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中國:習近平是亡黨之君,還是開創新局?


  • 2015年 6月 29日
  •  
  •  網友評論
今年七一,是中共建黨94週年。因為不是逢五逢十,官方不會大張旗鼓地紀念,面臨各種生存壓力的中國民眾更不會有多少人在意這個日子。它只是提醒人們一個事實:中共離「百年老店」的門檻只有一步之遙。如同一個人的生命週期一樣,中共經歷了從誕生、青少年和壯年時期, 現在已進入風燭殘年,百病纏身,來日無多。
應該說,習近平上台前對中共的現狀是很清楚的,知道共產黨深入骨髓的腐敗已經失去民心,黨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他不想做亡黨之君。習上台後,用「中國夢」開局,宣稱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並下大力反腐,企圖扭轉頹勢,再造共產黨,使其起死回生,在中共建黨100週年的時候,告慰以毛澤東為首開創紅色江山的父輩。
作為紅二代出身的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這樣的想法可以理解,借反腐震懾官場,樹立個人權威也無可厚非。可惜的是,他昧於大勢,反腐的目的和採取的方式,與世界潮流和人心所向背道而馳——反腐只是為了救黨保權,只反貪官(老虎蒼蠅),不反皇帝(一黨體制),現在已經騎虎難下。

習近平的困境

習近平面臨的根本困境是,黨國體制是產生腐敗的制度根源,而他本人恰恰就是這一體制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本來反腐有強大的民意基礎,民心可用,但習近平怕危及一黨天下,不敢動用民間道義資源,反而把要求公示官員財產的活躍人士抓進監獄,結果只是習王兩人與整個官場孤軍作戰,雖然佔有道義上的制高點,卻缺乏體制內的支撐力量,勢單力孤。這種首鼠兩端的做法,既挫傷了民心,又得罪了整個官場,兩頭失塌,裏外不是人,陷入「不反腐亡黨,反腐也要亡黨」的兩難困境之中。
null
習近平不想做亡黨之君
本來,習近平凖備重判周永康,借其項上人頭,來震懾官場,彰顯鐵腕反腐的決心,但遭遇滑鐵盧。對周永康來說,其實判死緩和無期並沒有什麼實質區別,但黨內高層就是不買習的賬,由此可見習王的孤立,不得不做出妥協,高層反腐到此為止。在此之前,反腐已經受到黨內各方的抵抗和反彈,顯示出大局逆轉的跡象——先是兩會期間曾慶紅的秘書高調反擊中紀委「慶親王」的影射文章;接著,郭文貴在海外揭胡舒立的隱私,影射王岐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成為大局逆轉的重要節點,此後高層反腐戛然而止。
除了來自黨內的抵抗之外,令反腐大局逆轉的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經濟全面下滑,實體經濟一片蕭條,長期積累的房市泡沫、地方債務泡沫、內貶外升的虛假匯率三大問題逼近同時爆發的臨界點,經濟已成為壓倒一切的問題。更讓問題雪上加霜的是,習王反腐得罪了整個官場,集體懶政怠工不作為已經成為官場的「新常態」。在這種情況下,習王不得不調整反腐的力度,軟硬兼施,說服官員以大局為重,為黨分憂。
但是,習王鐵腕反腐破壞了多年來中共官場的潛規則,重搞毛時代的你死我活,一人落馬,全家遭殃,讓中低層官員感到心寒,離心離德,表面上敷衍,實際並不真出力。「一帶一路」雷聲大雨點小,遲遲落實不了就是例子,急得李克強幹著急沒有辦法。而在黨內高層,習王反腐幾乎得罪了所有的人,特別是以反腐為名集權,摻雜私貨,為了扶植習家軍在中共十九大上位,把擋路的團派和江派綁在一起打,炮製周、薄、徐、令「新四人幫」的做法,受到高層各派的聯手抵制,處境相當孤立。

反腐能否救黨?

習近平雖然大權在握,反腐也佔據道義的制高點,但中共官場幾乎沒有一個人的屁股是乾淨的,反腐動了官場所有人的蛋糕,與整個體制為敵。如果不從改革政治制度入手,反腐只是在挖黨的牆角,自毀形像。借用最近《中國紀檢監察報》的說法是「反腐敗是把雙刃劍,打的是違紀違法黨員幹部,疼的是組織,損害的是黨的形像。」因為大家都在共產黨這條船上,把船弄翻了,誰也不會答應。這就是習王反腐表面上轟轟烈烈,實際上孤掌難鳴,受到眾多制肘反撲,搞不下去的原因。
null
習王鐵腕反腐破壞了多年來中共官場的潛規則
習近平鐵腕反腐,攪動了江胡時代的一潭死水,已經沒有退路。中共高層內部已經為此撕破了臉,目前達成的妥協只是暫時的平衡,隨時可能打破。習近平以反腐開局,為了救黨,反而危及了共產黨統治的穩定。如果反腐不了了之,習近平的新政也就壽終正寢了,而且打虎不成,反被虎噬,勢必遭到反對勢力的清算,這是習近平現在最大的心病。
習近平生逢末世,心高命薄,雖想力挽狂瀾,但志大才疏,缺少歷史的大視野,囿守一黨之私,沒有勇氣開創新局。他上台後在內政外交上四面出擊,八面樹敵,幾乎得罪了中國社會各個階層,人權狀況急劇惡化,老百姓非但沒有得到反腐的實惠,反而受到各種打壓,生計上陷入困境,黨內外人心思變。習近平雖然不想做亡黨之君,但這種搞法,明顯逆歷史潮流而動,已經把上台時的一盤好棋走成死局,照這樣下去,能不能撐到中共建黨100週年,只有天曉得。
(責編:董樂)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