,在华西都市报记者和国内志愿者的帮助下,刘召回首次有机会回到老家探亲。
其后,他又多次回到老家。刘召回的儿子刘先保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回之间,让父亲有了精神寄托,因此特别感谢华西都市报的热情相助。”
远征军老兵缅甸去世 系最后一名留缅川籍远征军
刘召回和家人通话。
留缅三千远征军 如今只剩5人
志愿者介绍,由于各种历史原因,留缅远征军曾高达3000多人。不少老兵们期待着能有回到祖国的那一天,可时间却不给老兵,也不给志愿者这个机会。
据统计,如今在缅的远征军仅剩5人。而华西都市报记者曾赴缅采访看望的远征军老兵林峰老人,也于去年因病离世。
同时根据缅甸华人志愿者多次统计、梳理,刘召回已是最后一名滞缅的川籍远征军老兵。
为了关爱这些留在异国他乡的老战士,缅甸的远征军后人等志愿者,有事没事都会到这些老人家里去照应一番。
包括中国驻缅大使馆、国内一些公益组织,也经常定期给予远征军老兵一些帮助,如发放一定数量的慰问金等,过年时中国使馆工作人员进行探望。如今留缅老兵们的生活,已比之前有了很大改善。

91岁远征军抗战老兵逝世 曾受邀参加9·3大阅兵

昨日(1月23日)凌晨1时,抗战老兵李维层在龙陵县龙新乡勐冒村家中去世,享年91岁。

李维层出生于1926年10月。1943年,李维层在龙陵杨梅田村军训3个月后,转入腾冲、梁河作战,加入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转战龙陵、松山、芒市、缅甸等地。抗战胜利后,他回到龙陵勐冒农村务农。生活平静、儿孙绕膝。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