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民主社] 「大逃港」的感人時刻 --

        Cartesian Quo 8月8日 4:00   「大逃港」的感人時刻 -- 62年港人為救大陸饑民躺在車前阻止遣返 https://www.facebook.com/KanZhongGuo.web/photos/a.146495592046101.23543.139819436047050/1013814398647545/?type=1&theater 外來的蘇維埃政權於1949年在中國境內建國後,整個中國不久便變成了「人間地獄」!上世紀50至70年代,在深圳河與香港島之間,中國出現了歷時最長、人數最多的偷渡潮,史稱「大逃港」。30年內約有250萬中國大陸居民冒死越境逃至當時的英屬殖民地香港。成功者,活至今天,揭開了這段血淚歷史;慘烈者,或葬身怒海,或客死途上,再也沒有機會講述自己的故事。 商務書局有售的《大逃港》中寫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綿延三十年不斷的深圳河邊的大外逃——中國的農民、工人、知識份子、幹部、軍人……無法忍受'左禍'帶來的『反右、四清、文革、大饑荒等種種政治和經濟』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槍彈之下冒著生命危險,強行偷渡深圳河,逃亡香港的自由世界!」30年間從未停止。 【62年港人為救大陸饑民躺在車前阻止遣返】 1950年至1970年,20年間約125萬人逃港,以後每年逃港人數萬餘。無數逃港者喪命於深圳河邊,鐵絲網下。1959年—1962年,三年大飢荒期間,逃港達到高潮。1962年5月5日,廣東省委書記陶鑄下令,撤除崗哨,放開邊境,讓大陸饑民自由赴港,至5月25日,中央下令關閉邊卡,半個多月時間,約30萬人赴港。入港者,風起雲湧,扶老攜幼,奔向求生之路。邊卡關閉那天,堵截收容遣送逃港者51,395人。 【港府堵截收容遣送偷渡者的態度,引發「華山救親」】 香港政府早期不承認逃港者的居民身份,但對偷渡者並不拒絕,所謂「抵壘政策」。到1980年中英雙方簽訂協定後,就「即捕即遣」了。 在未實施「即捕即遣」前,當年的「華山救親」是一宗轟動感人的事件。1962年5月,30,000多逃港者被滯留在香港境內的「華山」。據香港媒體的統計,平均一個逃港者,能與10名香港的親人、同鄉、同學、朋友發生聯繫,這等於牽動著30萬香港市民的心——在香港當時的300萬人口中,平均每10個人裡就有一個人要為華山山頭的情況擔心。 港府調集了數千名軍警,開始大規模的驅趕與抓捕。與此同時,先後有10多萬名香港市民,帶著食品和飲水趕到華山支持與保護這些逃港者。當晚,香港幾乎所有的娛樂場所都自動熄燈關門,以示抗議。幾乎所有媒體都停播娛樂節目,關注電臺現場直播的華山狀況。 許多香港員警也不忍心抓捕這些人,甚至有員警不聽命令,與逃港者擁抱在一起流淚。最後,在「不行動者作抗命論」的指令下,員警才終於開始執行命令,將這些逃港者強行拖到山下早已準備好的數百輛汽車上,準備第二天遣送回內地。 第二天,數百輛遣返逃港者的汽車排成長龍駛來,突然,數百名香港市民跳到馬路中間,躺在地上,擋住汽車。人群中喊聲四起:「快跳車啊!你們快走!你們回去又要受苦!」市民手裡拿着麵包餅乾,呼喊不停,香港震動了,比杜甫筆下的「咸陽橋哭聲直上干雲霄」的場面更浩大,更感人!突然,成千上萬的香港市民,跳到馬路當中,躺在高溫的路面,擋住了汽車,向著車上呼喊:「跳車呀!逃跑呀!」並指引逃跑路徑,許多逃港者紛紛跳車逃跑! 據事後統計,又有近千名逃港者,在周圍香港市民的掩護下逃離了現場。很多人揮淚送糧給車上被遣返的同胞,而攔車事件也確實使一些人逃過被遣返的厄運。根據事後的統計,大約有一半的逃港者,在市民們的掩護下逃入市區。 【中共當局對偷渡者的態度,最終催生了「改革開放」】 當時中共政權採取的態度是:「堵、疏、放」。一開始,中共把逃港定為叛國投敵,派遣邊防軍和狼狗抓捕,即「堵」。後來又採取「思想教育」的辦法,即「疏」。 具體有「憶苦思甜,新舊社會對比」,動員群眾與香港親人斷絕關係,鼓動親屬揭發檢舉。再來的就是「大唱紅歌、讀《毛語錄》、演街頭劇、看樣板戲」,以及說資本主義不好,「紙醉金迷、沒有人性」等的思想教育。當時身為劇團演員,飾演洪常青的歐陽東說,「街頭劇演得很逼真感人地說『一個女孩子逃到香港後死在街頭。』結果很多人被感動得表示不潛逃。」 【內地當時不斷對香港進行「醜化宣傳」】 【官方發佈《人間地獄——香港》】 事實上,內地當時不斷對香港進行「醜化宣傳」。官方曾發過一份檔,叫《人間地獄——香港》,其中是這樣描述的:一、香港是世界上最荒淫的城市;二、香港黑社會橫行;三、香港是最大的制毒販毒基地;四、香港自殺者是世界上有數的…… 後來,人們才從各種途徑瞭解到香港的生活不是宣傳的那樣在水深火熱之中,而是生活品質比內地高出許多倍。香港六、七十年代經濟高速發展,居民已經用上了電視機、洗衣機的時候,大陸許多百姓卻連飯都吃不飽。當人們明白中共的宣傳都是假的、是造謠時,謊言再也欺騙不了民眾,他們紛紛潛逃。歐陽先生說,「連那些演劇的演員都逃了,他們劇團更一個不剩。」 1962年,《人民日報》曾委派一個記者來到深圳。他想搞清楚,這兒究竟發生了什麼。一個當時負責接待這個記者的當地官員向陳秉安回憶,他為這個記者辦理了一張《過境耕作證》,派一位會粵語的公安科長陪同,隨著逃港的群眾,前往香港九龍。但這個記者在香港看到的,並非如此。他和逃港者聊天,對方哭著說:「我們也是黨員啊!對不起党,對不起祖國,給社會主義丟了人,可我們實在沒辦法啊!...」他才第一次弄明白了,香港人並非像宣傳的那樣,「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的生活水準,比內地高出了許多倍。回到深圳後,這個記者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閉門不出。他先後寫了4篇《內參》,把自己看到和認識到的情況向中央報告,希望執政者能從大逃亡中「吸取教訓,反思歷史,調整政策」。 當中共發現大勢已去,再也無法欺騙明白真相的民眾,無法阻擋民眾逃港時,中共只得採取「放」的政策。 半年以後,原本鐵板一塊的政策,開始有所鬆動。據說,有國家領導人指示,對逃港者「放寬不究」,並且禁止邊防部隊向逃港者開槍。與此同時,內地開始「通過香港購買糧食,饑荒有了一定程度的緩解」。 但這樣的政策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在此後的十餘年裡,依然發生了多次大規模的逃港浪潮,各級政府對此似乎也束手無策。 1978年,當時的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習仲勳主政廣東後,經過大量的走訪,親身感受到了當地居民對提高生活水準的渴望。他意味深長地說:「說得再多,都是沒用的,把人民的生活水準搞上去,才是唯一的辦法。不然,人民只會用腳投票。」由此,可能亦間接誘發了中共「改革開放」的念頭。 動態時報相片 【62年港人為救大陸饑民躺在車前阻止遣返(組圖)】 中共建政後,許多大陸居民,無法忍受歷次政治運動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槍彈的威脅下,冒着生命危險,強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間從未停...       讚     留言    
   
 
   中華民國民主社
 
   
   
 
 
   
Cartesian Quo
8月8日 4:00
 
「大逃港」的感人時刻 --
62年港人為救大陸饑民躺在車前阻止遣返
https://www.facebook.com/KanZhongGuo.web/photos/a.146495592046101.23543.139819436047050/1013814398647545/?type=1&theater

外來的蘇維埃政權於1949年在中國境內建國後,整個中國不久便變成了「人間地獄」!上世紀50至70年代,在深圳河與香港島之間,中國出現了歷時最長、人數最多的偷渡潮,史稱「大逃港」。30年內約有250萬中國大陸居民冒死越境逃至當時的英屬殖民地香港。成功者,活至今天,揭開了這段血淚歷史;慘烈者,或葬身怒海,或客死途上,再也沒有機會講述自己的故事。

商務書局有售的《大逃港》中寫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綿延三十年不斷的深圳河邊的大外逃——中國的農民、工人、知識份子、幹部、軍人……無法忍受'左禍'帶來的『反右、四清、文革、大饑荒等種種政治和經濟』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槍彈之下冒著生命危險,強行偷渡深圳河,逃亡香港的自由世界!」30年間從未停止。

【62年港人為救大陸饑民躺在車前阻止遣返】

1950年至1970年,20年間約125萬人逃港,以後每年逃港人數萬餘。無數逃港者喪命於深圳河邊,鐵絲網下。1959年—1962年,三年大飢荒期間,逃港達到高潮。1962年5月5日,廣東省委書記陶鑄下令,撤除崗哨,放開邊境,讓大陸饑民自由赴港,至5月25日,中央下令關閉邊卡,半個多月時間,約30萬人赴港。入港者,風起雲湧,扶老攜幼,奔向求生之路。邊卡關閉那天,堵截收容遣送逃港者51,395人。

【港府堵截收容遣送偷渡者的態度,引發「華山救親」】

香港政府早期不承認逃港者的居民身份,但對偷渡者並不拒絕,所謂「抵壘政策」。到1980年中英雙方簽訂協定後,就「即捕即遣」了。

在未實施「即捕即遣」前,當年的「華山救親」是一宗轟動感人的事件。1962年5月,30,000多逃港者被滯留在香港境內的「華山」。據香港媒體的統計,平均一個逃港者,能與10名香港的親人、同鄉、同學、朋友發生聯繫,這等於牽動著30萬香港市民的心——在香港當時的300萬人口中,平均每10個人裡就有一個人要為華山山頭的情況擔心。

港府調集了數千名軍警,開始大規模的驅趕與抓捕。與此同時,先後有10多萬名香港市民,帶著食品和飲水趕到華山支持與保護這些逃港者。當晚,香港幾乎所有的娛樂場所都自動熄燈關門,以示抗議。幾乎所有媒體都停播娛樂節目,關注電臺現場直播的華山狀況。

許多香港員警也不忍心抓捕這些人,甚至有員警不聽命令,與逃港者擁抱在一起流淚。最後,在「不行動者作抗命論」的指令下,員警才終於開始執行命令,將這些逃港者強行拖到山下早已準備好的數百輛汽車上,準備第二天遣送回內地。

第二天,數百輛遣返逃港者的汽車排成長龍駛來,突然,數百名香港市民跳到馬路中間,躺在地上,擋住汽車。人群中喊聲四起:「快跳車啊!你們快走!你們回去又要受苦!」市民手裡拿着麵包餅乾,呼喊不停,香港震動了,比杜甫筆下的「咸陽橋哭聲直上干雲霄」的場面更浩大,更感人!突然,成千上萬的香港市民,跳到馬路當中,躺在高溫的路面,擋住了汽車,向著車上呼喊:「跳車呀!逃跑呀!」並指引逃跑路徑,許多逃港者紛紛跳車逃跑! 據事後統計,又有近千名逃港者,在周圍香港市民的掩護下逃離了現場。很多人揮淚送糧給車上被遣返的同胞,而攔車事件也確實使一些人逃過被遣返的厄運。根據事後的統計,大約有一半的逃港者,在市民們的掩護下逃入市區。

【中共當局對偷渡者的態度,最終催生了「改革開放」】

當時中共政權採取的態度是:「堵、疏、放」。一開始,中共把逃港定為叛國投敵,派遣邊防軍和狼狗抓捕,即「堵」。後來又採取「思想教育」的辦法,即「疏」。

具體有「憶苦思甜,新舊社會對比」,動員群眾與香港親人斷絕關係,鼓動親屬揭發檢舉。再來的就是「大唱紅歌、讀《毛語錄》、演街頭劇、看樣板戲」,以及說資本主義不好,「紙醉金迷、沒有人性」等的思想教育。當時身為劇團演員,飾演洪常青的歐陽東說,「街頭劇演得很逼真感人地說『一個女孩子逃到香港後死在街頭。』結果很多人被感動得表示不潛逃。」

【內地當時不斷對香港進行「醜化宣傳」】
【官方發佈《人間地獄——香港》】

事實上,內地當時不斷對香港進行「醜化宣傳」。官方曾發過一份檔,叫《人間地獄——香港》,其中是這樣描述的:一、香港是世界上最荒淫的城市;二、香港黑社會橫行;三、香港是最大的制毒販毒基地;四、香港自殺者是世界上有數的……

後來,人們才從各種途徑瞭解到香港的生活不是宣傳的那樣在水深火熱之中,而是生活品質比內地高出許多倍。香港六、七十年代經濟高速發展,居民已經用上了電視機、洗衣機的時候,大陸許多百姓卻連飯都吃不飽。當人們明白中共的宣傳都是假的、是造謠時,謊言再也欺騙不了民眾,他們紛紛潛逃。歐陽先生說,「連那些演劇的演員都逃了,他們劇團更一個不剩。」

1962年,《人民日報》曾委派一個記者來到深圳。他想搞清楚,這兒究竟發生了什麼。一個當時負責接待這個記者的當地官員向陳秉安回憶,他為這個記者辦理了一張《過境耕作證》,派一位會粵語的公安科長陪同,隨著逃港的群眾,前往香港九龍。但這個記者在香港看到的,並非如此。他和逃港者聊天,對方哭著說:「我們也是黨員啊!對不起党,對不起祖國,給社會主義丟了人,可我們實在沒辦法啊!...」他才第一次弄明白了,香港人並非像宣傳的那樣,「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的生活水準,比內地高出了許多倍。回到深圳後,這個記者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閉門不出。他先後寫了4篇《內參》,把自己看到和認識到的情況向中央報告,希望執政者能從大逃亡中「吸取教訓,反思歷史,調整政策」。

當中共發現大勢已去,再也無法欺騙明白真相的民眾,無法阻擋民眾逃港時,中共只得採取「放」的政策。

半年以後,原本鐵板一塊的政策,開始有所鬆動。據說,有國家領導人指示,對逃港者「放寬不究」,並且禁止邊防部隊向逃港者開槍。與此同時,內地開始「通過香港購買糧食,饑荒有了一定程度的緩解」。

但這樣的政策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在此後的十餘年裡,依然發生了多次大規模的逃港浪潮,各級政府對此似乎也束手無策。

1978年,當時的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習仲勳主政廣東後,經過大量的走訪,親身感受到了當地居民對提高生活水準的渴望。他意味深長地說:「說得再多,都是沒用的,把人民的生活水準搞上去,才是唯一的辦法。不然,人民只會用腳投票。」由此,可能亦間接誘發了中共「改革開放」的念頭。
動態時報相片
【62年港人為救大陸饑民躺在車前阻止遣返(組圖)】 中共建政後,許多大陸居民,無法忍受歷次政治運動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槍彈的威脅下,冒着生命危險,強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間從未停...
 
   
   留言
 
 
   
   
 
查看貼文
   
編輯電子郵件設定
 
   
   
回覆這封電子郵件來回應這則貼文。
 
   
   
 
這則訊息送到 hpdashan@gmail.com 。 如果你日後不想收到來自 Facebook 的這些電子郵件,請取消訂閱
Facebook, Inc., Attention: Department 415, PO Box 10005, Palo Alto, CA 94303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