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璋教授:給蔣友柏的一封公開信



友柏老弟:最近聽到你在媒體上的發言,也看到你在部落格的文章,我非常瞭解你對自己姓氏的迷惑,這種迷惑絕不是發生在你及你們家族身上而已,所有的中國人從你這一代到你曾祖父那一代,從台灣到大陸,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都有過類似的迷惑。以我為例,從小學校、媒體、老師、家長都告訴我們,蔣中正是民族英雄、是偉大的領袖。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常佩服蔣介石,後來又受共產黨、民進黨的影響,相信一些片斷的、間接的資料,認為蔣是劊子手、是懦夫、是把中華民國帶向滅亡的無能之輩。一直到自己對歷史有興趣,投入近代史研究,看了許多原始資料,也看遍了中共、民進黨、國內外學者對蔣介石評價的各種觀點不同的評斷,蔣介石神祕的面紗一層一層的揭開以後,我才瞭解蔣介石的真面目。
  我特別寫這封信給你,因為你比誰都更有權利深入瞭解蔣介石,蔣介石畢竟是你的曾祖父,中國人自勵、自重、自愛的原因之一是為了「光宗耀祖」,不敢亂來是為了怕「子孫蒙羞」,這一點無論東西文明都是一樣,只是用不同的面貌呈現,檢討先人的作為,作為垂訓子孫的規範,或警惕自己給自己的子孫做好榜樣,這是中國文明重要的傳統,不可以逃避,更不可以繼續困惑。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提供一點研究心得,並希望我的研究能為你解惑。
  蔣介石先生成長在一個中國瀕臨滅亡的時代,滿清政府的命運走到了盡頭,中國文化的發展也走到了非變政無法存活的絕路。當時外有列強環伺,中國人奮起抗敵,一再戰敗、一再賠款割地,都無法饜足侵略者的野心;內有軍閥割據,窮困的省分饑民鋌而走險,蟻聚成匪、打家劫舍,大都市貧富羞距太大,有人妻妾成群、夜夜笙歌,有人終日勞苦不得溫飽。滿清政府根本無法應付那麼多問题。

辛亥革命並沒有經過太激烈的戰鬥,某種意義來說,滿清政府的瞬間瓦解是東西文明碰撞,而中國文明向西方文明低頭的結果。辛亥革命成功了,但是國民黨也沒有力量應付那麼多的問題,因為國民黨沒有自己的武力,中國缺少一個有權力的中央政府,從軍閥割據到軍閥混戰,天災人禍接踵而至,水災、旱災、蝗災,中國的災難日益惡化。
  孫中山在飽經憂患之餘,感覺到非要武力統一不可,以歷史的後見之明來評論,孫的決策是對的,為了武力統一、為了培養自己的軍隊,孫成立黃埔軍校,請蔣介石當校長,並接受俄國的經援、軍援,同時決定了所謂「聯俄容共」的政策,准許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參加國民黨。民國十二年孫派蔣到俄國考察,蔣在俄國時間僅三個月,但是看穿了蘇俄侵略者的真面目,回國後向孫中山提出警告,同時也分別把他的憂慮告訴汪精衛跟廖仲凱,孫反而批評蔣「多慮」。
  但是,歷史的發展證明蔣的觀察是正確的,蘇俄的確是侵略者,隨著軍援而來的是一大堆軍事顧問、政治顧問,不但在中國培養、發展共產黨,而且直接干涉中國內政,俄國人變成中國政府的太上皇,黃埔軍校教職員已有一半是共產黨。孫中山對俄國人的忍讓姑息,讓共產黨在孫政府的架構之下一夜壯大;孫中山的一念之差,影響到中國的命運,其影響之大遠超過西安事變,但是蔣介石一生對孫中山以師長事之、以繼承人自居,對這一段歷史,對孫應負的責任一直曲予維護,無一語之怨!
孫中山去世,蔣介石領導北伐,大軍所向直如摧枯拉朽,不到二年而國家統一,北伐成功如此之快,決非單純軍事因素,蔣代表了當時知識分子改革的願望、現代化的願望;蔣也代表孫中山路線,後來大批年輕人、留學生或海外有成就的學人回國接受蔣的領導,成立南京政府,為中國的獨立、生存奮鬥。
  民國十六年成立南京政府,四月十二日蔣介石發動清黨,手段非常殘忍,蔣在共產黨毫無預警之下,突然翻臉,殺了不少共黨分子,宣布共產黨是非法組織。從此共產黨轉入地下,並展開長達數十年的國共鬥爭直到今天。
  中共對蔣的「清共」稱之謂「背叛革命」,完全是負面評價,但是從民國十六年南京政府成立到二十六年抗日戰爭,史稱「十年建設」,又稱「黃金十年」,國民政府延攬大批專業人才,建立了一個類似西方民主國家的現代化政府,統一了貨幣,建立了現代化的稅制,取消苛捐雜稅,民國十七年國府就有十多億元的收入,可以從事各項建設。在此同時,蔣介石雖然對日本再三忍讓,卻也極積建軍備戰,他深知中日遲早一戰,中國軍事力量太弱,無法與日軍對抗,但是各地軍閥、共黨誣蔣不抗日,他們假抗日之名行奪權割據之實。
  「黃金十年」奠定了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的基礎,「黃金十年」之成就備受中外史學家肯定,但是十年當中發生中原大戰、松滬戰役、兩廣事件、閩變、五次圍剿中共,國府幾無一日安寧,假如沒有民國十六年的清黨,國民政府將一無作為,因為國民政府會被共黨控制,或被俄人控制,或陷於長期內鬥。
民國二十六年發生盧溝橋事變,中國被迫抗戰,日本在民國二十年發動九一八事變,強佔了整個東北,接著六年又把魔爪伸向了內蒙、華北。從甲午戰爭日本奪取台灣,一直到民國二十六年中國被迫抗戰,日本人對中國蠶食鯨吞超過半世紀之久。
  抗戰軍興,中國所有建設被迫停頓,蔣介石先生領導一個貧窮落後、停頓在中世紀的國家,奮起與世界一流軍事強權對抗,國軍以血肉之軀抵擋飛機大砲。當時中國軍隊的裝備訓練比日軍相差太遠,日本人誇口三月亡華,結果日本人打上海就打了三個月,蔣介石的嫡系部隊,德國顧問訓練的三十個師全部開上戰場,一仗下來折損一半。結果至今還有人昧著良心說蔣介石不抗日,但是從太多的檔案、資料顯示,我們發現,不抗日的是地方軍閥跟共產黨。
  彭德懷在一九四○年率部在山西武鄉縣與日軍打了一場勝仗,共軍犧牲很大,史稱百團大戰。對於這場振奮人心的勝利,毛澤東對彭非但無一語之獎勵,反而訓斥彭一頓:「我們有多少老本,禁得起你這樣消耗。」從此共軍專注壯大自己,對日軍只有零星戰鬥,再也沒有跟日本人打過硬仗,國軍不但要面對日本,又要分兵防共,抗戰打得那麼辛苦,與共軍「不抗日」有絕對的關係,假如共軍認真抗日,不扯國軍後腿,抗日戰爭絕對要讓日本付出十倍以上的代價,而國軍與共軍兄弟鬩牆的結果,便宜了日本軍閥。
抗日戰爭在蔣介石的領導下,奮戰八年之久,屢敗而不屈服。日本人偷襲珍珠港後,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人打菲律賓、香港、新加坡,入侵中南半島,英、美武器如此精良,結果不是一戰而潰,就是不戰而降,在戰場上的表現遠不如中國軍隊。
  抗戰勝利,中國民窮財盡、家園殘破、百廢待興,中央首先面臨的是經濟問題,要復原、要建設,非錢莫辦,而那時國家養了將近五百萬軍隊,戰爭結束了,沒有必要養那麼多軍隊,國家財政也無力養那麼多軍隊。於是中央財政部門與軍系單位多次討價還價結果,決定裁軍。但是共產黨非但不裁軍,反而擴充軍隊,伺機全面叛亂,裁軍之議被迫停止,但軍隊已無鬥志。
  蔣經國在上海「打老虎」整頓金融失敗,金元券狂貶,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命運已經無法挽救。共產主義像瀘過性病毒,理論非常動聽,人類沒有經過實驗,誰都不知道共產主義是否行得通,中國在貧病交加的情況之下,對共產主義沒有免疫能力,國共內戰是主義之爭、是路線之爭,誰都是為了中國的救亡圖存,但是主義變成意識型態、變成宗教信仰,那就勢不兩立了。
大陸淪陷非戰之罪也,更不是蔣先生一個人的責任,後來歷史的發展,台灣的經濟奇蹟、大陸的改革開放,都印證了蔣介石先生的見識高遠。國府退守台灣,是歷史上最偉大的一次大撤退,國府帶來了幾乎全部的國庫黃金、外匯,帶來那麼多故宮國寶,帶來了一流學者,也帶來了許多大學生、中學生。
  從撤退的規劃到撤退的經過,可用驚心動魄來形容,大撤退並非敗逃,而是為了保存中國文化的根苗、是為了繼續反對共產主義。大撤退可以看出蔣介石先生慘敗之後的勇氣跟志氣,軍事的慘敗,完全沒有喪失他對建國、救國主張的信念,也沒有動搖他反共的決心,這種堅毅的性格、鋼鐵般的意志,在歷史人物中並不多見,那麼多外省人也毫不猶豫地追隨蔣介石渡海來台,他以無比的勇氣保住了台灣、建設了台灣,讓台灣的生存發展也對彼岸的大陸做了最好的示範。
  以上是蔣介石先生一生奮鬥的過程,當然人非聖賢,蔣有帝王思想,蔣對民主、法治認識不夠,蔣有他時代的侷限性,但是蔣一生努力為中國之獨立強大而奮鬥不懈,堅持民主政治、反共抗日等等,在大方向上,蔣﹁功大於過﹂是無庸置疑的,也是近代史家的公論。
至於蔣介石先生的歷史評價,那是學術問題,學術是不講情面的,學術是有客觀是非的。蔣的評價,過去國民黨的文宣固不可信,今日民進黨的文宣更不可信。最正確的方法是多看可信資料,尤其是原始資料,自己做判斷,我甚至不勸你相信我的看法,但是我要指出一些民進黨御用學者誣衊蔣介石先生的言論,供你參考。
  民進黨說蔣介石是暴君、是劊子手,錯!蔣生長在一家國家分裂的時代,武力統一是唯一的一條路。在武力統一的過程中,蔣多次被自己的婦人之仁所誤,尤其對軍閥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白崇禧等,雖然他們有多次背叛紀錄,蔣卻一再原諒他們,因為殘暴並非蔣的缺點,在統一、抗日、反共的過程,「殺人」是必要之惡。
  民進黨說蔣介石在「二二八」中殺了二萬八千個台灣人,錯!這完全是胡扯,我們的研究結果,「二二八基金會」到今天只付死亡賠償六百多人、失蹤一百多人,共八百多人;而八百多人也有灌水,如澎湖根本沒有動亂,卻也有五人領到賠償,領到賠償者有的是強盜罪、殺人罪,甚至強姦罪。外省人也死了幾百人,受傷一千多人,但是沒有一個人領到賠償,這是哪一國的正義。
  實際上,二二八發生後,台灣人瘋狂打殺外省人、瘋狂攻擊政府機構,打、砸、搶所有機關學校,包括育幼院在內。警察的槍被搶光了,警察不是跑了,就是參加動亂去了,台灣實際上已經淪陷,蔣「及時」派兵,並三令五申不准報復,減少了死亡,台灣快速恢復秩序。二二八問題,蔣無絲毫過錯,二二八打殺外省人者有許多是日本皇民分子、退伍日軍,二二八就某種意義而言,是中日戰爭的延續,民進黨的說法全部都是胡扯,完全是造謠、栽贓。
  民進黨說白色恐怖,蔣介石殺了幾萬個台灣人,錯!白色恐怖的歷史背景是大陸淪陷,國民黨希望保住台灣這片淨土。蔣在民國三十六年二月發電報即諭示陳儀,台灣不允許有任何共黨存在,不希望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白色恐怖的目的是為了反共、為了防共,當然在手段上有不合法之處、有過激之處,有冤案、有假案,但是防共的目的達到了,台灣始終沒有共黨活動,這正是防共之功
至於白色恐怖的受害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外省人,因為當年本省人搞共產主義者少,從紀錄來看,受害者幾乎都是外省人,兩蔣從來就沒有把台獨放在眼裡,台獨當年也是溫和的異議分子,沒有太多過激的行動。今天民進黨把白色恐怖宣傳成蔣殺本省人,是自己往臉上貼金的說法,完全是胡扯;更可惡的是對白色恐怖的原因、時代背景故意一字不提,好像兩蔣跟本省人有仇似的,兩蔣會無緣無故殺台灣人開心嗎?
  民進黨甚至捏造歷史說蔣介石貪財,學術騙子李筱峰還公然在書中扯謊,說蔣在廣東徵收鴉片煙稅,大陸撤退污了一千兩黃金、宋美齡偷人等等,經過史學家查證全是謊言;蔣一生不愛錢、不聚私產,一生痛恨貪污,更痛恨吸食鴉片,而大批學術騙子竟敢棄檔案證據於不顧,造謠撒謊。以鴉片為例,北伐統一後,民國十七年成立禁煙委員會,雷厲風行實行禁煙,頒布各種法令禁絕煙害;民國二十四年頒布《禁煙法》時,特設禁煙總監,由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兼任。禁煙漸有成效之時,抗日戰爭開始,日本人在淪陷區由官方種煙賣煙,當時還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是由官方公開販售鴉片,而日本人吸食者判絞刑,販賣者砍頭。蔣介石在廣東徵鴉片煙稅,完全是子虛烏有。
  說到這裡,友柏老弟一定會問,假如民進黨的御用學者如此顛倒黑白、捏造歷史,但是學術界怎麼不講話呢?國民黨為什麼不講話呢?好問題,這正是這些年來國民黨失掉政權的最大原因,今天的國民黨已經失掉黨格、黨魂,已經失掉一個知識分子在歷史、文化上的責任感,失掉堅持大是大非的道德勇氣,跟民進黨學的只會炒短線、騙選票,整天巴結無知選民,只在乎民調而不敢堅持原則。以二二八為例,學術界早就發覺民進黨捏造二二八歷史、製造族群仇恨,而學術界在中央研究院黃彰健院士、朱浤源教授的領導下,做了一系列的二二八研究,澄清了很多疑案,但是馬英九向二二八被害家屬一道歉,家屬一哭二鬧,我們的努力白費了

台灣已進入一個集體撒謊的年代,民進黨的偽學者可以昧著良心配合政府說謊,政府用公帑、用權力編造歷史,醜化先賢、醜化外省人、醜化中國文化,而國民黨的鄉愿、姑息、懦弱等於默認,也成了幫凶。
  蔣介石去世已經三十三年了,一切人世間的恩怨都已過去,蔣的功過應該聽聽學術界的說法:
  黃仁宇、唐德剛兩位教授認為蔣憑個人威望,領導一個貧窮落後的中國,對抗日本侵略者八年之久,屢敗屢戰,取得最後勝利,僅此一端,蔣的歷史地位已無人可以撼動,因為中國歷史上的民族英雄都是悲劇英雄,蔣是唯一抵抗異族、取得勝利的民族英雄。
  蔣介石在西方世界的評價,在二次大戰結束後跌到谷底,原因是西方學者被中共所騙,認為毛澤東是土地改革者、是勞苦大眾的救星;另一重要原因是蔣在抗日期間為了政府立場、為了民族尊嚴,撤換了美國派來中國戰區的參謀長史迪威,因此得罪了美國朝野。但是由於中共後來露出了真面目,文革以後,蔣在西方世界聲望日升,到了天安門事件以後,連一向反蔣的美國漢學權威費正清都承認蔣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也承認自己對共產黨主義、對毛澤東判斷有誤。
  至於友柏老弟你也覺得蔣介石對不起台灣人,我想你是受了民進黨言論的影響。蔣一生堅持抗日反共、堅持民主政治,大方向上都沒錯,而大陸棄守,蔣以堅強的意志、無比的勇氣保住了了台澎金馬,傾全中國的財力、人力建設台灣,使台灣享受到有史以來,最富裕、最安定的時代。二二八大屠殺,根本是謊言,蔣也毫無責任;白色恐怖目的在防共,受害者大多數是外省人;二二八以後,蔣即指示重用台灣本土菁英,政治本土化是從蔣介石開始的,從此本土化都變成國策,而在蔣經國任內完成;目前民進黨叫喊的本土化是不存在的偽議題,蔣介石一點都沒有對不起本省人。
  史丹佛大學胡佛中心《蔣介石日記》的公開是學術界的大事,全世界的學者都去閱覽,蔣寫日記持續五十五年之久,未曾有一日間斷,此種毅力令學者都佩服不已。蔣的日記有大量自責、自勉的記載,蔣非但在學術上孜孜不倦地追求知識,同時在品德上、人格上,也一直以聖賢的標準要求自己。
蔣的日記震驚了學術界,也澄清了許多歷史疑問,當年大批的追隨者無論基於英雄崇拜、無論基於愛國情懷、無論救國路線,蔣介石代表了一群仁人志士,企圖挽救苦難的中國免於淪亡,這種努力,以及許多偉大的成就,絕不是一小撮學術騙子與學術打手可以改變、可以否定的。
  蔣介石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是民族英雄,是文武兼資的政治家,我們都應該以蔣介石為榮,我們更應該慶幸在中國瀕臨滅亡的時代,出現了那麼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否則中國的苦難要更多一些。
  至於友柏老弟你對民進黨及陳水扁的批評,可以看出你看了不少民進黨的文宣,你已有中毒現象。民主只是一種政治制度,民主是追求繁榮、進步、公平的手段,民主不是終極目標;古代也有不少偉大的君王創造了輝煌的文明,給百姓帶來安定、幸福,但是君王政治靠不住,常常人亡政息,所以我們選擇民主,因為民主應該給我們老百姓帶來更公平、更富裕的生活。
  民主化的結果,經濟倒退、文化倒退,那麼這種民主一定是假民主,而且民主只是價值體系的一部分,民主不可以推翻許多人類傳承了幾千年的普世價值,如公平、誠信、清廉、仁慈等等,陳水扁即便對民主有貢獻,也不可以貪污,貪污就是犯罪,就應該受到國法制裁,就應該被全民唾棄。至於陳水扁在民主史上的地位,友柏老弟也高估他了,文化的進程,就好像汽車的啟動,零到一百公里是最難的,經國先生把車子交給李登輝的時候,車速已經在一百公里以上了,李登輝時代的車速還有些許增加,而陳水扁時代的車速則不進反退。
  老國民黨的許多惡劣手段,陳水扁非但不革除,反而發揚光大,只是運用得更有技巧而已,陳水扁在歷史上會留名,卻一定是臭名、罵名。
友柏老弟,我很痛苦地寫這封信給你,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是千萬不要相信民進黨及學術騙子們所說的話,多看書、多思考,最後祝你們全家安好。給蔣友柏的一封公開信。武之彰-105-8-4

(待續-11) 全文完

附錄
史丹佛大學胡佛中心《蔣介石日記》的公開是震驚了學術界,也澄清了許多歷史疑問,當年大批的追隨者無論基於英雄崇拜、無論基於愛國情懷、無論救國路線,蔣介石代表了一群仁人志士,企圖挽救苦難的中國免於淪亡,這種努力,以及許多偉大的成就,絕不是一小撮學術騙子、學術打手可以改變、可以否定的。
  蔣介石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是民族英雄,是文武兼資的政治家,我們都應該以蔣介石為榮,我們更應該慶幸在中國瀕臨滅亡的時代,出現了那麼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否則中國的苦難要更多一些。
蔣友柏是蔣家嫡系子孫,以前,陳水扁主導拆匾、撤哨、鞭屍等等「去蔣反蔣」動作,身為後人的蔣友柏雖然表明了相當程度認同去蔣,卻又同時「教訓」了民進黨及陳水扁去蔣的動機


一、對於反蔣擁蔣,蔣友柏藍綠都批,但他認為民進黨每次選舉,都拿「去蔣」議題凝聚深綠選民士氣。

二、辛亥革命並沒有經過太激烈的戰鬥,滿清政府的瞬間瓦解是東西文明碰撞、中國文明向西方文明低頭的結果。

三、孫中山在飽經憂患之餘,感覺到非要武力統一不可,而為了武力統一、為了培養自己的軍隊,他成立黃埔軍校,並請蔣介石當校長

四、從民國十六年南京政府成立到二十六年抗日戰爭,史稱「黃金十年」,奠定了中國現代化的基礎,其成就也備受中外史學家肯定。

五、孫中山去世,蔣介石領導北伐,大軍所向直如摧枯拉朽,不到二年北伐成功而國家統一。

六、國共內戰是主義之爭、是路線之爭,誰都是為了中國的救亡圖存,但是主義變成意識型態、變成宗教信仰,那就勢不兩立了

七、大陸淪陷非戰之罪也,後來歷史的發展,台灣的經濟奇蹟、大陸的改革開放,都印證了蔣介石的見識高遠。

八、民進黨說蔣介石在「二二八」中殺了二萬八千個台灣人,並把「白色恐怖」宣傳成蔣介石殺本省人,是民進黨自己往臉上貼金的說法,完全是胡扯

九、蔣介石一生努力為中國之獨立強大而奮鬥不懈,堅持民主政治、反共、抗日等等,在大方向上,「功大於過」是無庸置疑的。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