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的短板

專制的短板

看壹種制度是否進步,不是看這種制度下的強勢社群生活得怎麽好,而是看這種制度下的弱勢社群生活得怎麽好。就如看壹個木桶能裝多少水,不是看最長而是看最短那壹塊木板的長度壹樣的道理。

因為,如果是看強勢社群生活得怎麽好,即看木桶最長那壹塊木板的長度的話,那麽全球最進步的制度,就非中國君主專制制度莫屬了。試問全球有哪壹種制度下的強勢社群生活,好得過壹個擁有世襲性的全國最高控制權、後宮佳麗三千人和太監成群的中國皇帝家族?

早在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東巡,在《瑯琊刻石》中曾說:“六合之內,皇帝之土。”自此之後,把木桶中最長那壹塊木板做到最長最好的封建等級制度,便開始成型:

(1)創立最高統治者稱謂:
秦王嬴政認為自己德高三皇,功過五帝,合稱“皇帝”,自稱“始皇帝”。從此,“皇帝”成為中國古代最高統治者的稱謂,為歷代封建王朝所沿用。
(2)權力至高無上:
皇帝總攬全國的政治、經濟、軍事、立法、司法等壹切大權。中央和地方的主要官員都由皇帝任免。軍隊調動以虎符為憑,虎符由皇帝控制、發給。
(3)特征:
a.皇帝獨尊:成為秦王朝政治制度的基本特征;
b.皇位世襲:“家天下”的皇位繼承制是君主權力集中的另壹體現;
c.皇權至上:全國的政治、經濟、軍事、立法、司法等壹切大權,都由皇帝總攬;中央和地方的主要官員也都由皇帝任免;軍隊的調動以虎符為憑據,虎符由皇帝控制、發給。



想知道作為強勢社群的秦始皇家族的生活有多好有多奢侈,看看出土的秦始皇陪葬品——秦始皇兵馬俑,就壹清二楚了。

但秦朝中作為弱勢社群的生活又怎麽樣呢?可說是悲慘異常:

比如政治壓迫和經濟壓迫十分殘酷。秦始皇四大工程——萬裏長城、阿房宮、秦始皇陵、秦直道,就害死了無數弱勢社群。萬裏長城是自秦始皇以後,凡是統治著中原地區的朝代,幾乎都要修築。長城計有漢、晉、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隋、唐、宋、遼、金、元、明、清等十多個朝代,都不同規模地修築過長城。而據記載,秦始皇使用了近百萬勞動力修築長城,占當時全國總人口的十幾分之壹,而修長城致死的人數高達30萬人。

修築長城的人力來源,大約有如下幾方面:第壹是戍防的軍隊(大將軍蒙恬在打退匈奴之後,以三十萬大軍戌防並修築);第二是強迫征調的民夫(約五十萬人);第三是發配充軍的犯人(約二十萬人),在秦漢時候,專門有壹種刑罰叫做“城旦”,就是罰去修長城的人。

據《史記•秦始皇本紀》上記載,公元前213年,秦始皇采納了丞相李斯的主張,下令除秦紀、醫藥、種樹等類書籍之外,民間所藏詩、書壹律都要焚毀。“令下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意即凡抗拒不燒書的,就在妳面上刺字塗墨後罰去修長城。城旦所罰,據《史記》集解引如淳曰:“《律說》論決為髡鉗,輸邊築長城,晝日伺寇虜,暮夜築長城。城旦,四歲刑”。就是說如果把妳判為城旦之罪,剃了頭,頸上加上鐵圈,送去修築長城。白天還要輪流看守巡邏,夜間則修築長城,是十分辛苦的。這種刑罰為期四年。而之後中國歷代統治者為了證調修築長城的勞力,還巧立了許多名目,強迫人民去修築長城。

秦始皇下令修建阿房宮的時間是公元前212年,每天都有十幾萬甚至有幾十萬苦役參加營建工作,但壹直到公元前207年秦朝滅亡時,此宮仍然沒有竣工。

在秦朝,弱勢社群的悲慘生活主要表現在:

1.徭役,兵役負擔沈重。據估計,當時全國人口約為壹千多萬,而服兵役的人超過二百萬,占壯年男子三分之壹以上,而當中的三十萬官兵不但要守長城還要像勞改犯那樣修建長城。當秦始皇13歲剛剛登上秦王寶座時,其陵墓工程也隨之開始了(但古代帝王生前造陵並非秦始皇的首創),他命令數十萬人在今天陜西臨潼驪山為自己修築了壹座龐大的陵墓,陵墓周圍埋藏著許多用陶土燒制的“兵馬俑”,陵墓總共耗時35年方完成。而秦始皇搞的四大工程(萬裏長城、阿房宮、秦始皇陵、秦直道)每年徭役的總人數,估計高峰時超過二百萬人。司馬遷斥責秦始皇為“輕民力”、壹點不懂得體恤人民疾苦,在修建自己巨大皇陵的同時,又征發了幾十萬農民去修建阿房宮,結果搞得是天下洶洶、人怨沸騰。據史書記載,僅修阿房宮和建驪山墓此兩項巨大的工程,就征發農民70萬人。

2.秦朝的賦稅很重,農民要將每年收獲物的三分之二上交給國家。

3.秦朝的刑法很繁雜殘酷,壹人犯罪,株連親族、鄰裏。還有許多殘忍的肉刑、死刑。百姓坐罪者極多,以致“赭衣(穿囚服者)塞路,囹吾成市”,恐怖萬狀。大量農民“亡逃山林,轉為盜賊”。而最關鍵的是只有人治而沒有法治,皇帝以言代法,皇言層層傳達到基層早已面目全非,造成基層官員審判犯人時出現“同罪而不同刑”的混亂判罰,以至於冤獄遍地,仇恨遍野。

4. 思想禁錮和文化專制,比如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以及之後的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都是禁錮弱勢文人社群的思想,而嚴重阻礙了科技文化的發展。

5.秦二世即位後,他統治的殘暴程度同其父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秦的暴政是秦末農民戰爭爆發的根本原因。

結果,在強勢社群生活極好、而弱勢社群生活極差的情況下,秦朝快速滅亡了:

秦二世元年秋(公元前209),前後不到六個月的陳勝吳廣起義失敗後,各地的反秦戰爭仍在繼續,軍力最強的是由劉邦和項羽分別領導的兩支部隊。在戰爭中,項羽通過巨鹿之戰消滅了秦軍主力,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九月,丞相趙高逼殺秦二世,去秦帝號,立子嬰為秦王。五天後,子嬰又誅殺趙高。同年十月,劉邦率兵入關,在位僅四十六天的子嬰投降劉邦,秦朝滅亡。秦始皇於公元前221年統壹中國建立秦朝,於公元前207年敗於第三代領導人子嬰之手而滅亡,共立國15年零47天。

但可惜的是,雖然秦朝是滅亡了,但秦始皇創建的只讓強勢社群過上全球最好生活的封建君主專制制度,卻被後來各朝代的統治者保留了下來,壹直延續到孫文領導辛亥革命推翻清朝才終結。

自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的強勢社群再也不能過上全球最好的生活了,起碼後宮佳麗三千人和太監就沒有了,但中國的弱勢社群是否就能翻身解放呢?答案是否定的。

辛亥革命後中國不僅沒有走向民主共和的道路,卻相反走向了軍事強人政治,國家因此內戰而四分五裂,民不聊生,鑒於這種情況,孫文於1923129日在《申報》五十周年紀念專刊上發表《中國革命史》壹文,稱:“從事革命者,於破壞敵人勢力之外,不能不兼註意於國民建設能力之養成,此革命方略之所以必要也。余之革命方略,規定革命進行之時期為三:第壹為軍政時期,第二為訓政時期,第三為憲政時期。”

孫文設計的這壹個三民主義的政治路線圖,只要經過軍政、訓政、憲政這三步曲走下去,就不但能結束內戰,而且通過民主真普選就能解放弱勢社群。

在探討弱勢社群是否獲得翻身解放這壹個問題前,先要搞清楚什麽人屬於弱勢社群。

弱勢社群, 又叫邊緣社群(marginalized groups),指的是在各種社會資源配置上處於劣勢或邊緣化的群體。學術界壹般把弱勢社群分為兩類:生理性弱勢社群和社會性弱勢社群。前者淪為弱勢社群,有著明顯的生理原因,如年齡、疾病等;兒童、老年人、殘疾人、精神病患者等都屬於這壹類。後者則基本上是社會原因造成的,如下崗、失業、受排斥、受歧視、受天災人禍等社會原因所造成;失業者、下崗工人、工人、農民、農民工、貧困者、災難中的求助者、非正規就業者、勞動關系中處於弱勢地位者、毛時代的黑七類、政治犯、疑犯、監犯等都屬於這壹類。

註意啊,上面所講的弱勢社群並不是單單指無產階級啊,因此毛時代土共毛左高叫解放全世界無產階級,並不等於解放弱勢社群啊。因為毛時代只解放了生理性弱勢社群,以及解放了社會性弱勢社群當中的失業者(國家分配工作人人就業)、下崗工人(職業終身制絕無下崗)、工人(憲法規定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貧困者(在越窮越光榮下窮人獲得提拔重用)這五種人;但又加害了社會性弱勢社群當中的災難中的求助者(如餓死四千萬人)、農民(戶籍制度使他們不能進城謀生,人民公社使他們變相成為農奴)、勞動關系中處於弱勢地位者(黑七類親屬不準從事某些高階職業)、黑七類(未經司法獨立公正審判便被批鬥關押或槍決)、政治犯(沒有辯護律師保護的不公審判,長期監禁,刑訊,甚至國家主席劉少奇都蒙冤而死,鄧小平被革職流放。改革開放以後,刑法還有危害國家安全罪壹章)、疑犯(沒有辯護律師保護的不公審判)、監犯(沒有辯護律師保護的不公審判)等這七種人。

而毛後時代的土共右派高呼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經濟改革,也只是解放了生理性弱勢社群,以及解放了社會性弱勢社群當中的工人(憲法依舊規定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農民(雖然戶籍制度還在歧視農民,但人民公社的取消使農民擺脫了農奴的身份)、黑七類(平反恢復名譽)、政治犯(有辯護律師保護)、疑犯(有辯護律師保護)、監犯(有辯護律師保護)等六種人;但又加害了社會性弱勢社群當中的災難中的求助者(患者無錢不能看病)、下崗工人、農民工、貧困者(取消越窮越光榮口號後,窮人已不能獲得提拔重用,而在貧富懸殊下貧困者更被嚴重歧視)、非正規就業者(臨時工不能享受五險壹金的社會福利)等五種人。

所以只要看看這些弱勢社群的生活,就能判斷出弱勢社群是否獲得解放。而弱勢社群之所以不能獲得解放,最關鍵的原因在於他們沒有投票選舉各級領導的政治權利,廣大群眾的政治權利其實與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重犯沒有什麽分別——即他們都是從未親手摸過選票的同類人。因此各級領導只會關心自己如何貪汙腐敗,根本不會關心他們的生活,導致他們永遠無法改善生活而成為全球最短的壹塊木桶板,也使中國大陸這個大木桶永遠只能裝小半桶水,永遠無法成為強國富民的發達國家。

最後得出結論:專制的短板就是——無法做長短板。

而看短板還有另壹個最簡單直觀的方法,那就是看各國的貧困線。

2015年中國大陸最新各地城鄉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標準(貧困線)顯示,2015年上海市城鄉低保標準(貧困線)為每人¥790/月,位列全國最高;北京2015年城鄉低保標準(貧困線)為每人¥710/月,位列全國第二;南京2015年城鄉低保標準(貧困線)為每人¥700/月,位列全國第三。

再看壹看民主國家美國家庭的貧困線:
(見:http://blog.sina.com.cn/s/blog_e7e0bafc0102vj1d.html
2015年,美國公布的貧困線標準如下:
20152個人的標準是$19,913
20153個人的標準是$25,113
20154個人的標準是$30,313
20155個人的標準是$35,513
20156個人的標準是$40,713
20157個人的標準是$45,913
20158個人的標準是$51,116。只看這壹個最低檔的八人家庭,換算為人均是$6389/年或$532/月,按2015年人民幣對美元平均匯率6.2284換算,為人均¥3316/月。


中國大陸的短板(全國最高的上海市)是每人¥710/月(如果拿全國平均數將更低),美國的短板(八人家庭)是人均¥3316/月。這就是專制與民主的短板差別了,怪不得中國權貴們紛紛移民美國。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