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国权贵高层有一个"沉船计划"(图)



港媒文章指,权贵高层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上层杀鸡取卵式地榨取社会剩余价值,然
后逃到国外;下层和子孙后代则被迫陷于自然环境和人心败坏的恶劣景况中苟延残喘。

此前,阿波罗网首发文章指出,江泽民是造成中国当前经济困境的祸首:江实行权贵资
本主义,一味放纵国企垄断、官员敛财,打击民营企业,疯狂压榨劳动力,同时迫破坏

生态环境,使得中国经济彻底失去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香港动向杂志2016年11月号发表了陈永苗的署名文章《权贵高层隐藏着毒药政策》。
文章称,作者早在二00六年在《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中就曾经说,为了转化内部矛盾,权贵资本主义会把中国变成法西斯国家,从而造成中华民族的巨大浩劫。
过去十多年,中共权贵集团往海外移民已经成为一种潮流
文章引述前白宫顾问麦克·勒丁博士的著作称,中共给与的一点经济上的自由,没有丝毫政治自由,只能证明是法西斯主义经济。中共是经典的法西斯主义,第一个非常成熟的法西斯主义。
文章表示,资本输出与过去的四万亿以及之后一系列货币增发给央企有关。中石油、中石化和国电华能有了钜额资金,但都投在与民争利的事业上,如房地产,股票以及其他垄断型行业,于是带动了一系列重大的群体性事件。国内近年来一些有名的群体性反抗事件,绝大部分都是由国进民退引起的,中石油、中石化和国电华能最暴力,如河北定州绳油村,钱云会,海门以及彭州,汕尾,什邡等等群体事件。
权贵资本主义崛起必进入官僚帝国主义阶段,对外征服经济扩张无能,就延续深化六十年国内殖民,对内经济扩张。国进民退可以定性为对内的法西斯主义“战争”。这是一种没有能力对外扩张,而只能将扩张的渴望和帝国主义冲动,转向加深内部殖民的法西斯主义。从而与过去掠夺式改革同构。同构化的可能和限度,就像以党治国体制作为政治空间的可能和限度,直到榨干骨髓。
文章称,一直很相信权贵高层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对内强拆、掠夺,对外撒钱讨好,勒紧全国人民的裤腰带,举全国之财力,全面援交外国,结友邦之欢好,是为权贵先准备好生活条件,搞好外交关系,建设新外国,然后好移民。原来是在用百姓的钱给自己铺后路。有人说他岂止绿卡这么简单,肯定已有一个“末日方舟”计划:该贿赂的国家已经贿赂了,该洗的钱早就洗好了,一旦那一天来临,立即激活档案自毁系统(全国联网)销毁所有危险的历史档案,然后整个家族从容撤至避难国,可保几代人平安富贵。
文章说,中国困境是上层在刮地三尺的掠夺性发展中杀鸡取卵式地榨取社会剩余价值,然后快速逃离;下层和子孙后代则被迫陷于自然环境和人心败坏的恶劣景况中苟延残喘。整个社会缺乏凝聚力与社会共识,离心离德,环境破坏、道德沦丧。
中国经济困境是江泽民畸形经济政策的恶果
《江泽民其人》一书指出,江泽民的经济发展策略,实质上就是一切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中心。江以单纯的GDP高速增长标榜自己的“政绩”,同时也用GDP增长作为考核地方官员“政绩”的指标。
然而绝大多数自然资源是有限的,环境本身对于废弃物的容量也是有限的。如果因为现在不合理的发展而造成对生态环境的灾难性掠夺和破坏,从而毁灭了未来的民族生存资源,那么这样的发展其实是对整个民族犯罪。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江泽民时代以GDP为中心的片面“经济增长”就是一种犯罪——中国的生态环境遭到了几乎是不可逆转的根本性破坏。
据2004年3月3日新华社报导,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牛文元说,中国的GDP数字里有相当一部分是靠牺牲后代的机会获得的。2003年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不到4%,对原煤、钢材、水泥等能源和材料的消耗却占到全球总量的1/3左右。
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解振华指出,据世界银行测算,1995年中国空气和水污染造成的损失占当年GDP的8%;据中国科学院测算,2003年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的损失占GDP的15%。
把以上数字与江泽民不计成本的GDP年增长率7%—8%相比较,江泽民时代所谓的“高速发展”其实是很大的负增长,从长远来看不仅无功,反而有害。但是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却由于可能直接动摇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在中国没有媒体敢于说出这个当代“皇帝新衣”的实质,这也是中共与江泽民同生共死的一种表现。
而此前,阿波罗网首发文章指出,江泽民一味敛财,实行国企垄断,打击民营企业,疯狂压榨劳动力,使得中国经济彻底失去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2015年11月,阿波罗网署名“中南客”的首发文章指出,前美国总统里根曾把中小企业比喻为国民经济的心脏与灵魂。美国中小企业占企业总数99%,产出占全美所有企业收入40%,这是美国内需市场兴旺,蓬勃发展的源泉。内需消费,是市场经济能持续发展的基础。江氏相反一意孤行,一味敛财,单打一专搞外贸赚外汇,不把工人当作消费者而当作榨取的对象,工资越低工人越丧失购力,国内大众消费市场无从开发,永远无内需。
文章指出,而中国大陆经济改革在江泽民之前也很健康:赵紫阳大力发展民营企业与个体工商业,在农村推行联产承包。对内搞活经济〞的方针显示出旺盛生命力,焕发了民众积极性,农民长期被压抑的劳动热情得到释放,民间财富迅速增加。
江泽民对这种结果很气愤,斥之为〝资本主义道路的改革〞要反其道而行,在取代赵紫阳之后就说:“我要把个体工商户罚个倾家荡产!”他迫切需要的是江家财富的迅速积累。彼消此长把中华民族的民间经济扼杀在摇篮。
椐2006年全国工商联调查:1999年至2006年工商个体户倒闭650,000户;费税高达375种;外加各种名目的摊派,中小企业在生死线上挣扎,和世界经济正轨相反相悖。
文章称,生产过程四个环节:生产,交换,流通,消费,是一个滚雪球式的循环有机体。消费本身也是生产,生产出工人旺盛的精力和下一代更有文化,适应科技新发展的新一代职工进入新一轮的循环,资本家新利润增加再投入扩大再生产。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的生命三八制(8小时工作,8小时学习,8小时休息)良性才能循环不断运行。
而江泽民的市侩哲学专在交换上打主意,以最低代价交换农民工的健康与后代成长。以中国大陆的土地资源、原始生态交换外币,以升官发财交换下属的丧心病狂。都是无本生意,搞不等价交换,造成了这种榨取农民工搞外贸赚外汇,造成生产者群体毫无消费能力的恶性循环!反而向国际上吹嘘的所谓“北京模式”。
江泽民一意孤行独创的模式巳成恶性循环,一切都交换成外币,江氏不能独吞,无处投资只能送到他一向仇视的敌国美国交换成纸券。资金无处投放,不可能扩大再生产,专供制造这个怪胎,谁想不生养还不行,就是一种用邪恶手段发大财的路子:江泽民就象个马戏团黑心大老板,就像把窃来小孩来放在坛子里养,长大成了侏儒,拿这个孩子闷声发大财。江氏就是要用这个永远也长不大侏儒经济体不断闷声发大财。
江这个人根本就不拿中国人当人。日本虽然在满洲国搞榨干劳工生命的“勤劳奉矢”,创造了万人坑经济模式,但它只是在殖民地这样搞,在本国四岛绝不肯这样搞。江泽民这个经济模式就是当年日本帝国主义对殖民地的经济模式。
它制造了全面污染,生态破坏,江家帮自己也活不成了!买矿山。买海岛。买豪宅,当裸官,安排家属,把孙子养在外国,一走了之,留下生存权作废钧让13亿人及后代在土地、食粮、水源、空气全天候污染中任百姓自生自灭!
文章评论称,江不怕道德崩溃,不要国内市场,不要人民消费,不怕大学生失业,不管人民死活,不怕草民反抗,有钱就有枪炮,成立政法委,建立装备优越于国防军的武装警察部队,就是为了镇压人民做好淮备。

江派高官瓜分国家财产
香港《争鸣》杂志2014年10月号曾刊文《谁的国有企业?》,揭露国企潜藏中共权贵集中贪腐的更大黑幕。
文章称,“中共窃取政权后,把私有财产变为国有财产;现在权贵们变戏法,把国有财产变为私有,富可敌国。”并举例曾庆红亲信、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贪腐案,凸显大陆国有企业权贵横行、行业垄断、贪污腐败。
文章更特别揭露中共江派新权贵不断布局大型国企。
其中江泽民家族垄断电子通讯业,江的长子江绵恒1994年用数百万元“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几年间建立起庞大电信王国,控制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十多家企业。网通号称国企,实际上是江绵恒的“私人企业”。
曾庆红家族长期掌控石油、能源、化工行业。2008年,大陆《财经》杂志报道揭露曾庆红之子曾伟,以37.3亿元获得高达700多亿的鲁能集团91.6%的股份。
刘云山长子刘乐飞历任首创证券公司执行董事、银河证券投资管理总部总经理、中国人寿保险股CEO。2008年出任新成立的国有信托基金、中信投资董事长兼CEO,管理四只基金,总规模达350亿元,累计投资五十多个项目。
此外,吴官正家族掌握着光大集团,李长春的儿子李慧镝2012年被提拔为中国移动集团的副总经理,女儿李彤是中银国际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官。
至于已落马的周永康惊人贪腐官方只披露部分。有报导指,周永康家族仅通过中石油系统利益输送,便得利近一千亿元。
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6/1119/837358.html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