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轉型正義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立馬大張旗鼓的、毫不掩飾的開始了反中華民國的行動。其美名亦“轉型正義”。究竟什麼是轉型正義?首先要明白的是什麼是正義。如果連正義都不知道為何物,卻大談轉型。那只是改變型狀而已!說穿點就是糊糊裱裱,與正義沒有任何關係。

    先談正義:

   1859年一個名叫约翰·布朗(John Brown)的美國白人,為了解放黑奴。率领着二十二个白人和黑人组成的队伍,进攻弗吉尼亚州的哈帕尔斯渡口,经过两昼夜的血战,起义者大部分牺牲,布朗的两个儿子也战死在他身旁。最后只剩下四个人继续战斗,直到弹尽粮绝,才负伤被俘。同年12月,布朗被判处死刑,在就义前,他写下遗书:“我,约翰·布朗,现在坚信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清这个有罪国土的罪恶。过去我自以为--正如我现在也之心妄想的一样——也许不用流很多的血就可以洗清他的罪恶。”

   一個白人為了黑人的解放獻出了自己與兒子生命。這就是正義。真正的正義。沒有地域與種族隔阂的正義。反觀民進黨面對大陸一群用現代DNA檢測也能證明是同胞的兄弟,正受到來自蘇俄組織的壓迫,不但不伸援手,反而還要“劃清界限”追求獨立。真不知正義為何物。更可笑的是自己沒有正義,反而又期望美國“伸張正義”為其建國。如此分裂的精神世上難找其二啊!


   再談轉型

  英國殖民印度長達數百年歷史(加東印度公司),1950年1月26日,印度共和國正式成立,但仍然留在大英國協內。到現在沒聽說有哪個政黨說要“轉型正義”與英國“劃清界限”

  澳洲、加拿大就更不用說,國家元首都直接是英國的伊麗莎白二世。澳洲連國旗都保留著英國米字。也沒聽說有哪個政黨說要“轉型正義”與英國“劃清界限”

盡管這些國家都沒有“轉型正義”,但我們可以看到,她們沒有哪點比台灣的民主要落後。也就是說,一個國家轉型不是型式上的毛式“破舊立新”。而是政治體制、民主素養的進步。與有沒有掛誰的像毫無關系,與叫什麼毫無關系。大陸不是到處都是“人民”的牌子嗎?如果你不姓“趙”,你配是“人民”嗎?

民進黨這種毛式的“打破舊世界”的思維才是真正需要轉型的。中華民國已經民主了,不要用“革命”的心態來執政、參政。民主與自由是講契約、講包容、不是你死我活的戰爭,民主的目的不是統一思想。是包容思想,你愛吃你的蘿蔔,我愛吃我的白菜,互不相干。你愛你的台獨。我愛我的中華民國。究竟哪個好可以論證。流氓式的壓迫著別人也要跟你。這是專制!是流氓!怎麼好意思叫“轉型正義”呢?這叫人至戝則無敵!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