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蔣經國死後留下了多少遺產?(圖)







簡陋的民國總統辦公室(網絡圖片)
老南京都知道,總統府在漢府街。如今,門牌號碼是長江路292號。大門上“總統府”幾個字在1960年代被鏟掉了,如今又補了回去。

走進總統府大門,眼前是數十米的筆直走廊,兩側有禮堂、外賓接待室、總統休息廳及參事處、文官處等。走廊盡頭,後院里有棟西式樓房,以林森的號命名為“子超樓”。別看貌不起眼,當年是國民政府的中樞,總統辦公室就在樓內。
簡陋的總統辦公室
蔣介石的辦公室在二樓119,副總統李宗仁在對面118房間辦公。據說,李宗仁看見蔣介石就躲,極少來上班,而蔣委員長則天天報到,從不缺席。1949年蔣介石下野之後,李代總統才經常來總統府,依然在老屋子裡上班,從來沒有坐進蔣介石的辦公室去。
蔣介石的辦公室只有30多平米,靠牆幾個文件櫃,一張辦公桌,幾把椅子,所用傢具極為普通,遠不如當今一個政府部門副科長的辦公室闊氣,辦公面積也遠不如當今一個政府部門的科長。
蔣介石上班的“子超樓”辦公樓只有一部老掉牙的電梯,嘎嘎作響,恐怕很少有人敢乘坐。1940年代末期,上海國際飯店的電梯已經相當先進了。據說,蔣介石從來不坐電梯,走上走下。電梯是給來訪的老先生們準備的。
三樓會議廳,在這裡召開過許多次重要的國務會議。會議桌上擺放着普通的蘭花茶杯,牆上掛着孫中山寫的橫幅“推心置腹”。在大會議室,牆上交叉掛着國民黨的黨旗。孫中山先生的照片下,掛着他手書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是孫中山畢生的理想。
蔣家孤寡老人靠政府補貼過日子
在大陸人的思維定式中,國民黨四大家族貪贓枉法幾成定論。只要提到蔣介石政權,頭腦中第一個印象就是貪污腐敗,鋪張浪費。看到蔣介石的辦公室之後,這一指責站不住了。
當然有人說時代在進步,但鄉政府比總統府進步到豪華無比的程度,就無法解釋。
若說富裕,早在1980年代,台灣比大陸富裕得多,就是現在,台灣的國民所得也是大陸的數倍。蔣經國去世以後,他在台北的故居已經對外開放。設備傢具之簡陋令所有參觀者感動。
現在,蔣家第四代已經完全退出政壇,他們需靠自己努力工作才能謀生。對於蔣家的一些孤寡老人,台灣政府不得不定期給予一些補貼。蔣介石活着的時候,不喝酒,不抽煙,連茶都不喝。隨着時間消逝,指責蔣介石本人及其家族貪污腐敗的聲音,已不大聽得到了。
宋美齡一生不問金錢事
蔣介石的清廉已有了結論,那麼就看其妻宋美齡。宋美齡一生不問金錢事,自1991年赴紐約定居後,只有一次問起外甥孔令儀:“錢夠用嗎?”孔令儀回答說,放心,夠用的,此後宋美齡再也沒有過問金錢之事。
宋美齡初時與小外甥女孔令偉同住長島孔家老宅蝗蟲谷,房子是大姊宋靄齡、孔祥熙夫婦買的;孔令偉1994年過世後,因長島住宅太偏僻,冬天下雪不方便,孔令儀便勸宋美齡搬往曼哈頓住,但所住公寓為孔令儀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因此宋美齡在紐約並無房產。
而宋美齡在台灣也沒有任何房地產。惟一擁有的一棟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齡1927年在上海與蔣介石結婚時的陪嫁。這幢房子當時在法租界霞飛路(現南京路)附近。這是宋美齡生前惟一的房產。
宋美齡一生不會賺錢、更不管錢,身後僅留下12萬美元銀行存款,由孔令儀代管,此外別無其它資產;宋美齡晚年在紐約,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貴的醫藥費用,均由孔家出錢。實際上,宋美齡借住的紐約長島住宅,在幾十年前由孔家購買時還是非常便宜的。該孔宅1998年被拍賣,也不過賣了3百萬美元。
蔣方良沒錢回國探親
蔣方良是蔣經國的夫人,也是蔣家第二代最後謝世的人。1978年3月21日,蔣經國繼承蔣氏大統後,蔣方良從當年的副廠長夫人,成為台灣的第一夫人。但是在生活上,蔣方良一直保持着低調,她鮮少在媒體露面,台灣百姓對她極為陌生。她與一位平凡無怨的主婦毫無不同,當丈夫經常加班或出差時,她只管把家庭照料好,雖有傭人,卻常親自動手洗窗帘。
蔣方良和蔣經國一樣,生活上不改當年在蘇聯烏拉山區的簡樸習慣。1988年1月13日,她陪伴了53年的丈夫蔣經國永遠離開了她。在蔣經國去世後的歲月蔣方良的生活更為不堪。由於蔣經國素來清廉,素來沒有什麼積蓄。她僅僅靠蔣經國去世前補發的20個月的俸額115.2萬元台幣為生。經濟的拮据使之欲往美國散心和回白俄羅斯探親都不能成行。
蔣方良在1992年接見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正、副市長時,二位市長邀請她回故鄉看看。蔣方良回答說,自己現在沒有錢,所以沒法回去,這讓二位市長驚嘆不已。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