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從四宗命案看三權分立的迫切性

2016年4月至5月上旬,中國大陸發生了四宗影響力較大的命案

(一)魏則西命案:是2016年中國大陸一起牽涉醫療詐欺廣告及網路搜尋服務公司企業社會責任的社會事件。由於事件涉嫌醫療詐欺廣告,故也可稱為患者受騙導致的命案。受害者魏則西及其家人因在百度推薦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接受了未經審批且效果未經確認的治療方法(此法在美國早已禁用),導致耽誤治療,最終於2016412日不治去世。事件隨後在五一假期開始升溫,導致百度股票暴跌。包括官方媒體在內的中國輿論對此也進行了批判。(矛盾點:醫院為錢而欺騙患者,而患者死後,家屬才發覺醫院宣稱的“能醫好”是騙錢,於是憤怒地把事件張揚天下。)

(二)陳仲偉命案:發生於201655日下午,廣東省人民醫院口腔頜面外科剛退休的主任陳仲偉,被人尾隨回家,砍了30多刀,生命垂危,後經醫院全力搶救,但無效,於57日傷重不治去世,終年60歲。據多位醫生證實,肇事者自稱25年前曾被陳仲偉“弄壞了牙”,砍人後即跳樓自殺。事發前,砍人者多次找陳主任糾纏,陳主任看出其精神可能有問題,曾報過警,也因此把其關進廣州芳村精神病院一段時間。(矛盾點:患者認為25年前“弄壞了牙”是一宗醫療事故,理應獲金錢賠償。這本來屬於醫療糾紛案,按現行法規應由第三方的相關部門或法院仲裁判決,但事件看來並沒有被第三方完全接手,而且涉事醫生還運用影響力把患者送入精神病院,至使矛盾激化,最終演變成同歸於盡的暴力慘劇。)

(三)雷洋命案:發生於201657日晚,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2009級碩士研究生雷洋離家後身亡,北京市昌平警方通報稱,警方查處足療店過程中,將“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並帶回審查,此間雷某突然身體不適經搶救無效身亡。雖然坊間懷疑警方濫用私刑殺人,但雷洋屍檢報告要到6月初才能完成,故目前真相未明,略過不評論。

(四)范華培命案:發生於2016510日下午4點左右,河南省鄭州市惠濟區老鴉陳街道薛崗村的村民范華培,研究生畢業。因為對正在進行的拆遷積怨已久,他持刀扎死3人、扎傷一人,其中一名死者為老鴉陳街道辦事處負責拆遷工作的副主任。兇殺案發生後,民警在鳴槍警告無效的情況下,將范華培當場擊斃。(矛盾點:拆遷辦為了省錢而迫遷村民,而村民嫌拆遷補償金過少而拒遷。爭持不下,矛盾激化,最終演變成同歸於盡的暴力慘劇。)

以上這四宗命案,除了雷洋命案不宜評論之外,其餘三宗命案矛盾激化的核心都是為了金錢。而金錢糾紛,在司法獨立的民主法治國家,通過司法體系的仲裁調解或法院的審判就能立即和平解決矛盾。但可惜,中國大陸的司法體系並不是獨立的,而是受上級黨委領導的,根本無力也未必能公正處理小小的金錢糾紛矛盾。而公民如果想求助大權在握的黨委去解決金錢糾紛,黨委理都不會理你。

因此,公民才把矛盾激化到要全民聲討百度企業(這個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以及暴力抗爭的同歸於盡的慘烈程度(這個任何人都能做到)。

既然黨委霸佔著權力但又不做化解矛盾的好事義事正事,那麼就應剝奪黨委的權力而把權力交給司法,即實行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的三權分立。這樣,方能把包括金錢糾紛在內的一切矛盾,公平正義地化解於無形。

所以,民主化三權分立的政治變革,越早搞就越好。如果1989年中共響應了大學生的民主訴求,順勢推動政治變革,先民主化然後再私有化,先政治改革然後才經濟改革,那麼情況將會好許多。起碼不會出現如今積重難返的道德淪喪、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環境污染、治安秩序混亂的五大惡化現象。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