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顧問弗林:中共和朝鮮是伊斯蘭激進者盟友


文章分類: 國際關注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中意的國家安全顧問人選邁克爾‧弗林認為,中共和朝鮮是伊斯蘭激進分子的盟友,強行向全世界推銷它們的宗教意識形態。
《紐約時報》報導說,有些人也許感到驚訝。畢竟,中共和朝鮮是世俗的共產主義國家,中共還指責新疆穆斯林地區的宗教極端勢力製造暴力事件。
但是這的確是退休陸軍中將邁克爾‧弗林對兩個東亞國家的看法。在親伊斯蘭激進分子、反西方的陰謀者名單當中,弗林還添加了俄羅斯、古巴和委內瑞拉的名字。
通過任命弗林為國家安全顧問,川普暗示他意欲將外交政策重點放在中東和伊斯蘭激進組織,儘管歐巴馬向川普強調對付朝鮮核武的迫切性。弗林直言不諱地批評伊斯蘭政治勢力,倡導由美國領導的反「激進伊斯蘭」全球運動。他曾經在推特上說「對穆斯林的恐懼是合理的」。
弗林即將擔任被視為最重要的美國政府外交職位。他預計將協調決策機構,管理不同聲音,並成為川普外交政策的主要顧問甚至是仲裁者。
弗林的軍隊同僚稱讚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收集情報的工作。但是高級官員批評他在擔任五角大樓國防情報局局長的時候管理不善。在2014年被迫離職之後,他開始公開譴責歐巴馬政府,說白宮拒絕承認有關伊斯蘭激進組織威脅增加及其意識形態基礎的重要情報。
弗林後來跟人合寫了一本書,描述他的軍事生涯,闡述需要加強反伊斯蘭極端勢力的運動。這本書名為《戰場:我們如何可以贏得全球反伊斯蘭極端勢力及其盟友的全球戰爭》,在七月份出版。這是弗林為數不多的談論對中共和朝鮮看法的著作。
《紐約時報》摘取了其中最重要的幾個片段。
在序言中,弗林說他寫這本書的目的之一是:向讀者展示敵人 「對我們發動的戰爭」。他批評奧巴馬政府「禁止我們恰當和清晰地描述我們的敵人:他們是激進的伊斯蘭教徒」。「他們不是孤單的,是跟一些國家和組織結成同盟,這些國家和組織雖然不是宗教狂熱分子,但是他們的共同點是,仇恨西方、特別是美國和以色列。那些盟友包括朝鮮、俄羅斯、中共、古巴和委內瑞拉。」
弗林進一步解釋,這些同盟有共同的意識形態。
「這些危險惡毒的激進分子跟上個世紀的極權運動有許多相似之處。難怪我們在面對激進伊斯蘭教徒跟哈瓦那、平壤、莫斯科和北京政權的同盟。」
在他的早期職業生涯中,弗林服役於亞太地區第25步兵師。他寫道:「這讓我看到了亞太地區一大片敵人。」
弗林詳細描述他對這個全球同盟的看法。
「戰爭打響了。我們面對着一個從朝鮮和中共到俄羅斯、伊朗、敘利亞、古巴、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的工作聯盟。我們受到攻擊,它不僅僅來自上述國家,還來自基地組織、真主黨、伊斯蘭國和無數其它恐怖主義組織……合作將伊斯蘭激進者、共產主義者和各種暴君捆綁在一起。」
「這種同盟讓許多人感到驚訝。表面上,它似乎是不合邏輯的。他們問,像朝鮮這樣的共產主義政權怎麼會擁抱伊朗這樣的激進伊斯蘭政權呢?」
弗林列舉一些報導說,朝鮮跟伊朗和敘利亞在核武計劃和貿易上合作。他斷言,伊朗是全球反西方網絡的關鍵。
最後弗林寫道,如果美國輸掉這場全球戰爭,一個結果是,美國人將生活在伊斯蘭國、基地組織、塔利班或伊朗、朝鮮、古巴那樣的嚴酷審查制度下。#
【大紀元2016年12月01日訊】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