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索罗斯:中国经济增长只有3.5% 硬着陆已不可避免

給爺笑一個 于 2016-1-26 12:41:1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索罗斯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亿万富翁投资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表示,中国经济正在走向硬着陆,此番硬着陆将恶化全球通缩情势,拖累股市,刺激美国政府债券。

    “经济硬着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周四他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接受彭博电视的Francine Lacqua的一次采访中说。“我并非预测,只是客观说明我看到的事实。”

    索罗斯,一位通过股票市场获得240亿美元的惊人财富的精明商人,说他看空标准普尔500指数,大宗商品生产国和亚洲货币,并大量买入美国国债。尽管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有足够的资源管理国内经济衰退带来的影响,但中国的经济衰退还是不可避免的将会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溢出效应,他说。


    这位前对冲基金经理、慈善家与包括双线资本(DoubleLine Capital)的Jeffrey Gundlach和古根海姆公司(GuggenheimPartners Guggenheim Partners) 的Scott Minerd在内的顶级投资者一致警告风险资产的进一步下行。自从2015年6月以来,全球市场上恐慌性抛售蒸发掉16万亿美元股市财富且让大宗商品降低到两十多年来最低水平。今年以来对中国市场的担忧席卷全球市场,市场动荡考验着投资者对中国政府的信心,他们不确定中国政府是否具有在不遭遇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调整经济结构的能力。

    过去战绩辉煌的履历

    匈牙利出生的索罗斯凭借1992年与英格兰银行的一战成名,这场战役中,他重创英格兰银行,净获利10亿美元,并迫使英国不得不让英镑贬值而告终。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他还成功押注德国马克将升值,而同一年日本股市将开始下行。在二十世纪50年代索罗斯在纽约开始他的职业生涯,使他的对冲基金年从1969年到2011年间的平均涨幅保持在约20%,给投资者带来丰厚收益。

    最近几年,他一再警告称,现在的经济形势颇为类似2008年的灾难。2011年9月在华盛顿的一次讨论会上,他说希腊的欧债危机“比2008年危机更为严重。”他本月早些时候重提这种看法,说全球市场正面临一个远比2008年经济危机更严重的危机。

    通缩风险

    虽然索罗斯没有详细说明他对“硬着陆”的定义,但他表示衡量中国目前经济增长率的更准确数字是3.5%,而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第四季度增长6.8%。他补充说,中国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和资本外逃都是硬着陆的信号。中国在最近11个月间出现约8430亿美元的资本外流,据彭博社数据评估。

    中国的经济放缓结合油价的下跌以及竞争性货币贬值,推高了世界各地市场的通缩风险,索罗斯说。这将使2016年市场遭遇非常“困难”的一年,因为这是投资者并不熟悉和习惯的情形,他说。12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下降了0.1%,而中国出厂价格已经出现连续46个月的下降。

    索罗斯说,如果美联储继2015年12月作出近十年内首次提高利率后再一次增加利率他将感到惊讶,尽管美国中央银行今年对未来预期进一步增涨。他表示美联储在提升利率的时候其实犯了一个错误,因为通缩预期已经存在所以消费者不太可能在降低借贷成本的利率环境下增加支出。

    市场底部

    不是每个人都持有如此悲观的看法。投资者可能夸大中国经济放缓对世界上其他国家所带来的影响,并且今年中国经济可能会避免硬着陆,据高盛私人财富管理(Goldman Sachs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邓普顿环球投资有限公司(TempletonGlobal Advisors Ltd.)的基金经理和研究主管希瑟·阿诺德(Heather Arnold),管理海外约420亿美元资产,本周在东京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对全球投资者不应该是一个大问题,她已经增加持股。

    “深度的悲观情绪似乎毫无根据,”阿诺德说。

    周四美国股市从21个月内的最低水平起底反弹,周五这波强势反弹已经蔓延到亚洲市场,上午十点三十二分,摩根斯坦利亚太指数已经上涨2.4%。油价上涨,同时马来西亚林吉特带领新兴市场货币也一路上涨。上证综合指数上升了0.3%。

    虽然资产价格可能会发布一个短期的反弹,索罗斯说,他还没有见到任何市场出现“底部”的迹象。现在入市还为时过早,他说。

    “今年将是艰难的一年,我依旧认为经济会下行,”索罗斯说。“很难找到真正的底部,它总是会被不断刷新。”

    =======================

    人民日报海外版:

    索罗斯挑战人民币不会成功!?

    人民日报海外版1月26日刊发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的文章指出,索罗斯对人民币和港元的挑战不可能成功。

    文章表示,索罗斯向亚洲货币“宣战”,还为中国创造了深化东亚财金合作乃至“一带一路”财金合作的机遇。

    文章强调,目前的东亚货币合作,尚处在以货币互换和回购网为标志的区域融资合作的层面。现如今,新兴市场货币震荡、索罗斯打响对亚洲货币投机性攻击发令枪,对于中国与东亚其他经济体而言,实现从国际融资合作到联合干预汇市甚至开展宏观经济协调的升级,这难道不是一个机遇吗?

    以下为全文:

    向中国货币宣战?“呵呵”

    从去年到今年,有“金融大鳄”之称的索罗斯连续两年成为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最引人关注的风云人物之一。去年,他利用这个平台宣布“永久退休”,不再涉足金融投资的江湖,转而专注其所谓的“政治慈善”;今年,同样是在这个平台上,他却公开向中国“宣战”,声称自己已经大手笔做空亚洲货币。由于他的影响力,国际金融市场上已经存在的波动有所加剧,亚洲货币明显感受到更大的投机性攻击压力。

    然而,索罗斯对人民币和港元的挑战不可能成功——对此,无须怀疑。

    尽管去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下行、股市波动、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但在这个全球经济增速下滑时期,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在大国之中相对较好:去年经济增速相当于美国增速的两倍;中国2015年出口虽然下降1.8%,但全球贸易同期下降10%;中国的产业结构仍在继续升级,新兴先进制造业和新兴服务业仍在成长,而且已经开始在越来越多的领域领行世界……

    上述这些表明,中国的宏观经济稳定性远远好于其他金砖国家和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单纯的经济冲击不可能倾覆中国,中国依然能够保持全球经济大国中相对较好的状况。同时,民族构成和文化传统统一性较高等因素也赋予了中国较高的社会稳定性。

    具体到人民币汇率而言,去年年中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确实小幅贬值,但市场参与者还应当看到,以人民币年均汇价衡量,从1994年的1美元兑8.6187元人民币到2014年的1美元兑6.1428元人民币,人民币对美元已经连续升值近20年,仅仅在2000年出现小幅反复。一种货币对美元持续升值时间如此之长、幅度如此之大实属罕见,如今出现小幅回调实属正常。而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不能永远事实上盯住美元——在这个资本具有高度流动性的世界上,为了取得货币政策独立性,中国愿意而且能够承受汇率一时的、小幅的波动,市场参与者迟早也会认识到并习惯这一点,从而减少当前这样的过度反应。

    从更大背景上看,目前美元对其他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的强势可能会延续较长时间,但对人民币难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中国贸易收支仍然保持持续顺差,且顺差还在扩大;美国经济则已经深陷金融“荷兰病”(某一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衰落)而不能自拔。尽管美国想要重新巩固其实体经济基础,其“再工业化”势头却难乎为继,致使其货物贸易收支随着经济复苏而持续恶化。这一轮美元对人民币的暂时强势,必然会被上述“特里芬两难”(信心与清偿力两难)所打断,而且可以预计的是,这个时间可能不会太长。

    换个角度看,索罗斯向亚洲货币“宣战”,还为中国创造了深化东亚财金合作乃至“一带一路”财金合作的机遇。国际货币合作由低到高分为国际融资合作、联合干预汇市、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联合汇率机制、统一货币五个层次——其深化的直接动力,通常来自投机性货币攻击的压力。

    目前的东亚货币合作,尚处在以货币互换和回购网为标志的区域融资合作的层面。现如今,新兴市场货币震荡、索罗斯打响对亚洲货币投机性攻击发令枪,对于中国与东亚其他经济体而言,实现从国际融资合作到联合干预汇市甚至开展宏观经济协调的升级,这难道不是一个机遇吗?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