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军在抗日中发展壮大 和日军合作换武器 图

据党媒《党史纵览》披露,抗日战争期间,中共皖中“抗日根据地”与日军达成以粮食换武器和军需物资的协议。网友大呼上当“年轻的时候学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啊”。中共长期以为对中国百姓进行洗脑宣传,把自己装扮成抗日救国的“中流砥柱”。其实中共起家就不光彩:从靠共产国际输血到靠烧杀抢掠,又搞走私等。抗战时则靠国民政府养活,还有所谓“特货”贸易即买“鸦片”,赚取经费。
1955年10月,毛泽东周恩来、廖承志在中南海会见日本恢复日中邦交国民议会议长久原房之助(网络图片)
新四军与日军签贸易协论:粮食换武器
据2012年第11期《党史纵览》刊发文章显示,1941年底,中共皖中(皖江)“抗日根据地”在遭到日军经济封锁后,食盐、布匹等生活必需品异常短缺,各种军用品更为紧缺。
为了打破这种不利局面,新四军七师和皖中(皖江)区党委确定了皖江地区经贸工作的指导思想,即稳定金融,繁荣经济,对内自由,对外管制,打破日伪军封锁、掠夺和垄断决定成立皖江货管总局,统一管理皖中(皖江)根据地的禁运物资。
货管总局成立后,将汪子东开设的利记杂粮部在无为、巢县、安庆三地采购的大米全部扣押,并规定根据地粮食全部禁止外运,迫使汪子东与其日本顾问、利记杂粮部副经理楠木重椿与中共谈判,双方达成以粮食换武器和军需物资的协议。
网友“深夜一只猫”在博客上大呼受骗,“看到新四军和日方粮食换武器,我刚才有点不敢相信,查了一下,我哭了,我的“韶华”虚度啊,年轻的时候学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啊,我如何方能不负韶华”。
中共发家的经费来源多涉丑恶秘闻
中共长期以为对中国百姓进行洗脑宣传,把自己装扮成抗日救国的“中流砥柱”。其实中共起家就不光彩:从靠共产国际输血到靠烧杀抢掠,又搞走私等。抗战时则靠国民政府养活,还有所谓“特货”贸易即买“鸦片”,赚取经费。
陆媒共识网4月份刊文,盘点中共起家及建政前的经费来源,罕见披露一些历来被中共视为禁忌的秘闻。
一、中共早期由共产国际扶养被操控搞暴动
众所周知的是,中共政权和已解体的前苏联,均是以马列主义为宗的红色政权。文章指,“中共早期,不应否认共产国际援助”。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要“将红色旗帜插遍全球”。中共作为共产国际的一分部,自然是其援助的对象。
文章举证说,1923年6月中共三大,陈独秀报告中称:“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我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党员缴纳的党费很少。……”1931年6月22日,中共总书记向忠发被捕供词:“国际帮助中国共产党每月一万五千元美金,(相当)中国五六万元。实际上国际的款是俄国共党供给的。最近经济的支配权操在周恩来手里……”而更翔实的考据,不仅在中共,在共产国际均有相关记录。
外界周知的是,中共靠暴力起家,搞暴力也需要钱。文章说,根据中共党史学者杨奎松的考证:以1927年为例,莫斯科在国共关系破裂后对中共暴动的支持态度和力度都是很大的,中共党史上有名的大行动均获其资助,如上海工人武装暴动、开办党校、湖南农运、秋收暴动、建立军队、南昌暴动、京汉粤汉铁路罢工、广州暴动等均有详细数额列载。
文章还指出,因为把控了“钱袋子”,苏联对中共具有强大操控权(如两度撮合争议盈天的国共合作)、季米特洛夫之所以对确立毛泽东为中共最高领导有重要一票、毛泽东在延安整王明之所以有所顾忌……。
1931年,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了听命于共产国际的“国中之国”苏维埃政权,与中华民国对立。《九评共产党》书中如是说:中共是靠吸苏共的奶水长大。“其实,从中共成立之初,就是苏俄的亚洲中国支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卖国政党。”
二、与共产国际内讧筹款包括烧杀抢掠和走私
文章说,1927年7月宁汉合流,国共关系彻底破裂,中共转入地下,形势不妙,中共对俄援的要求也明显提高,共产国际主管向中共发放款项的代表严厉批评中共不断要钱,中共与共产国际为此发生冲突。
中共不得不自己筹款。周恩来1927年5月秘密组建军委特务工作科,特别任务之一就是筹款。
据称,对红军如何筹款,陈毅曾写了一篇文章有详细说明:红军每月至少要需要五万元左右,这笔款项大部分出在土豪身上,小部分出在城市商人,有时可以叨光敌人输送一部分来。
筹款的秘诀限期三天让商人代表自行摊派;对地方豪绅的勒款,就是估量豪绅的房屋的价额,贴一张罚款的条子,如可值一万元则贴一百元,余类推,限两日内交款,不交则立予焚毁,每到期不交,则焚一栋屋以示威。红军的经济大批靠这个方法来解决。
还有就是称为“挖窖”,即将豪绅藏在地下的现款挖……“红军一到他房内便要搜查枪弹或现款,墙壁内、室内之低洼处,或有新痕的地方,都要去试探一下。有时用一盆水倾在房内,某处的水先浸没,则可查知该处土质松疏,从那里挖下去,每每得到现款或金银首饰。红军前后挖得之金子不下三四百两,挖得之现款常常可得着数百元、数千元或至万元不等。”
而且,还会以“奖励来报告土豪窝藏处或其地窖的所在的方式”,常常很有效。
文章还提到毛泽东兄弟共同走私筹款的秘闻。1930年5月后,毛泽东在江西创建“国中之国”红色政权,打下漳州,缴获105万大洋。钱交给中央银行首任行长毛泽民。毛兄弟千方百计“把苏区出产的桐油和钨砂走私到国统区赚钱。”
三、抗战期间:经费来源多样化但主要靠国民政府养活
文章说,1937年后,国共密切合作,至皖南事变前后,国民政府曾拨发给八路军和新四军相当数量的军饷。实际上,早在1937年初,蒋介石就开始向红军提供军费。西安事变后,蒋介石继续向红军提供军费。至1937年7月,国民政府每月向红军拨款约30万元。但此时的经费还不是由国民政府按照军队编制和统一规定正式拨发的,而是实际由国民政府提供、形式上从地方领取的带有临时性质的“暗中接济”。
1937年8月,国民政府开始正式向中共军队提供经费。国民政府的军饷实际发放到1941年初,即皖南事变前后。八路军每月领取军费数额不少于60万元,新四军军费每月最初约为7万元,后为13万元。除常规性经费外,国民政府还曾根据中共要求和作战需要拨发给中共一些临时性补助、善后费和奖励。据1938年7月中共中央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书记处的电报指出,蒋介石每月拨给八路军60万,新四军13万。据1940年2月22日,中共中央给季米特洛夫的电报指出,蒋介石每月拨给中共73万元,八路60万,新四军13万。
文章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中央停发军饷,继而对边区进行封锁,中共财政经济陷入了极大困难。筹款方式开始多样化,指早期就重视筹款的周恩来,通过党产公司“以钱生钱”,上海赫赫有名的广大华行就是党产公司之一,此外南方局情报部长刘少文等人创办了一批党产公司,一边收集情报,一边赚钱。“这些党产公司就是党的提款机,要多少给多少,不打收条不记账。”
文章提到中共还搞所谓“特货”贸易即“鸦片”,赚取经费。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