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專制=偏心=仇恨


在壹個多子女的家庭中,如果父母偏心某壹個兒女,那麽其余兒女都會對父母和該兒女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在壹個多運動員(隊)競爭的體育競賽中,如果裁判偏心某壹個運動員(隊),那麽其余運動員(隊)都會對裁判和該運動員(隊)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在壹個多民族的國家中,如果國家偏心某壹個民族,那麽其余民族都會對國家和該民族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在壹個多宗教的國家中,如果國家偏心某壹個宗教,那麽其余宗教都會對國家和該宗教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在壹個多媒體的國家中,如果國家偏心某壹個媒體,那麽其余媒體都會對國家和該媒體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在壹個多學校的國家中,如果國家偏心某壹個學校,那麽其余學校都會對國家和該學校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在壹個多政黨的國家中,如果國家偏心某壹個政黨,那麽其余政黨都會對國家和該政黨有意見、有不滿、甚至會有仇恨。

可見,偏心眼,是仇恨的根源。因此,要消滅仇恨,就要徹底消滅偏心眼。

而專制,必然就是偏心眼。因為民主協商、妥協、讓步、寧縱勿枉、公義、司法獨立、財產公示、公平競爭等等這些調解糾紛化解矛盾的和平手段,以及憲法規定的可用來表達不滿的公民政治權利如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在專制制度下都是希罕到難見蹤影的。這使得偏心眼得以縱容放大,而被偏心眼傷害的人,卻沒有合法渠道投訴和抵抗。

比如壹黨專制就是最明顯最廣泛的國家偏心眼,也產生了最多最廣的仇恨。而為了防範這眾多仇恨產生的眾多復仇反抗,國家只能采用不但在政黨政治中對該黨偏心眼,而且還要在全方位的各行各業都要對該黨偏心眼,這樣才能保護到該黨不被仇恨的汪洋淹殺,同時也使該黨有超能力反過來保護對它偏心的國家制度。而在中國的現實生活中就是如此,中共在1954年憲法、1975年憲法和1978年憲法的條文中以及1982憲法的序言中,都越來越明顯地確立了中共的絕對領導地位——實質就是壹黨專制。

當今中共《憲法》序言中,是這樣規定中共的壹黨專制:“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改革開放,不斷完善社會主義的各項制度,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健全社會主義法制,自力更生,艱苦奮鬥,逐步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現代化,推動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發展,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

自從中共《憲法》確立了壹黨專制的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之後,該黨的安全是有保障了,該國的安全也有保障了,但偏心眼就泛濫成災了,所有的權力、知識、財富都向該黨傾斜集中了,從而產生了壹個黨國壹體的專制巨無霸。但與此同時,發泄仇恨的群體性抗爭運動,也在全國各地風起雲湧,以至於中國大陸的維穩經費大於軍費,政府工作人員占人口比例也不斷創出歷史新高。

由於所有的權力、知識、財富都集中在壹黨手上,於是乎,該國人民要向上爬,就不能首先通過公平競爭直接獲取權力、知識、財富而向上爬,必須先入黨,如果妳不入黨,那麽權力、知識、財富的邊妳都別想碰。因此,該國人民要向上爬,得首先跨過壹個門檻,這個門檻就是首先妳要加入該黨,使妳成為這個專制巨無霸的壹份子,然後妳才有機會通過鬥爭或巧取豪奪的手段去獲取權力、知識、財富。當妳獲得權力、知識、財富之後,妳才能向上爬。

這個“入黨為先”的規則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壹個最重要的潛規則。中共《憲法》從未說過入黨才可以升官發財,相反中共《憲法》第二條還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壹切權力屬於人民。”但實質上,卻只有人民之中的中國共產黨黨員才可以升官發財,單是做人民群眾妳是永遠得不到權力、知識、財富的。所以說,入黨才可以升官發財是壹個潛規則,而被中共洗腦忽悠的廣大愚民,是看不見這個潛規則的。

但紙包不住火,隨著越來越多明眼人看到入黨才可以升官發財這壹個潛規則之後,於是就有越來越的人民群眾申請加入共產黨。畢竟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早已經成為人們的常識。因此,自從中共《憲法》從1954年確立壹黨專制之後,就有越來越人要求加入共產黨,這當中的確有些人是為了共產主義理想才申請入黨,但大多數人都是為了獲得權力、知識、財富而向上爬。

由於中共並不想把共產黨變成全民黨,因為這樣做就使壹黨專制失去制造特殊階層的效用了,因此中共就不斷提高入黨的門檻,凡是申請加入中共的人,都要先接受壹段時間考驗,考驗合格後才讓妳加入該黨。壹旦加入了該黨,就是中共讓妳跨過這個向上爬的門檻了,之後妳才有資格通過鬥爭或巧取豪奪的手段,去獲取平民無機會獲取的權力、知識、財富。

下面列舉壹些中共黨員人數在關鍵歷史時期的增長數據,然後再做分析:

第壹次國共合作,從19241月起至19277月止,歷時三年半。中共黨員由19236月(三大)的432人,增加到19274月(五大)的57000人,增長了131倍。

第二次國共合作,從1937923日(蔣介石發表《對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談話》)起至1947324日(中國國民黨在南京召開六屆三中全會結束日)止,歷時九年半。中共黨員由1937年年初的4萬人,增加到194712月的270萬人,增長了66.5倍。

1949929(通過了只字不提共產黨的臨時憲法《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宣告中共建政):                 449
1954年(壹黨專制《憲法》於920頒布):650萬(5年只增長45%)
1959年夏季                               1350萬(5年翻壹番)
19738                               2800萬(14年翻壹番)
1996年年底                               5700萬(23年翻壹番)
2014年年底                               8779萬(18年增長了54%)

分析以上數據得知,中共黨員增長速度最快的三個歷史時期分別是:
1.第壹次國共合作時期(三年半增長了131倍);
2.第二次國共合作時期(九年半增長了66.5倍);
3.壹黨專制《憲法》19549月頒布後頭五年時期(5年翻壹番)。

可見,在國共合作執政時期,是中共黨員人數增長率最高的時期(可能與來者不拒的招募窮人黨員政策有關);而到中共建政後至尚未確定壹黨專制前(194910月至19549月)的這5年,中共黨員人數增長率並不高(5年只增長45%);但到19549月壹黨專制《憲法》頒布後,中共黨員人數增長率就急速拉升為5年翻壹番了。之後中共不斷增加入黨難度,翻壹番的時間就不斷延長為14年和23年。

但中共建黨90余年,打走國民黨單獨執政60余年,並沒有解放全中國人民而是只解放了共產黨自己。因為具備向上爬希望的就只有八千八百多萬的中共黨員,而其余那十二億幾千萬平民百姓就只得過看字,對於他們這些政治面目是群眾的人來說,向上爬是想都不敢想啊。而從壹些統計數據中,也證明了只有中共黨員或中共高幹子弟,才能獲取權力、知識、財富。

權力就不用說了,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等等的這些國家權力,早已經全部由中共壟斷掌控。

至於知識,在文教衛生科研機構等等文化知識領域都由中共黨支部領導了,雖然沒有中共黨員壟斷掌控了多少文化知識的全面統計數據,但根據中共黨員的職業構成也可以大概推測出中共黨員壟斷掌控了多少文化知識。

比如在1922年中共二大時工人黨員21名,占黨員總數的10.7%,三大時占37.9%,到192611月已達60%。1927年五大前後,黨員有57967人,其中工人成分占50.8%,農民占18.7%。

19286月中共黨員發展到130194人,其中工人占10.9%,農民占76.6%。1929年工人黨員降為7%,19307月降為5.5%,19309月下降為1.6%。工人黨員較少的狀況在中共建政後又得到改變,截止到1953年,636.9萬名黨員中,工礦企業工人從1950年的32萬余人增加到66.6萬余人,增幅達108%,占黨員總數的10%。

這說明在第壹次國共合作時期仍至到中共建政,甚至到1982年前,作為無產階級的工人農民成分在中共黨內占比都高達70%以上,而當時的工人農民幾乎大部分是文盲或低學歷者,再加上黨員中具有相當比例的軍人也多是學歷較低,因此1982年前的中共黨員掌控不了多少文化知識(中共至今不敢公布當年黨員的學歷情況),更沒有達到壟斷的地步(這可能就是中共頻繁犯錯誤的原因之壹)。

直到1982年,黨章修改,黨員資格條件做出調整,知識分子才得以和工農、革命軍人並列具備了申請入黨的資格。到2002年則將“其他革命分子”改為“其他社會階層的先進分子”,才使以工農兵為主體的黨員構成被打破。這實質說明了壹個問題,即中共從1982年才開始重視文化知識,並逐步壟斷掌控了文化知識力量。

2009年底,具有大專以上學歷的黨員2583.3萬名,占黨員總數的比例已上升到34.0%。到2014年底,雖然黨員職業構成中的農牧魚民占比依然為最高比例的29.5%,而工人占比也有8.4%,但大專及以上學歷的黨員依然有3775.5萬名,占黨員總數比例又上升到43.0%。而在全國範圍內的學歷情況,20153月大專及以上學歷占全國人只比例僅為10.6%。雖然中共黨員的學歷存在水份,因為中共黨校考試放水為許多黨員幹部發放假文憑已成為公開的秘密,而教育腐敗也為黨員幹部輕易獲取文憑開了綠燈,但都不能否認中共黨員已經全面壟斷掌控了文化知識。

至於財富,就更是非中共黨員壟斷掌控莫屬了。比如在中國大陸國內生產總值中,由中共壟斷掌控的公有制經濟所占的比例,1978年為99.1%。就算改革開放後允許私營經濟存在,由中共壟斷掌控的公有經濟所占的比例,在2012年年底依然高達55.78%

而在私有財產方面,早在2006年網絡上就盛傳90%以上的億萬富翁都是高幹子弟。比如《世界經理人》引述報告披露:至20063月底,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五千萬以上的有27310人,超過壹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過壹億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擁有資產20450億元。

20151220日,官方終於承認中國90%以上億萬富豪是中共高幹子女。由中國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等部門推出壹份調查報告披露:中國的億萬富豪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高幹子女,其中有2900多名高幹子女,共擁有資產二萬多億。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5大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的基本上都是高幹子弟。

所以,不管是公有經濟或私有經濟的財富,都是由中共黨員壟斷掌控了。

通過以上對權力、知識、財富的數據分析,可以清晰看見,正是由於國家偏心中共,憲法規定壹黨專制,才使中共壟斷掌控了中國大陸幾乎全部的權力、知識、財富。而這壹個後果又造成另壹個後果,就是造成人民群眾瘋擁要求加入共產黨。比如,2008年全國申請入黨總人數為1944.9萬人,而當中只有14%即280.7萬人被批淮入黨。到2014年入黨更加困難了,全國申請入黨總人數為2181.5萬人,而當中只有9.4%即205.7萬人被批淮入黨。

雖然中共不斷加大入黨難度以阻截或推遲全民黨的產生,但在利欲熏心的驅動下黨員增長率依然是很高的。下面再對比壹下黨員增長率與全國人口增長率的情況:以中共建國初全國總人口約5.42億為基數,按2009年國家統計局公布的13.21億人估算,60年來全國人口年均增長1298萬人,增長率為2.4%。黨員的發展以1949449萬名黨員為基數,至2009年增長到7593.1萬人,60年來黨員人數年均增長119萬人,增長率約為26.5%。黨員占全國總人口的比例,也從1949年的0.83%,增長到2009年的5.75%,到2016年已增長到接近7%。


但只要中共壹天不改變為全民黨,或壹天不回復為中華民國多黨競爭的民主憲政,那麽中共黨員就壹天又壹天地繼續成為壹個特殊階級,並受到那占全國總人口94%的非中共黨員的人仇視。而且說不定哪壹天,這些仇視的目光,就會轉變為憤怒的復仇行動。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