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從巴黎恐襲看民主的迫切性



全球的宗教恐怖組織幾乎全部都是在專制國家滋生、紮根成長壯大起來的,因此要消滅宗教恐怖組織,就必須首先消滅滋生宗教恐怖組織的專制國家這一個溫床。否則,如果只是一味地追剿宗教恐怖組織,而放任專制國家的存在,只會治標不治本,到頭來宗教恐怖組織只會越剿越多。

以下是全球十七個最大恐怖組織的基本分類:

其中:

宗教極端組織占七個:1.敘利亞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2.阿富汗基地組織、3.阿富汗塔利班(Taliban)4.黎巴嫩真主党(Hezbollah)5.巴基斯坦虔誠軍、6.索馬里青年党、7.奈及利亞博科聖地。

民族極端組織占六個:1.“埃塔西班牙恐怖組織(ETA))、2.巴勒斯坦哈馬斯(HAMAS)3.斯里蘭卡泰米爾伊拉姆猛虎組織、4.真愛爾蘭共和軍、5.巴勒斯坦阿克薩烈士旅、6.土耳其庫爾德工人党。

共產極端組織占四個:1.日本赤軍、2.義大利“紅色旅”、 3.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陣線(FARC)、4.秘魯“光輝道路”。

從以上的基本分類中可見,民主國家只產生民族極端組織和共產極端組織,並不產生宗教極端組織。這說明民主制度可包容任何宗教,使各種各樣的宗教團體都可以和平相處公平競爭,絕不會產生不可調和的你死我活的宗教矛盾,更不會產生到處發動恐怖襲擊的宗教極端組織。

現今在世界各地製造恐怖活動的組織,主要就是宗教極端組織,比如最近在法國巴黎發動的2天七起連環恐怖襲擊事件的就是一個名為“敘利亞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的宗教極端組織。反而過去經常製造恐怖活動的民族極端和共產極端的組織已經很少製造恐怖事件了。

而以上列舉的這七個全球最大的宗教極端組織,全部都在專制或民主化程度較低的國家中產生和紮根。


所以,只要在產生宗教極端組織的國家裡儘快實行民主制度和提升民主化程度,就能消滅宗教極端組織,從而根絕恐怖活動。而這一個方案就是最佳的治本方案。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