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团中央改革变相被贬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方案》对团中央机关进行精减,“减上补下”,团中央变相被贬。习近平曾批团中央“高位截瘫”,并作多次指示。之前,共青团还多次跟随刘云山搅局

团中央改革变相被贬
8月2日,中共官方报导,《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出炉。该《方案》从四大方面、十二个领域对团中央进行改革。
其中比较突出的措施是,在团中央领导机构中大幅提高基层和一线团干部、团员的比例,要求在到2018年团十八大召开时,团的全国代表大会、团中央委员会、团中央常委会中基层和一线代表的比例分别不低于70%、50%和25%。
在这个基础上,再扩大代表大会代表的参与渠道,建立多种制度。
对团中央领导机构、机关编制进行精减,“减上补下”,团中央机关干部常态化下到基层,并进一步带动省团机关精减,充实县级团委和基层。
在官方报导中,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减上补下”就是精减团中央机构,让其机构和服务下沉。他还将团中央视为社会团体,等同工会、妇联,称其工作重心是在下面而不是在上面。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问题专家李天笑先生认为,这个改革方案等于是将团中央明显降级,比作社会团体,共青团整体变相被贬,共青团的干部被下放基层。还有,团中央增加基层代表比例,扩大代表大会代表的参与渠道,其实就将现有的团中央官员权力进行稀释,降低他们的影响力。
李天笑还分析说,习近平曾说改革就是一场革命,共青团是中共的后备力量,其组织与党组织类似,那习近平对共青团的改革,动的其实是它的制度,有可能是为以后所谓的从严治党,甚至解散党组织进行一种尝试或是铺垫。释放出“这个制度并不是不能改”的信号。
习近平多次作批示
在官方报导中还提到,习近平多次作出批示,给团中央改革指方向、定方针、提任务,并称对团中央的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战略谋划和部署。
之前2015年7月,习近平召开中共史上首次“党的群团工作会议”并发表讲话。之后,有港媒报导说,习近平在会议上,严厉指责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的状况,“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是会被青年边缘化、被党政边缘化,甚至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
2015年10月9日,团中央书记处发文承认共青团可能失去存在的价值。
接着同年10月30日至12月29日,中央第二巡视组对共青团中央展开专项巡视。
2016年2月2日,中纪委在通报对中共团中央的巡视反馈中列出其存在的四大问题:误读误解群团工作会议精神;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基层组织涣散,为他人伪造预备党员身份;执行干部选拔任用制度规定不严等。
之后2月15日,有海外媒体报导说,习近平警告共青团官员:“不要老想着升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人。”
5月4日前夕,共青团中央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共中央今年对共青团拨款为30,627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减少逾半,减幅达50.9%。
共青团多次被刘云山利用搅局
李天笑表示,在习近平上台以来,共青团对习近平打击江泽民方面几乎没有明显建树或表态,相反还被刘云山利用多次搅局。
从去年9月开始,共青团跟任志强进行论战,刘云山趁机利用中宣系统对任志强进行“文革式”围攻,并将矛头指向王岐山。
之后,任志强事件一直发酵到年初,任志强再度批评“党媒姓党”,刘云山又再借机炒机。为此,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都分别发文暗挺任志强。
今年4月,港媒有消息说,刘云山扣押中纪委对团中央的巡视反馈没有下发,被中纪委查询。
7月初,共青团中央又再炒作出“赵薇撤换戴立忍事件”,月中又再煽动民族主义,搞出罢吃肯德基事件,给南海事件火上浇油。
李天笑表示,共青团如此不识相搅局,这次被习近平借改革之机将其下贬是必然的结果。
责任编辑:刘毅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