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不仅仅秋后算账这么简单



[原创] 一剑飘尘
楼主 一剑飘尘
收藏 2016-6-18 14:03
乌坎,不仅仅秋后算账这么简单
一剑飘尘

林祖恋贪污?我不相信!这要傻到什么地步、胆子大到什么地步,才敢做这样傻大胆的事?当初是林祖恋带头反对原来的村主任的贪污的。当时的乌坎事件,引发了整个世界的轰动。最终的结果,乌坎成为神州第一个实现了村民自治的村。仅此一点,就载入史册。作为领头的林祖恋,难道不知道自己是神州整个官僚集团的眼中钉么?即使远在浙江的官僚,也会不爽啊。

乌坎抗争的成功,等于是对于整个官僚体制的否定!不仅否定了既有的官僚体制的工作方式,也证明了人民的抱团抗争是有效果的,也是能够在既有体制下取得成功的。而乌坎村民自治的模式如果能够平稳运转下去,等于是对于整个中央集权的否定。也等于打了成龙这样的臭虫的耳光:神州人民是可以自己管理自己的!不需要中央集权的一个官僚集团凌驾于人民的头上。

所以,林祖恋从被选上村委会主任那一刻起,就注定不会有好结果。无论他是对官僚集团妥协还是不妥协,都会被秋后算账。秋后算账的目的,是杀一儆百,是让神州人明白:谁真正掌握着刀把子。但是,林祖恋被以贪污罪抓捕,还并非仅仅是秋后算账这么简单。而是这个政权要用林祖恋的案子做结论:人民自治不可行,谁上来都是贪污。

神州不出哲学家,但是不缺哲学。神州社会现在最流行的哲学就是:乌鸦哲学——天下乌鸦一般黑。只要你提及其它国家好的,它就能够立刻找出同样的毛病。你说民主制度好,它也会立刻告诉你民主制度下也有贪污。却不会跟你分析:民主制度下贪官的比例可能只有专制下的1%;民主制度下贪污的数额,可能只有专制下的万分之一;民主制度下贪污被发现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专制制度。

不!这个政权只是跟你说:民主制度下也有贪官。然后,就得出结论了:民主和专制没有区别。

所以,林祖恋作为神州第一个村民自治的乌坎村主任,是一定要被树立为贪污腐化分子的。无论他是否和这个政权妥协,都不可能全身而退。因为这个案例对于维护这个政权的稳定、愚弄全国百姓,简直太重要了,具有其它任何贪官都不具备的唯一性。如果明天早上开始,荷兰蛇头这类人又开始鼓吹素质论,鼓吹精英论,一点也不会奇怪!他们都是神州政权树立“乌鸦哲学”配套的吹鼓手。

我唯一奇怪的就是,林祖恋竟然还拖了几年,才被捕。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林祖恋自己显然非常谨慎,一直没有被抓住把柄。而另一点,也可以看出这个政权已经失去了耐心,变得越来越厚颜无耻了。就在前天,香江铜锣湾书店股东林荣基召开记者会,说明自己被“中央专案组”绑架的事实。这么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指控,我们等到神州政府任何回应么?没有!连澄清事实都懒得澄清,连为自己辩解都懒得辩解!典型的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痞子作风。所以,我在“神州向何处去”里说:神州未来将有二拾年黑暗!林祖恋的被捕,也更加肯定了这一点:这个政权已经肆无忌惮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了。最近两年来,对于民主派的压制、维權彳聿师的打压,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神州在一点点滑向专制、极左、个人独财的方向。

如果说威权时代没有自由的话,独财时代就是连安全都没有了。过往三拾年的江胡时代,也算不上好。但是,除了政治良心犯,其他人的安全还是受到保障的。法律上程序上,还是有一定的规范的。而现在,铜锣湾书店股东被绑架,林祖恋被贪污,都说明目前已经到了一个警嚓可以为非作歹、不守程序的时代。这也是为什么徐纯合会被无辜击毙,雷洋会被嫖娼死的根本原因:因为现在执政者出于自己一人之私,需要警嚓不受控制地执法。一方面,这样可以更有效地让警嚓变成贯彻执政意图的工具。一方面,也属于一种对于人民的威胁。再凶猛的狗,如果被铁链拴住,是不可怕的。一旦解开链子,就很可怕了。目前神州所发生的事情,都说明:这个政权正在有意识地解开恶犬的铁链。林祖恋案件不过是要告诉所有人:恶犬已经失去了控制。

我不想煽情说什么光明与黑暗的对决。实际上,神州就没有光明过。现在只不过是黑夜中增加了失去控制的暴烈的恶犬。神州的未来到底会走向何处,我们无能为力。目前看来,上层的派系斗争,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虽然我并不认为,反对习的一方能够有多大的作为。作为普通百姓,我还是那句话:能够离开的,尽早离开。没有办法离开的,一定要尽量发出反对这种恐怖的声音。在黑夜中,只有发出自己的声音,才能够招来同道,才可以抵御恶犬。

我们不是在怜悯林祖恋,在心疼考拉,我们是在为自己的未来发声!我们是在用我们的声音,吓走恶犬!我不相信仅仅靠发出声音可以把权力关进笼子,但是我相信:发出声音可以吓阻权力肆无忌惮地进犯!

我们别无选择。

20160617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