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 習近平的三個情人





時間:2016-01-13 17:23



中共闖入香港綁架李波,據說跟銅鑼灣書店出版大量政治類書籍(禁書)有關,尤其是書店即將出版一本叫《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的書籍,或稱《習近平的六個女人》或《習近平的情人》,據稱涵蓋1985年至2002年的習近平情史(習近平正是在1987年與彭麗媛結婚)。英國《衛報》在李波失蹤前三星期曾經訪問他,當時李波表示:「我想有些人不想看到那本書流出市面,他們抓走與該書有關人士,確保書籍不會出現。」李波又說:該書內容全由桂民海策劃,而當時另外失蹤的三人只不過負責銷售,懷疑他們被擄走是因計劃出版該書。
不論他們計劃何時出版這本書,綜合各方資訊,我相信李波被綁架,極有可能與中共獨裁者習近平對此事的憤怒(以及一眾奴才為主子主動粗暴出擊)息息相關。習近平的情史,顯然是習近平「情感的禁區」。既然他這麼粗暴對付香港人李波,我們就應還以顏色。環時多大膽,我們多大產!直闖習大大「情感的禁區」,掏出目前坊間主要材料,挖掘習大大「情史的牆腳」,然後用「自己的方式」,善用所餘無幾的言論自由,盡情「規避」而又不會跨越「制度的底線」,與讀者分享,供各位調查。當中許多事實真假,雖然有待調查檢證,但是我相信大家有知情權,因此不妨以此作為大家進一步調查研究和「開展工作」的出發點。
在披露習近平的情人之前,有一些關於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基本原則和殘酷現實,還是有必要先予敘明。
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都是思想自由的外在表現,也是人性尊嚴的根本。因此,言論及文章如無造成「明顯而立即的危險」(香港法院則用公眾秩序和比例原則等類似概念及標準來處理),不得禁制。李波等人擬出書談論習近平和他的情人,究竟構成了甚麼樣「明顯而立即的危險」?如果讓大家知道習近平有彭麗媛以外的情人,對於任何人會構成「明顯而立即的危險」嗎?如果有,我們願聞其詳:難道彭麗媛要烹夫?習近平要自殺?習近平要殺死情人?老百姓看到習近平有情人而要殺死他?至少我不太明白,難以理解。如果「國家安全」是指這些事情的話,這個「國家」只是一間紙牌屋,早該滅亡。
更重要的是,即使那些不構成「明顯而立即的危險」的言論偏離事實真相,不但在香港根本沒有刑事責任,而且也不必然構成民事誹謗,因為香港終審法院在鄭經翰訴謝偉俊案中已經擴大了以「公正評論」作為抗辯理由的適用範圍,令「公正評論」可以包括被告基於私人恩怨或個人利益等動機而作出「關於公眾關心事務」的評論。因此,結論很簡單:李波出版習近平情人的書籍,根本沒有刑事或民事責任。言者無罪,聞者足戒。這是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應有之義,一直受到香港法律與國際人權公約所保障。換言之,如果文章內容有虛假情節,也應交由公共理性和自由言論解決,而不是由「強力部門」針對「弱勢人士」訴諸刑罰或賠償來洩憤。
如今中共集團綁架李波等五人,強力鎮壓和一舉轟倒銅鑼灣書店,正是對香港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極端粗暴的踐踏,圖謀殺一儆百,妄想震懾香港。我呼籲香港各界克服恐懼,迎難而上,繼續發聲,弘揚公義,不要讓自己的心靈和言行被邪惡侵蝕。
此外,坊間有人一直強調那些中國大陸政治類書籍是「禁書」。這是一個相當混淆視聽的講法。難道香港當局有規定哪些書是「禁書」嗎?至於大陸當局又有列出過或表示過哪些書是「禁書」嗎?沒有任何法律、政府公開文件或法院判決說過要禁止《習近平的情人》出版,何來「禁書」這個定性?憑甚麼指責李波「你知法犯法」?
然後,有些人還要走出來無恥地說:「黨不愛看到甚麼書流入巿場,你是心知肚明的嘛」。怪哉!這些人還好意思說「法治」,簡直荒謬絕倫。歸根結柢,銅鑼灣書店出版的圖書,既是中國大陸政治類書籍,也是共產黨不愛放任流通的書,但卻不是中共集團早已昭告的「禁書」。即使真的有昭告大眾,也與香港出版業人士完全無關,只與中國大陸的購買者有關。無論如何,事前禁、事後禁、擺明禁、默默禁,都是粗暴侵犯香港公民言論和出版自由的邪惡行徑,大家應該大力聲討,守護人權和法治。
話說回來,眾所週知,習近平的夫人是彭麗媛。我接下來要談的是習近平的初戀小紅、習近平的前妻柯玲玲,以及習近平的舊愛夢雪。涵蓋時間不限於《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一書比較侷限的時間跨度。書中所謂「習近平的六個情人」有無包括她們,而且在上述三人以外又有無其他情人,我暫存而不論。
一、小紅(1969)
早在習近平於陝西延安插隊時,他就有一位初戀情人,早已在2013年3月出版的《博訊》月刊曝光。當時習近平據說是以「英雄救美」這種「自己的方式」奪得女知青的芳心,可是這段初戀只維持三個月,無疾而終。
小紅,父親是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官,擁有「紅色貴族」氣質。習近平與她是同一批知青到延安插隊。習在梁家河,她在樊家溝。1969年春節,當地為來自北京的知青舉辦聯歡晚會,小紅等一批女知青表演藏族舞蹈,婀娜多姿,吸引觀眾。晚會結束後,習近平等男知青用惡作劇方式送她們回窰洞,路上扮鬼扮怪嚇人,然後以「英雄救美」方式奪得她們芳心,當中包括習近平與小紅這一對。這段戀情只維持三個月,習近平因其父習仲勳挨批,而自己就不滿村官歧視,底因是自己受不了上山下鄉體力折磨,憤然離村回京。小紅曾經回京打探習近平的情況,但卻被禁止見面,她無奈留下錢糧獨自返回陝北。半年後,習再回梁家河,「洗心革面」接受「再教育」,但與小紅的戀情卻無疾而終。及至1977年,兩人在北京一個聚會上碰頭,那時習近平在清華大學讀書,小紅已是人妻。習近平對她噓寒問暖,從而得悉小紅丈夫是一位部隊軍官。
這段日子是習近平的青澀歲月。初戀回憶總是美好的。然而,為甚麼當習近平回到了陜北之後,卻不再找小紅,那就不得而知了。雖然這只不過是習近平的私事,但是見微知著,一葉知秋。至於最近這位「知青」是否派人用「惡作劇」方式送李波回大陸,在「大非」上扮鬼扮怪嚇人,然後計劃再以「英雄救波」方式奪得李波及其夫人的歡心?這就很值得大家深思了。
二、柯玲玲(1979-1982)
2015年8月28日,中國大陸微信突然出現一篇題為「《僑報》採訪習前妻柯玲玲」的專訪,指出:柯小明(柯玲玲)是原中國駐英大使柯華(原名林德常)的小女兒,也是習近平的前妻(1979年至1982年),比習近平大兩歲。英國《金融時報》也曾經發表過文章,針對習近平的兩段婚姻(柯玲玲與彭麗媛),披露維基解密的美國外交電報。
綜觀多方資料,習近平與柯玲玲曾經有過一段婚姻。然而兩人生活習性相差太遠,幾乎每天都在爭吵,真可謂「性相近,習相遠」。當柯玲玲重返英國,習近平堅拒前往,最終離婚。那麼,現在柯玲玲人在何方?一說是在英國當醫生和教授,另一說是在香港置過產,然後與父母在北京定居。總之,沒有公開露面,不知所終。
由始至終,我不會批評習近平離婚後再娶、開展兩段婚姻這種個人私事。禮教吃人,吾所不欲。反之,我所關注的是習近平的獨裁嗜權惡性、政治意識形態,亦即:柯玲玲心目中的習近平是怎樣的?
英國《僑報》是這樣寫的:「那時的習近平正競選正定縣委書記,習近平毅然放棄了與柯玲玲一同移民英國的機會,並指責柯玲玲貪戀西方繁華。經多次勸說讓習近平移民無效,兩人最終分道揚鑣。」
「在那個年代,離婚其實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柯玲玲)和習近平的婚姻很短暫,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幾乎沒有共同點,談不上甚麼後悔不後悔的。他以前是一個很執著的人,想幹一番大事業,反正好像我說的話他都聽不進去,所以我才選擇了離婚這條路。距離不可能讓我們產生現實的婚姻和感情。當時我的父親是非常反對的,他總是認為我做事很魯莽。」
「在我去英國的前三年裏,他幾乎每週都打電話給我,你知道那個年代從中國打電話到英國是不方便的,中國還沒有普及電話,條件不比現在,但是我一個電話都沒有接聽過,這讓他非常傷心。我知道他也曾經試圖挽回這段婚姻,我當時是鐵了心了。久而久之,我們也就沒有什麼聯繫了。我知道他心裏還是有這份感情的。 」
「他是一個很有理想的人,我一直認為他很有潛能,但在當時他的潛能對我而言一無是處。」「他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做事是有規劃,有步驟的。我可能會更理想主義一些,畢竟女性都會喜歡懂得浪漫的男人,但是習近平不是,我很多時候覺得他過於刻板,這與我們的成長環境和教育背景有很大關係。」
「他還是國家副主席的時候,我們在深圳見過一次。那是我,我姐姐,還有我父親回深圳掃墓,他當時來深圳考察工作,慰問了我父親,我當時也在,他跟我們全家人握了握手,包括我。其實是很尷尬的一次會面,大概一起坐了半個小時,聊了一些東西,我只覺得他看上去老了許多。」
真真假假,就留給讀者大家思考吧。如果柯玲玲所言屬實,習近平的學識、個性、格局、情緒,也就可想而知了。
三、夢雪(1991以後)
習近平有個「中國夢」,名叫夢雪。這位「首先是中國公民」的夢雪,才是習近平心中真正的「中國夢」。坊間許多關於夢雪的說法,早已一舉粉碎了中共官方的主旋律:「習近平對女人不感興趣,同時也不受女人的喜歡,而且還不喝酒,就像他的許多黨內戰友一樣」云云。小紅、柯玲玲、夢雪,讓習近平的「草食男」謊言不攻自破。
坊間傳聞是這樣說的:習近平在任職福州市市委書記期間,從事歌唱事業的妻子彭麗媛常到各地演出,但習近平卻與福建東南電視台女主播夢雪(本姓馬,真名不詳)關係曖昧。
據百度百科介紹,夢雪是東北姑娘,1989年在瀋陽人民廣播電台開始擔任主持,字正腔圓,播報節目,親切自然,脫穎而出。她主持的《熱線點播》收聽率頗高。1991年,夢雪告別家鄉,南下福建,在中國華藝廣播公司主持《華廣服務台》,獲得全國對台宣傳廣播大賽一等獎。1992年,夢雪編播節目《少男少女》,更獲得同年全國新聞大賽二等獎。1993年,她創作及策劃拍攝的電視散文《在路上》,獲得全國首屆電視散文大賽一等獎,同時開始涉足電視界,主持風扉一時的《音樂潮》節目。1997年,以夢雪本人命名(為當時福建首例)的名人訪談節目《夢雪時間》終於面世,採訪各領域成就卓越的知名人士。夢雪至此兼具集制片人、策劃人、編導、主持人等身分,同年獲得全國主持人金話筒大賽的銅獎。
夢雪這麼順利,後台老闆和床板當然很硬,而這也是眾所週知的「中國邏輯」。後台老闆是誰,已經答案呼之欲出。網上有文章叫《談談我知道的在福建時的習近平》,直指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時「貪財好色」;「貪財」涉及習近平的親信荊福生和吳英;「好色」涉及夢雪。該文指出:大約在1991年底,習妻彭麗媛突然回到福州,一舉把夢雪和習近平捉姦在床,逮個正著。從此以後,習大大和彭嫲嫲長期分居,直到最近幾年為止。然而,習近平既沒因此事而離婚,反而不知收斂,更加明目張膽,在淫聲浪語中自得其樂。看看夢雪在1991年以後如何一帆風順,以及如何「以自己的方式」一柱擎天,就可以猜想出支撐著她的「強力部門」究竟是誰。
傳聞到最後是這樣說的:某日,在當地舉行的一個會議前,習近平親自走到繼任者趙學敏身邊,直言希望他自己「不要把個人情緒帶到工作」。自此之後,有關習近平跟夢雪有染的傳言逐漸沉寂,此恨綿綿無絕期。
有些人的心理往往很奇妙,喜歡此地無銀,終究越描越黑。中共近年爛歌《習大大愛著彭嫲嫲》是這樣唱的:「習大大愛著彭嫲嫲,這樣愛情像神話。彭嫲嫲愛著習大大,有愛的天下最偉大。」試問天底下,哪有正常男人喜歡別人把這些話唱到街知巷聞的?事實上,有些人由於自己親身體驗的婚外情,心裏必定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希望修補、粉飾、鋪張,猛向配偶和旁人展露恩愛、堅貞、無瑕,希望把自己心底深層的幽暗和魔幻蓋過去,希望自己做少一點噩夢。後來,經過坊間輿論連番披露他的情史,習近平心裏那個大窟窿就開始爆發了。所謂「習近平對女人不感興趣」的謊言已經罩不住了。他受不了,派人綁架李波等五人,以洩心頭之恨,然後繼續欺騙大家。如此被人看通看透,他還要自以為是,自掘墳墓,真的很蠢。
「習大大愛過夢嫲嫲,這樣愛情像神話。夢嫲嫲愛過習大大,有愛的天下最偉大。」我想:如果有人敢於戲仿,這樣的歌詞一定熱爆!畢竟,習近平只能綁架活人,無法綁架文字,無法綁架歌詞,無法綁架真相,無法綁架公義。到頭來,他最後才會發現,正是他自己「以自己的方式」綁架了自己,然後把自己釘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妄議中央 ?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