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一言:黨治必定腐敗(2篇)

黨治必定腐敗(2篇)

目錄
黨治必定腐敗
政策反貪腐 制度保貪腐


黨治必定腐敗

張三一言

透明国际公布的“2014年国际清廉印象指数排行榜”公佈:在習近平有聲有色的反腐风暴中,中国排名比2013年下降了20位,由80名降至100名。
這說明甚麼?
學者丛日云在他的《现代法治社会的理想模式及其实现次序》一文中說:“这本身说明,国际上的评估和排名有其局限性”,意思是說國際評估與中國事實不符(但是,丛日云同時更肯定這次評故準確、正確。)。
張三一言認為國際評做準確無錯。
儘管習近平反貪反腐表演得有聲有色,但是,中看不中用,所起的作用無濟於制止貪腐;貪腐比過往更甚、貪腐空前深化廣化惡化。國際根據中國貪腐比2013年更嚴重實情,公允地評定它由2013年下降了20位,由80名降至100名。 

甚麼是腐敗?

這裡說的腐敗,指的是政治腐敗。政治腐敗,現在也常稱「貪腐」,指利用公權力或公職之便,牟取職權以外的私人利益,或做出某些損公害眾、違反社會道德的行為。

民主制度能否治腐敗?

民主法治是共生體。
這個世界上不存在沒有民主作為載體的法治;不存在沒有法治內涵的民主。法治之形之權必須由民主體現;民主體現之義之神就是法治。

因為民主以法治施政行事,而法治功能是限權力保權力,這一功能可能限制權力的腐敗,民主制度限制腐敗的功能是存在的。
但是,現在不是很容易見到民主制度下與專制制度無異的腐敗現象嗎?這怎麼樣解釋?
這種種謂民主制度的腐敗有如下成因。
民主制度初建,未成熟,舊有的新生的專制統治者揚民主大旗行民主其形專政其實的“民主制度”。這種民主腐敗屬必然。
在建成的民主制度中的當權人物基於人性中的劣性和權力自我膨漲本性,會異化民主,在民主中植入專制,以滿足其權力欲。例如鼓動和利用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等等負面情緒,消解人們關注腐敗意志和轉移人們反貪反腐方向;從而給他們貪腐的機會和方便。這只是民主制度中存在有腐敗成分,一般不會嚴重突出。
基於民主制度的多元利益制度化、權力受監督、權力被制衡,所以民主制度有自我克制腐敗的能力。
請注意一個常識,不論專制還是民主的權力本質都是趨向腐敗的。有人提出要信任民主政府的權力,這個要求相當於要求人民信任、接受權力的腐敗和腐敗的權力。作為一個民主人,最低限度要有視所有權力都是罪犯的認識,要像對流氓盜賊一樣對付所有權力。

有必要談談民主制度的法治與腐敗。

民主可能先行於法治,但是,民主內在不可能沒有支撐它的法治;法治可以先行於民主,但是,不可能不携手民主同行於後。

有人熱衷倡導只講法治不講民主,是欺騙;講極權制度下的法治、依法治國、黨內民主等等等肯定是騙世謊言;講沒有法治的民主,是蠱惑人心的偽論。

你的法治還是我的法治?
我的法治是:
第一,所有人立法之上還有一個管立法、管法的體現正義平等的自然法;所有違背這一自然法的人為法都是惡法,也是非法。
第二,法的功能一方面是限制政府、官員權力,另一保護人的權利。法無規定允許的,統治者不可作為;法無規定禁止的民都可自由作為。
第三,法律凌駕一切,沒有特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你們的“法治”是冒牌的,有個給你們冒牌貨專用的名詞:法制。
你們的法制必定叛離和對抗我們的法治。

你們的法制是政府(權力)獨自製定法律,並透過法律來控制人民,人民必須受到法律拘束,但是黨、政府與執政者本身超越法律,不必受到法律限制。用俗話說就是:黨大於法,黨高於法;黨管法,法不管黨。

為甚麼黨治必定腐敗?

常識性的政治規律是: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英國歷史學家阿克頓勛爵)。
黨治特點是無皇(法、權)管黨,黨無法無天;黨權不受任何黨外或下級黨監督。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是共產黨的絕對權力的統治,一黨專政的常態是共產黨黨魁個人的絕對權力的統治;所以,黨治就是有共產黨特性的人治。

根據阿克頓給出的政治規律:人治必定腐敗;共產黨或其黨魁絕對權力的絕對統治就絕對腐敗。

20150825   HK




政策反貪腐 制度保貪腐

張三一言

【澳大利亞國家廣播電臺(SBS)採訪辛子陵。辛的答問文是政策反貪腐,制度保貪腐。目的在緩和人們反黨情緒,蠱誘國人相信在一黨專政制度下可以由壞黨變成好黨,可以由黨建立中國民主。這是救黨派的黨內體制內學者的天職、本份。【】內是張三一言評語。】

辛:知識界一些朋友講,這樣子運動式的反腐不行,得搞制度性的反腐。我就跟他們說,官員定期公佈個人財產,這是制度性的防腐反腐吧?[採訪辛子陵   澳大利亞國家廣播電臺]

【甚麼是腐敗?
現今講的“腐敗”,是指政治上的公權利私有化、利用公權力謀私利。
官員私生活腐化,例如包二三四奶或嫖娼宿妓,如果他們是用其合法收入又沒有用公權力尋性換愛的話,關民鳥事。但是你拿民眾共有的公權力謀私就是傷民害民,人民就非反對不可。

甚麼是制度性反腐敗?
制度性反腐敗基本內容是制度本身與貪腐不相容;制度不產生貪腐且有限制權官貪腐功能。
官員定期公佈個人財產,只是眾多反腐作為中的一個政策而已;這個政策不能等同於制度性反腐。
中共現制度正好相反,它滋生和助長個人或集體的貪腐誘因和動機,也就是滋生和助長個人或集體本身;從而助長個人或集體濫用公共權力牟取私利的腐敗行為。現在中共國無官不貪無官不腐,全國腐敗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直接產物。

在貪腐的制度中,想用貪腐制度頒佈反貪腐政策以保護貪腐制度,這叫做:政策反貪腐 制度保貪腐。 】  

辛:對。根本問題是要進行制度改革,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沒有制度的制約和制衡,沒有有效的監督機制,沒有民主憲政,那是不行的。

【實行民主憲政取代一黨專政制度,這才是徹底解決制度性腐敗最要害最根本的問題。怎麼可以把公佈財產等具體的政策性措施與之等價齊觀?但是救黨學者辛子陵對民主憲政點到即止,不敢真談。他們的責任是救黨,他們談的是諸如一黨憲政、黨內民主、協商民主之類的假大空。要是真的談民主憲政,就是要救黨分子辛子陵告訴國人怎麼樣改制。怎麼樣亡黨。辛子陵會幹嗎?】

周:其實我們也在坊間聽到一些議論,說還會有大老虎。但是,也有人認為不大可能,因為最大的老虎就是共產黨本身。如果撼動最大的老虎,等於把自己的根基摧毀了。這是否反映了一些人的憂慮。
辛:這是把制度問題和具體人的問題糾纏在一起了。制度當然要解決,但制度是人定的,是要人來執行的。只有把擋道的人,把妨礙政治體制改革的人弄掉了,好的制度、新的制度,才能建立起來。 

【完全本末倒置。在產生壞人的制度裡怎麼能用清理壞人的辦法建立好制度?
在出產壞人制裡,壞人是清除不了的,或者說弄掉壞人遠沒有出產壞人來得多和快。在產生壞人的制度裡靠弄掉壞人來建立好制度,這就好像流出毒水的源頭要在沿流淘乾毒水一樣的愚蠢不堪的作為。
還要看到清除壞人的人本身也是壞人,只是我這一撥壞人清除你那一撥壞人而已;即使清它百年千年萬年還是壞人當道。】

周:在共產黨的歷史上還真沒有過這麼大的反腐動作。用普通人的話來說,這使共產黨相當沒面子,也會損害共產黨的權威。
辛:這個事情看怎麼說。如果習近平把困擾全黨、全國的腐敗問題解決了,使中國變成一個公正清明的社會,這是相當有面子的事情,相當光彩的事情。 

【這個如果是永遠不可能成為事實。用“如果”騙人最是無本萬利的生意。
共產黨一黨專政:把公權力變成為黨的私權力,這本身就是極大腐敗,或者說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腐敗實體。除非先革掉共產黨的一黨專制獨裁性,變成民主黨?(這當然又是一個如果)這有可能嗎?】

周:習主席大規模的反腐使人震撼。但回顧歷史,清乾隆之後,到了嘉慶那一朝,把當時富可敵國的大貪官和珅賜死,還懲辦了一批貪官,然而清朝還是衰敗下去了。評論認為這是清王朝從內部腐爛了。您覺得這與習近平反腐有可比性嗎?
辛:如果只反腐,搬倒幾個大貪官,不進行制度建設,今天揪出周永康,一、二十年之後,還可能出王永康、張永康。關鍵是反腐的下一步,把妨礙政治體制改革的大老虎搬倒以後,一定要進行制度建設,一定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據我的瞭解,四中全會的主題是依法治國。習近平最近強調,要依憲治國,依憲執政,是憲法的“憲”。落實憲法,建立憲政,這是習近平治國的藍圖。

【 不知道辛子陵是有心還是無意,共產黨有憲政?共產黨憲法和現行執法以及執法傳統都是黨大於法,憲不及黨;黨製憲用憲,憲法只是黨的工具而已。
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和法律與憲政絕不相容;有一黨專政就沒有憲政、有憲政就不容一黨專政。一黨憲政是光天化日下的騙人鬼話!】

20150825   HK

辛子陵(1935年-)原名宋科,中國傳記作家,中共黨史學者。其七十萬字的著作《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批評中國共產黨前領導人毛澤東,導致其在中國大陸引發爭議。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