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愧我胡塵尚未收─談陸以正 熱血少年投奔抗日...

兩岸史話-愧我胡塵尚未收─談陸以正
陸以正(左)從小立志報國,老驥伏櫪,受馬總統(右)表揚。(陸大使家屬提供)
兩岸史話-愧我胡塵尚未收─談陸以正
陸以正(左二)1996年12月6日在南非大使任上與赴斐鞏固邦交的外交部長章孝嚴(左三)及華僑高唱《中華民國頌》、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本報系資料照片)
兩岸史話-愧我胡塵尚未收─談陸以正
1937年女童子軍楊惠敏(左)向死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獻旗,1975年改編成電影,由林青霞(右)主演。(本報系資料照片)
現在,國防部說我們打不過日本,那當年我們跟日本打得過嗎?日本說3個月就可占領中國,當時這些人是瘋子嗎?
陸以正說:「等到軍隊完全撤退後,四行孤軍就沒法再打下去了。公共租界為了人道原因,就讓他們過橋到公共租界這邊來,名義上把他們繳械。我記得就在上海滬西膠州路的地方,就設立了一個集中營,把他們收容在那地方,結果這個地方反而成了抗戰人的聖地。」

無怨無悔民族一體
「這些人關在那個裡頭,每天早晨還升旗。我常常與同學被帶去參加升旗禮、降旗禮,去勞軍。那對我們是非常振奮的東西,國家抗戰的象徵。事實上那升旗典禮非常的簡單,就是一個號兵吹個喇叭,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冉冉上去。」
成千上萬人拋棄家園,追隨政府,在8年抗戰期間,無怨無悔的愛國人民。他們經歷了七七與八一三戰役後,縱然南京武漢先後失守,仍跟隨政府,一路逃難到重慶,不知經歷了多少令人熱血沸騰,又欲哭無淚,悲歡離合的故事。中華民國從軍閥割據、朝不保夕的國家,轉化成為「民族體」,被譏為一盤散沙的中國蛻變轉型,步上團結救亡之路。
從頭說來,民國13年國父逝世後,蔣中正率領黃埔軍校師生,揮軍北上,直至張學良東北易幟,政府定都南京。表面上中國算是統一了,氣象一新。事實上則國民政府的號令,只在江蘇、浙江兩省才有點效力。除這兩省之外,若非無人理會,就是陽奉陰違。
當時的中國大陸,有奉系大帥張作霖,在東三省稱王。吳佩孚雄據河南、湖北;孫傳芳控制了安徽、江西與福建。西北是馮玉祥的天下;閻錫山獨霸山西;四川有幾名軍閥自相殺伐;貴州、雲南各有其主。絲毫沒有現代統一國家的模樣。南京雖有國民政府,蔣中正不敢獨攬大權,讓林森做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擔任行政院長,他自己只負責剿共。
很少人記得汪精衛還在蔣公之前,當過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兩人關係幾度分分合合,直到抗戰開始,汪主張「和平救國」,出走河內,先到日本,再回南京,心甘情願當日本軍閥的傀儡,最終落得遺臭萬年。
陸以正說:「回憶舊事,我現在才領悟:以中國之大與民國20年代的混亂、落後與分裂,如何產生一位全國都接受的領袖,才是最困難的課題。領袖不會從天而降,而當年4億人口的中國,正需要一位能團結全民,抗禦外侮的領導人。」
當時抗戰的窮苦,現在很難想像,但一般人抗戰熱情之高,更是現在沒辦法想像。當時很多人真的願意奉獻,許多東南亞華僑子弟紛紛歸來,家裡寄錢給他們,他們在華工作無怨無悔,拿不到薪水根本不在乎。抗戰熱情之高,現在不會再有了,想起來真是感慨。」
七七抗戰對後人可供借鑒之處,就是今天在台灣最要緊的是不能忘記當年抗日的豪氣。現在,國防部說我們打不過日本,那當年我們跟日本打得過嗎?日本說3個月就可占領中國,當時這些人是瘋子嗎?基本上完全是人的心理。現在主要是這個李登輝等夢想台灣獨立,希望日本、美國幫助他,所以不敢得罪日本,只是這點沒人敢說穿。
今日台灣的年輕人,對女神卡卡,或比爾蓋茲熟悉的程度,遠超過他們對8年抗戰的了解或認識。這也不完全是青年人的過錯,真該負責的是國小與國中歷史教科書的編輯,和講授的中小學老師。編輯者對現代中國的演變,和政府遷台經過,通常一字不提,三言兩語帶過,難給學生留下任何印象。
陸以正是江蘇太倉縣人,民國13年生在南昌,父親在南昌中國銀行做事,後來搬到上海,家在濟司斐爾路96號。14歲時他想加入三民主義青年救國團,要先通過考驗,他就去隔壁的滬西大日本憲兵隊貼抗日標語,差點被捉。日憲兵封鎖他們的宿舍查了好多天,幸賴鄰里掩護得脫。
陸以正說:「當時是國共合作,參加共產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但說老實話,當時我們年紀輕,國共兩黨有什麼分別一點兒都不懂,也沒搞清楚,覺得中央政府在重慶,當然到重慶去比較正統,我就這樣糊裡糊塗地去了。」
不識國共只知抗日
「今天回想過去,當時真的很幼稚。雙方在上海都有地下組織,國民黨有三民主義青年團,也有左派同學送我《蘇聯共產黨史》,翻譯得很糟糕,俄國人名字又長又臭,實在看不下去。國民黨三民主義青年團對我面試時,問我最近看了什麼書。為了讓他們覺得我很前進,就說我看蘇共黨史,因此沒有被邀請加入。可見當時年輕人真的分不清國共的差別,只知道兩邊都在抗日,差不多。」
陸以正後來讀揚州中學,以第一名畢業。他本想去讀西南聯大中文系,結果去重慶讀了中央政治學校外交系。他歷盡困難從上海到四川,沿路都是日軍、偽軍及土匪所管的地區,到了宜昌縣的三斗坪,就是今天三峽建壩的所在,才進入了國管區,從這裡搭民生公司的小火輪溯江而上。陸以正說:「我18歲那年的中秋夜,就是在瞿塘峽江中度過的。」(待續)
(旺報)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