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宽农”还是“宽衣”



徐琳

从昨天下午开始,朋友圈里很多人在拿“通商宽衣”来调侃,我看了好一会才知道,原来是某国领导人在G20会议上引经据典的时候把“通商宽农”说成了“通商宽衣”。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读错了一个字吗?有什么好笑的。谁没读过错别字呢?读书再多的人,也不可能把天下的书都读尽了,何况人家的精力都放在读洋书上了,没见过人家背的那么多洋书名吗?洋书读得多,国书就必然读得少了嘛。再说他堂堂一国之君,时间都不知去哪了,讲话稿肯定不可能自己写嘛,秘书一不小心把个“农”字写成“衣”字,那不就读错了呗。就算秘书没写错,人家六十多岁了,人老眼花看错了也不奇怪呀。你们这些人不是老是讲要言论自由吗?言论自由不是包括有说错话的自由吗?这会儿人家说错一个字,你们就这样耻笑他,还有没有一点自由精神?

你们以为你们发现他读错了就显得你们水平高了?你们的水平又有多高呢?我看你们大多数也不过就是靠百度的水平。可是,百度一下是会死人的。这事他可比你们清楚,所以他没去百度而已。

你们老说人家只有初中水平,你们难道不知道,现在的博士也就当年初中的水平。

再说了,他真的说错了吗?你确定那个字就一定是读“nong”不是读“yi”?就不能是个通假字吗?知道什么叫通假字吗?通假字就是:不管那写的人写成啥样,他说是什么字就是什么字。那写的人早就死了两千多年了,当然没法问他了,那谁说了算?皇上呗。皇上说是什么字就是什么字,任何人不得妄议。

人家赵高一个宰相都可以指鹿为马,更何况堂堂一个皇上?再说,明儿皇上还可以叫一帮专家出来说话,那帮专家肯定一个调地说“那个字就是读‘yi’”。他读“nong”还是读“yi”关你们屁事啊?他就是把那个字读成“bi”又咋的?

他说的跟做的从来就不是一回事嘛。他说对了又怎样?古人的话就是对的?什么“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关”要皇帝来“轻”吗?“道”要皇帝来“易”吗?“商”要皇帝来“通”吗?“农”要皇帝来“宽”吗?

 “关”本身就不该有,即便“轻”了也是不够的,免了还差不多;“道”就是他们在霸着,“易”来“易”去还是“XX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至于“商”,只要实行市场经济,“商”自然就会“通”;

把土地真正归人民所有,把选票还给人民,“农”还用你来“宽”吗?“宽农”听着怎么都像是“宽待奴隶”的味道。总之,把皇帝废了,人民该咋咋地,爱咋咋地。你们平时老爱嘲笑那些看CCAV的人,说什么“CCAV的话一个标点都不能相信”,可这会儿,你们却听得那么仔细,连个错别字都听出来了,你们虚不虚伪呀?所以,甭管他说什么。人民没有选票、没有言论自由,他说啥都不要听,更不要信。

他说他的,咱干咱的。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