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是他反对邓小平 将仇恨转嫁我

李明在海外媒体发表的文章〈赵紫阳:是他反对邓小平 将仇恨转嫁我〉中说: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生前反对中共动用军队屠杀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参与民主运动的大学生和北京市民,被中共免职并被软禁直至死。据赵紫阳本人的回忆录,以李先念为代表的几个中共元老之所以要发起“倒赵政变”,根本的原因是他们反对改革开放,又不敢公开反对邓,于是将攻击的目标锁定在一心搞改革的赵紫阳身上。

在赵紫阳的回忆录《改革历程》中,赵的谈话录音提到,早在“六四事件”之前的1988年,中共内部就已出现几位中共元老“倒赵”的迹象。赵紫阳特别点名指出,“李先念这个人,可以说是老人中反对改革开放最突出的一个代表。”

2011年2月6日纵览中国网站曾刊发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撰写的〈李鹏证实:李先念是“倒赵政变”的打手兼后台〉一文。姚监复在这篇文章中,综合分析了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李鹏的《六四日记》中记录的有关“六四事件”前后发生的事件后指出,李先念发动倒赵的动乱,确实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的政治动乱,是中共党史上一次真正的非法政变。

据分析,李鹏的《六四日记》中1989年5月8日这一天的日记记录了丁关根和李鹏的一次谈话。据丁透露,早在1988年举行“全国工会代表大会”时,李先念就已经找邓小平“谈了赵紫阳的一些问题”。而(《李鹏六四日记》1989年5月28日的一节日记内容,更披露了李、陈二人为考察接替赵紫阳的“总书记”一职的人选,曾“连续几年”冬季在上海休息,以便就近接触江泽民的内幕。

姚监复据此分析认为,上述情况表明,至少在1989年前的1988、1987、1986年或更早,李先念就同陈云、李鹏就已经策划过打倒现任总书记赵紫阳的宫廷政变,并提出江泽民继任总书记、李鹏任总理的政变后的新班底。而这些内幕恰恰印证了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中指李先念在“倒赵”这件事上“非常卖力、非常积极”,是一个“既站在前台,又是后台的组织者”的判断。(赵紫阳:《改革历程》,第283页)

那么,李先念为何会仇恨赵紫阳呢?赵紫阳在回忆录中说“李先念这个人,可以说是老人中反对改革开放最突出的一个代表。他之所以对我仇视,主要是因为我执行改革开放这一套。他不便公开反对邓,所以集中目标在我身上。”

据记录,当年李先念记恨赵紫阳“只听邓小平的话,不听他李先念的话”,他还曾经让王任重传话给赵紫阳说:“对几个老人的话都要听嘛!不能只听一个人的话!”赵紫阳认为,“这是最明显不过地表明对我(赵紫阳)执行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不满。实际上他的话没法听,因为他是反对改革开放。”

《改革历程》中分析指出,由于文革期间及文革后三年这段时期,都是李先念在主持经济工作,所以他对邓小平否定或不肯定那段时期的经济工作“非常不满意”,因此李先念常说:‘经济工作的成绩不都是改革开放以后搞的,过去也有成绩嘛!过去打下了基础嘛!’”

“李先念那么不择手段、不顾场合、不讲原则地反对我,含有个人感情因素,不仅仅是观点上的分歧,表现出一种仇恨,我认为就是这些原因。”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中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姚监复分析认为,李先念七十多岁时,他的国家主席职位被八十多岁的杨尚昆取而代之,本来他指望和邓小平、陈云一起充当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婆婆”,但是邓小平偏偏说“只有一个婆婆”,连李先念当“婆婆”的权力也罢免了。所以,“气不打一处出”的李先念便把仇恨发泄在赵紫阳身上。

据李鹏的《六四日记》,当邓小平决定罢免赵紫阳的总书记职务后,李先念和薄一波更火上浇油地要求对赵要“一抹到底”。

姚监复在文章中写道:李先念有组织、有领导、有策略地完成了1988年前几年有计划、有预谋的政变目标——打倒总书记赵紫阳,以江泽民取而代之。最终,“李先念成了‘八九风波’中达到预定目标的胜利者,解了心头之恨,在各派、各种群体的复杂而激烈的政治博弈中,李先念为前台兼后台的倒赵司令,是唯一的赢家,学生付出了血的代价,邓小平在道德上彻底输了,只有李先念在暗笑,而且至今未受到舆论的严厉指责。”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