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解放戰爭”五大特征



華鐘
來源:(黃花崗雜誌)

內容提要

所謂的解放戰爭,是名不符實的瞞天過海、欺世盜名的荒謬之談。本文以充分的事實論證了這場戰爭是一場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戰爭;是一場內奸賣國的戰爭;是一場踐踏舉世公理和正義的戰爭;是一場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所左右的戰爭;是二戰後法西斯戰爭與反法西斯戰爭的繼續。

一,逆歷史潮流而動

 抗戰勝利後至毛澤東建政,中共稱其為解放戰爭時期。試問,這場戰爭要解放誰?又解放了誰?是解放中華民族還是全中國的人民?
中華民族在蔣介石領導下的抗日戰爭中已經從日本的鐵蹄下解放了。1943111日,中美、中英分別於華盛頓和陪都重慶簽署“平等新約”,廢除英美在中國的“治外法權”。《中美新約》、《中英新約》簽署後,其它國家亦予仿效,抗日戰爭為中華民國爭得了國際平等地位,收復了台灣、金門、媽祖、澎湖列島,建立了太平岛为主岛的南海疆域370平方海里,成為聯合國的五大創始國之一和世界和平理事会五大常務理事國之一,中華民族崛起了,在世界列強的眼裡,她不再是東亞病夫,而是以巨人的形象屹立在東方,她像東方雄獅覺醒了,在世界的地平線上站起來了。
所以說,這場戰爭是為了中華民族的解放而戰是不成立的。
這場戰爭是為了解放全中國的人民嗎?在八年抗戰中,中國軍民在國民政府委員長蔣介石的領導下,他們以極大的熱情、忘我的和無私的自我犧牲精神保家衛國,浴血奮戰了八年,抗戰勝利後,他們正在歡欣鼓舞地慶祝抗戰勝利,沉浸在無比的喜悅中。他們慶祝中華民國地位的提高和民族的崛起,期盼著未來的幸福,他們發自內心地高呼著中華民國萬歲,蔣委員長萬歲,蔣介石的威望如日中天。
抗戰勝利後,中國人民正在國民政府領導下按照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結束一黨專制、實施軍隊國家化的和平建國方針,研究和制定中華民國憲法,全國人民將超越亞洲任何其他國家而首先獲得充分的民主與自由,這不是空話,更不是政府對人民的欺騙,而是中日戰爭爆發之前國民政府一切工作的延續,人民看到了國家的希望和未來,感受到家庭的溫暖,這正是中國人民抗戰八年,保家衛國之激情經久不衰的動力。又何須發動一場新的戰爭“解放”人民?
然而,抗戰勝利後,一場新的、規模空前強大的、滅絕人性的殘酷的戰爭確實爆發了,這是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之內奸毛澤東在帝國主義蘇俄與德黑蘭會議上出賣中國的二戰盟友美英兩國首腦的支持與援助下而發動的又一場背叛中華民族、將中國人民置於共產黨專制獨裁制度下充當奴隸的戰爭。
這場戰爭從開始到結束有四年之久,中國人民繼日本侵略戰爭之後總共飽受了18年戰爭的殺戮和蹂躪之苦。戰爭結束後,中國失去了歷史上屬於中國的1565000平方公裡的外蒙古, 17萬平方公裡的唐努圖瓦(唐努烏梁海),7.64萬平方公裡的庫頁島及其周邊群島;中國大陸剩下960萬平方公裡的土地也成了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後花園,中國大陸成了蘇俄的附庸;中國被肢解為蒙古人民共和國、俄屬圖瓦蘇維埃共和國,俄屬庫頁島及其周邊群島,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的大陸)和中華民國的台灣還有香港、澳門等政治信仰不同的兩岸三地。中國人民從此在一黨專制的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失去了辛亥革命所追求的民主與自由而被迫接受毛澤東獨裁專制下的暴政。從此,大陸人民在戰爭、飢餓、死亡、紅色恐怖的煎熬中痛苦掙扎。
所以說,毛澤東建政前所發動的這場戰爭,是一場反民族、反民主、反自由、反進步的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戰爭,是一場反動的戰爭,一場使得中華民族的發展至少倒退百年以上的戰爭。
毛澤東與他的黨稱此戰爭為解放戰爭,稱此時期為解放戰爭時期,不只是嚴重錯誤的提法,而是名不副實的欺騙和對於歷史的褻瀆。這是一場反動的、反人類的民主與自由、破壞人類的和平生活的法西斯戰爭。

 二,內奸賣國

 中美英三國首腦在開羅會議之後,俄美英三國首腦在隨後召開的德黑蘭會議上制定了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斯大林選中了毛澤東作為與之配合的中國內奸。羅斯福於一九四四年六月,強行派出美國軍事觀察組(又稱之為迪克西使團)【1】來延安考察毛澤東,決定了“助毛反蔣”的政策。迪克西使團向華盛頓發回考察報告,並與毛澤東、周恩來共同秘密策划并制定了一份顛覆中華民國政府的臭名昭著的“迪克西計劃”,然此計劃被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截獲,這個使團違反了國際慣例,違背了正常國家的外交准則,而遭到意外流產。
然而,迪克西使團是美國總統羅斯福派出的, 這個使團的使命當然也是按照羅斯福的意圖執行的。迪克西使團顛覆中華民國的計劃雖然意外流產了,羅斯福總統肢解中國的政策並沒有改變,他的繼任總統杜魯門延續了羅斯福的既定方針,命令羅斯福的駐華特使赫爾利(後升任美國駐華大使)繼續在中國為成立聯合政府的努力,當赫爾利識破了組建聯合政府的陰謀之後,在憤怒中辭去了駐華大使職務。於是,杜魯門總統又派出特使馬歇爾來華,繼續按照毛澤東與周恩來通過迪克西使團向美國政府提出的與之合作的兩個條件與斯大林共同推行“助毛反蔣”的政策,以達到肢解中國的目的。
正如美國空軍援華飛虎隊隊長、第十四航空大隊陳納德將軍批評美國政府對華政策所說:
“蔣介石是當今世界二、三名最偉大的軍事和政治領袖之一。而蔣的苦處,並非來自敵人,而是來自盟友。”
陳納德進一步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美國政府發動“緬北滇西會戰”和派出“迪克西使團”與制定“迪克西計劃”的本質:
“戰日本不難,與中國人相處尤易;但整個戰爭中成天成夜為之煩惱的,卻是來自華盛頓。美國強迫國軍遠征緬甸(指滇缅会战),其意圖不在軍事,而在政治;不在抗日,而在倒蔣。乘其窘境,強迫交權,這僅是其一;更險惡之點是:要國軍向南運動,使國府局促於邊陲,孤懸一 隅,而讓它的政敵填補真空,廣佔國土——戰區重心南移,以便於中國共產黨控制華北,而讓蘇聯紅軍進入滿洲。”【2
向延安派駐迪克西使團,是羅斯福刻意安排的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之一部分,其成员多系美國共產黨、斯大林的共產國際的紅色間諜及其同情者混在美國國務院以及美國情報機構的成員,其任務在於顛覆中華民國。
此團到了延安,受到毛澤東集團的熱烈歡迎,雙方密謀策劃、密切合作,迪克西使團亦向華盛頓頻頻發出調查報告,以及其大量的誣陷與誹謗之詞證明了美國政府以毛澤東集團取代國民黨主持的國民政府之必要性。隨後,雙方便開始策劃了迪克西顛覆計劃。
當時,美方對與中共的接觸顯示出了極大的熱情,美國戰略情報局駐中國的副代表威利斯•伯德中校飛到延安,開始代表美國戰略情報局與毛澤東集團談判,多項議題達成了共識【1】:
一、美軍特別軍事行動小組人員和他們的部隊將被安排在共產黨控制的地區,主要摧毀日本的通訊設施、飛機場和碉堡,一般打了就跑。
二、美國戰略情報局將會全面武裝共產黨的軍隊,共產黨的軍隊要支持和掩護美國軍隊完成對日的破壞任務。
三、對日襲擊的目標都由中國戰區美軍司令魏德邁選定。具體細節會與中共在他們控制的地區共同制定。
四、美國戰略情報局將為至少2.5萬名游擊隊員提供除了食物和衣服的全部裝備。
五、要專門建立學校,來培訓如何使用美國武器、炸藥及通訊設備。
六、用於與共產黨合作的無線電情報網絡也要建立起來。
七、民兵至少要配備10萬套伍爾沃斯單發手槍。
八、魏德邁認為戰略的需要共產黨應當用他們全部的65萬人部隊和250萬人民加以配合。
美國戰略情報局駐中國的副代表威利斯•伯德在一個下午,就在如此重要的問題上與中共達成了這個共識的。隨後,便是這個計劃的實施了。
194412月初的一個午夜,在延安的一個窯洞裡,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和馬德海,秘密會見了美國“迪克西使團”的海軍中尉赫伯特•希契,中共方面向他轉交了一封朱德給華盛頓海軍上將歐內斯特•J•金的信件。
19441223日,赫伯特•希契抵達華盛頓,他向海軍部長詹姆斯•佛列斯特爾彙報了整整一個下午,並在1229日面見國務卿約翰•卡特•文森特,向他們兩人遞交這封來自毛澤東的信件。事後,美國軍方還復制了這封信,讓相關的人士傳閱。
赫伯特•希契還告訴國務卿約翰•卡特•文森特,如果滿足中共的兩個條件,可以肯定,中共的部隊是可以利用的。
所謂“中共的兩個條件”,是指毛澤東與周恩來完全建立在謊話與訛詐的前提下而向美國提出的在二戰結束後再度發動國內戰爭實現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所必需的道義與武器裝備的需求:
一,他們需要爆破裝置和重型軍火武器(重開國內戰爭的必要條件),因為中共軍隊現在使用的幾乎全部都是從日本人那裡繳獲的小型武器(謊話)。
二,他們還需要一種持續的道義支持(重開國內戰爭的充分條件),也就是肯定他們在擊敗日本人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謊話)。
赫伯特•希契還解釋道:
“如果中共軍隊得到來自美國的持續支持的承諾,他們會加強對日軍行動的力度。中共軍隊目前極缺軍火,他們希望得到足夠的支持,來控制他們所攻擊的日本交通線沿線的戰略要地。”
194516日,赫伯特•希契受到美軍聯席參謀長的接見,並正式邀請他列席參謀長聯席會議。赫伯特•希契與二三十位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參會人員交談了近25分鐘。
美海軍情報局為了鑒別赫伯特•希契報告的准確性,確定毛澤東是否有誠意,他們在會議上提出把希契送回中國。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們指令海軍情報局駐重慶的人員先和中共取得聯系,在聯系之後,再讓希契和一個海軍陸戰小分隊乘一艘潛艇從山東半島登陸。這一登陸地點定在長江以北,這裡是美國人登陸的合適地點,他們計算,如果希契可以在那裡登陸,那麼1000名海軍陸戰隊隊員也可以隨之登陸,然後這些人可以進入無線電通訊網,登陸以後,其他細節再做計劃。
為了完成這一策劃,他們做了大量工作,其中還包括與希契隨行的海軍陸戰隊隊員的配備,以及到達山東半島時,要劃小艇抵達岸邊等種種細節。不過,這個計劃沒有執行。
然而,潛伏在延安的國民黨情報人員獲悉中共與美軍的秘密接觸的情報。
與此同時,中國戰區美軍參謀長莫克萊爾也准備了一份計劃,詳細說明了美國應當由四五千名受過良好訓練的技師,組成空降部隊前往中共控制的地區去摧毀、破壞日本的設備。中國戰區美軍司令魏德邁贊同這個計劃。但莫克萊爾把計劃提交給了國民黨要員陳誠。
莫克萊爾還秘密派他的好朋友—當時在中國的包瑞德(“迪克西使團”團長)與中共對話。包瑞德在19441227日,帶著這份由莫克萊爾起草的合作計劃進行了他的最後一次延安之行。
在這次延安之行中,包瑞德對延安方面透露,一個在歐洲服役的美國傘兵部隊可能被派到中國來參加對日本的最後打擊。包瑞德問中共,他們是否可以在灘頭陣地建立後,為一個師提供不包括武器、彈藥和其他軍火的後勤給養,直到正規部隊的補給程序開始運作。
包瑞德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他認為這次延安之行證明,他勝任這項艱難的使命,他又一次與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將軍和葉劍英將軍會談,再次申明一切都沒有確定。中共似乎可以接受在他們統治的地區有大批美國軍隊的存在,但他們並沒有表現得像包瑞德估計的那麼高興。“他們(指中共)問,如果美國軍隊來了,他們是否可以參與協商美國軍隊的具體軍事行動,並且確認在美國正規軍補給機構提供給養之前,是不是要給美軍提供補給。”
包瑞德在1229日返回重慶,當晚參加了一個晚宴。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也出席了這個晚宴,但包瑞德並沒有提及他最近的延安之行。
幾天後,包瑞德就前往昆明去接受莫克萊爾領導之下的新開辟的中國戰區指揮部的參謀長職位。
沒過多久,赫爾利就得知在延安的國民黨情報人員向重慶方面彙報了他許諾給中共方面提供美國空降師的情報。
宋子文立即要求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作出合理解釋。赫爾利告訴宋子文,他根本不知道包瑞德的這次延安之行。
但中國戰區美軍司令魏德邁卻說,他對美國戰略情報局駐中國的副代表威利斯•伯德的行動一無所知,直到19451月,中國戰區美軍參謀長莫克萊爾告訴他,是他把威利斯•伯德派到延安去了。
127日的報告中,魏德邁向馬歇爾將軍(美軍陸軍參謀長)報告了這件事。
這位戰區指揮官(魏德邁)說,他已經通知了所有他統帥下的官員“我們必須支持國民政府”,並且“如果沒有蔣委員長的贊同和認可,絕不可能與中國的任何組織或個人談判,或對他們提供援助”。
194519日,美軍觀察小組(迪克西使團) 遵照中共的囑托,將中共毛澤東與周恩來的訪美建議送給在重慶的駐華美軍司令魏德邁。翌日,周恩來又函告魏德邁囑咐他務必不能讓赫爾利知道這件事,因為中共對他持不信任態度。可事有不巧,恰逢魏德邁不在重慶,而魏德邁與赫爾利又有代為拆信之約,這樣,延安的建議還是落入了赫爾利的手中。
幾天後,赫爾利電告羅斯福,再次大談特談他已反復向羅斯福灌輸(包瑞德回憶錄所稱的)陳詞濫調:國民黨是能治理中國的惟一力量,中共勢單力薄,不成氣候,他建議總統決不要與中共進行任何對話。
228日,赫爾利特意回國,爭取取得羅斯福的支持。在他尚未跨入美國國界時,一份由美國駐華使館全體政治官員的聯名譴責赫爾利對華政策的電報,已先期到達華盛頓,再次呼吁政府認清中國局勢,當機立斷修改對華政策。
包瑞德在他的回憶中說:
“……可是赫爾利鼓起如簧之舌,把對中國情況不甚了解的羅斯福鼓噪得昏頭昏腦,赫爾利還大言不慚地向羅斯福總統保證,只要美國堅持不承認中共的政策,到4月底,他就可使中共屈服。於是,4月初,羅斯福作出決定,支持赫爾利的對華政策。從此中美關系走上了一段漫長的不愉快的道路。”
包瑞德還說:
“當代美國歷史學家研究這段歷史時,有人不無理由地指出:假如當年毛澤東到過華盛頓,羅斯福或許會被說服,美國對華的政策或許能夠實現,美國就不會卷入一場支持必敗者的戰爭,也就不會與勝利者之間結下仇恨,甚至或許可以避免後來的朝鮮戰爭、越南戰爭等錯誤。”
不過,接替史迪威將軍的魏特邁將軍在回答美國胡佛研究院研究員凱斯(Keith. E. Eiler)【3】的提問時則稱:
“……共產黨接手大陸絕不是不可避免的。我當然花了很多心血的,但這個樹樁很大!試想,只是試想,1949以後如果還是一個與西方友好的中國,那世界歷史進程會是什麼 ?有朝鮮戰爭?有越戰?
盡管如此,包瑞德對於迪克西計劃未能實施感到非常遺憾。
無論是毛澤東與迪克西使團(美國軍事觀察組)策劃的“迪克西顛覆計劃”,還是毛澤東與周恩來通過迪克西使團向美國總統羅斯福提出的兩項肢解中國的合作條件,都是國際陰謀之一部分,都是為中國制造內戰而設計、而提出。
這場規模空前的國內戰爭,是內奸毛澤東勾結外國勢力,利用外國列強支持與援助實現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的戰爭,是內奸賣國的戰爭

 三,踐踏公理與正義的戰爭

美國總統羅斯福病逝後,羅斯福的肢解中國的既定方針並沒有改變,中美關係也沒有改變,而是由他的繼任總統杜魯門延續了他生前確定的既定方針,將肢解中國的陰謀計劃具體實施了。
羅斯福派往延安的迪克西使團繼續留在延安。毛澤東與周恩來所提出的與美國羅斯福政府合作的兩個條件【1】繼續有效:
一、他們需要爆破裝置和重型軍火武器,因為中共軍隊現在使用的幾乎全部都是從日本人那裡繳獲的小型武器。
二、他們還需要一種持續的道義支持,也就是肯定他們在擊敗日本人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
這兩個條件的依據,盡管都是捏造的不堪一擊的謊言,而且聽起來十分可笑與荒唐。
然而,毛澤東提出的第一個條件則是他戰勝蔣介石實現肢解中國的必要條件。
至於毛澤東向美國政府提出的第二條件,也就是毛澤東作為肢解中國的內奸的充分條件:
“需要一種持續的道義支持,也就是肯定他們在擊敗日本人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
這種所謂的“道義支持”,就是“要美國政府肯定他們(毛澤東集團及其黨軍)擊敗日本人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這是毛澤東發動內戰唯一的一項從道義上可以勉强說得過去的理由。
可是,一名刻意對盧溝橋事件歪曲、誇大、煽動和制造民族對立情緒進而引發本可推遲和避免的中日全面戰爭的罪魁禍首【3】,在戰爭爆發後投靠日本人、利用日本人打擊蔣介石的漢奸【4】【5】,一名坦言不怕當漢奸、不怕背叛中華民族的毛澤東【6】,居然“要美國政府肯定他們擊敗日本人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這不是毛澤東與周恩來不知廉恥、有悖公理、泯滅正義和良心的、令世人吐罵的天大笑話嗎?
然而,不只是帝國主義蘇俄斯大林,美國總統羅斯福與其繼任杜魯門,他們不顧世界公理與正義,也都全盤認可並照辦了。
有了第一條,毛澤東就有了足以支持和發動內戰的軍火武器。
有了第二條,似乎就可以衝洗毛澤東制造國難以及抗戰中又投靠日本人的一切罪惡。於是,他們就有了發動內戰與內戰勝利後建立毛政權的法理依據。
斯大林、羅斯福、杜魯門與毛澤東狼狽為奸,公然褻瀆了世界公理與正義的基准,默許了毛澤東的一切謊言和倒行逆施之行為,而在中國制造了歷史上又一次規模空前的法西斯戰爭,其戰爭規模與激烈程度超出抗日戰爭最高年份的數倍。
毛澤東與周恩來向迪克西使團提出的兩項條件為美國政府所接受,這就點燃了抗戰勝利後爆發“國共內戰”之導火索,這就是國共兩黨的軍隊因為接受日本投降的合法性而引發的戰爭。
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是國民黨領導的國民政府。毛澤東集團不是中國的合法代表,這是世人皆知。但是,他必須證明自己在抗日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甚至是主導作用,才具備接受日本投降的资格。
所以,謝偉思向華盛頓提供的迪克西使團的延安報告中、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抗戰勝利後的時局與我們的方針》的講話中說:
“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和軍隊,八年來在毫無外援的情況之下,完全靠著自己的努力,解放了廣大的國土,抗擊了大部的侵華日軍和幾乎全部的偽軍。由於我們的堅決抗戰,英勇奮鬥,大後方的二萬萬人民才沒有受到日本侵略者摧殘,二萬萬人民所在的地方才沒有被日本侵略者佔領。”【7
毛澤東還說:
“蔣介石躲在峨眉山上,前面有給他守衛的,這就是解放區,就是解放區的人民和軍隊。我們保衛了大後方的二萬萬人民,同時也就保衛了這位委員長,給了他袖手旁觀、坐待勝利的時間和地方。時間—八年零一個月,地方—二萬萬人民所在的地方,這些條件是我們給他的。 抗戰勝利的果實應該屬誰?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樹,樹上結了桃子,這桃子就是勝利果實。桃子該由誰摘?這要問桃樹是誰栽的,誰挑水澆的。蔣介石蹲在山上一擔水也不挑,現在他卻把手伸得老長老長地要摘桃子。他說,此桃子的所有權屬於我蔣介石,我是地主,你們是農奴,我不准你們摘。我們在報上駁了他。我們說,你沒有挑過水,所以沒有摘桃子的權利。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天天澆水,最有權利摘的應該是我們。同志們,抗戰勝利是人民流血犧牲得來的,抗戰的勝利應當是人民的勝利,抗戰的果實應當歸給人民。至於蔣介石呢,他消極抗戰,積極反共,是人民抗戰的絆腳石。現在這塊絆腳石卻要出來壟斷勝利果實,...... ”【7
於是,毛澤東在美國迪克西使團派到延安之後的七八月份,日本天皇宣佈投降之前,分別於1945424日和813日在他的講話中不厭其煩地造謠,無中生有,拼命地標榜自己,誣陷與攻擊國民黨蔣介石,為他戰後發動內戰編造合法的理由。
毛澤東需要“一種持續的道義支持,也就是肯定他們在擊敗日本人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
這就成了毛澤東發動內戰唯一的理由,也是他將來攝取政權唯一的法理依據。否則,豈非永留罵名於後人的國際陰謀之內奸與竊國大盜?
毛澤東儘管自己不怕當民族的叛徒【6】,但是,毛澤東必須弄虛作假、欺世盜名,為他的子孫後代留下好名聲,這就是他與美國總統合作,當一名肢解中國之內奸的第二項條件,也是毛澤東發動內戰而不留駡名於後世的充分條件。
羅斯福雖然去世,迪克西使團還在延安。迪克西顛覆計劃雖然流產,然肢解中國的政策是羅斯福與斯大林共同制定,他們認為毛澤東向美國政府提出的、充當美俄內奸的兩個條件並無難度。杜魯門接任總統後,完全按照毛澤東的合作條件照辦。於是,毛澤東與美俄合作項目成交。
所以說,這是美國總統羅斯福和他的繼任杜魯門對毛澤東周恩來提出的這兩個以謊話為基礎的戰爭條件都給與了滿足之後而發動的戰爭,是一場沒有公理、沒有正義可言的戰爭。
二戰結束、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後,美俄分別暗中承認了毛澤東集團在中國抗戰中的作用與地位。
斯大林默許毛澤東的黨軍比國民政府軍提前七個月進駐東北,這七個月內, 毛澤東成立了他的黨、政、軍在東北的領導機構,將只有國民政府才可以接受的、從日本80萬關東軍投降繳獲的軍火、武器、兵工廠、武器彈藥庫交予了毛澤東的黨軍。
美國杜魯門政府,滿足了毛澤東與周恩來提出的第二條件,命令駐華空軍飛機幫助中共運送鄧小平、林彪、劉伯承、陳毅、薄一波、滕代遠、陳賡、肖勁光等20人從延安前往太行山受降區,在國軍未及從南方、西南、東南邊陲返回長江以北,毛澤東的黨軍在美國人的支持下,在長江以北的半個中國接受了日軍的投降並接受了長江以北日軍的所有軍事裝備。
1946630日,美軍派軍艦將東江縱隊(華南游擊隊)運往山東,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兩廣縱隊,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的序列。
斯大林和美國總統羅斯福與他的繼任者杜魯門都暗中給與毛澤東發動內戰的合法地位,默許毛澤東對國民政府接受日本投降的政府軍發動軍事進攻的權力和軍事裝備,為肢解中國的內戰爆發創造了條件。
於是,毛澤東有恃無恐,從日本投降簽字的92日之前,830日,毛澤東指示鄧小平、劉伯承對接受日本投降的國民政府軍發動了“上黨戰役”。
1015日,毛澤東指示他的黨軍阻止國軍沿津浦路北上受降 ,發動了“津浦戰役”。
1018 日,傅作義部隊在綏遠接受日軍投降,毛澤東命令他的黨軍對其發動了“平綏戰役”。
1024日,國軍沿平漢路北上接受日軍投降,中共軍隊阻止其北進,發動了“平漢戰役”。
從二戰結束、抗日戰爭勝利後,帝國主義蘇俄的最大獨裁者斯大林和美國總統杜魯門,他們共同設計了重慶和談的騙局與陷阱,為毛澤東提供軍事現代化建設所需要的時間,為毛澤東的黨軍提前進入國共內戰的作戰崗位並縱容毛澤東的黨軍阻止政府軍接受日本投降。
在美國杜魯門政府支持與慫恿下,乘國軍主力在南方邊陲,日本投降後的兩個月內,毛澤東指示其黨軍搶佔了長江以北、山海關以內的張家口、保定、石家莊、滄州、唐山、山海關、錦州、朝陽、承德、沽源、淮陰、魯南等二十餘座城市與鄉村的廣大地區並接受了日軍投降的所有武器裝備與軍火庫。
194588日,蘇聯一方面對日宣戰。斯大林同時通過原東北抗聯的將領周寶中電告中共中央指示中共准備進駐東北的的暗示【8:
“東北是你們中國人民的東北,蘇聯紅軍的任務是解放東北,建設東北的任務是你們的。待命【8】。”
同時,蘇聯紅軍在中國共產黨搶佔東北的黨軍到達之前,將原東北抗日聯軍(1936年夏秋,918事變后自發組建的抗日將士為中共收編成了保衛蘇聯的抗日先遣隊,後又退回蘇聯境內)共產黨的各級指戰員,隨同蘇聯紅軍進入了東北,為東北內戰鋪設基礎。
東北所有重要城市正司令有蘇聯紅軍官員任職,抗日聯軍指戰員周保中化民費紹元中校,任長春衛戍區副司令,張壽鎮化名李兆麟,任哈爾濱衛戍區副司令;馮仲雲,王效明,王明貴,……等人,分別任沈陽,吉林,齊齊哈爾等11座城市的衛戍區副司令【8】,斯大林將這些原東北抗日聯軍指戰員,作為中共最早接管東北的一支先頭部隊。
194599日,在蘇軍的支持下,中共黨軍曾克林部,在沈陽組建沈陽市人民政府,“民主人士”白希清任市長。
1945918日,中共中央成立中共中央東北局,彭真任書記,陳雲任副書記,葉季壯,伍修權,林楓任委員,隨後,高崗,康生,張聞天,李富春等中共中央委員20名之多,抵達沈陽准備接管東三省。
1945919日,彭真傳達中共中央東北局的任務:
“組織部隊佔領城市,控制鐵路交通線,控制營口,山海關,等海陸交通要道,對國民黨實現裡應外合,獨霸東北”。
104日,蘇俄軍方正式通知中共東北局:
“蘇軍准備把繳獲的所有保存在沈陽、本溪、四平街、吉林、長春、安東、哈爾濱和齊齊哈爾的日本關東軍的武器彈藥和軍事裝備如數轉交中共,並說明這些武器彈藥可以裝備幾十萬人【9】【10】。”
於是,中共從蘇聯紅軍手裡接收70萬日本關東軍投降的武器和東北各兵工廠兵器庫。其中有關東軍的步槍70萬件,重機槍4萬挺,坦克600輛,各種大炮4000門,飛機861架及其相應的機械師,機場地勤技術人員和飛行教官,軍火庫679座【11】。
所以說,抗戰勝利後,中國的內戰,是俄美兩國政府默許了毛澤東集團在抗戰中的作用及其合法地位,在他們的鼓勵、慫恿與支持下由毛澤東發動的。
蘇軍於1946年春夏,斯大林轉交林彪所率東北民主聯軍40億美元美國總統羅斯福二戰中援助蘇聯而過剩的美國重武器【35】。
這樣,美國杜魯門政府滿足了由毛澤東與周恩來提出的、充當肢解中國的內奸與其合作的全部條件。

四, 國際陰謀左右的戰爭

 赫爾利曾是美國總統羅斯福崇敬者,他對美國總統羅斯福要在戰爭結束後,在中國建立真正的和平,建立一個國共兩黨合作的聯合政府做出了最大的努力。赫爾利雖然是一名駐外大使,但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騙局,他或許不了解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的兩個政治觀點完全對立的武裝集團能夠同心協力和平建國的先例。要麼武裝統一,要麼自立國家,永遠分裂。其實,美國的林肯總統發動南北戰爭統一了美國就是一個最直接的、最好的例證。
赫爾利作為羅斯福總統的特使來到中國為建立一個國共兩黨的聯合政府所作的努力失敗後,他意識到自己受騙了,他難以忍受遭到美國政府欺騙和愚弄的憤怒,於19451127日,向美國繼任總統杜魯門辭去了美國駐中華民國大使職務,發表了辭職演說。
這位來自俄克拉何馬州的人士在給總統杜魯門的一封信中抨擊道:“我們所宣揚的政策與我們實際的國際行為存在著巨大的差異。”
他在抱怨中指出:
“因為他想要撤掉的專業人員喬治•阿特切森和約翰•謝偉思已經被調到美軍駐亞洲最高司令麥克阿瑟手下。”
 赫爾利指稱,喬治•阿特切森和約翰•謝偉思繼續支持共產主義和破壞美國的外交政策。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聲稱美國對華政策的失敗,純粹是由於美國職業外交人員與國務院大部分人士,支持中國共產黨致使美國對華政策紊亂所致。在他的抗議抗演說中指責:
“美國國務院外交官的親共行為,並支持其它列強重新宰割亞洲的野心。”【2
他還指責了杜魯門總統的新政策:
“是支持英、法、荷三國殖民主義及蘇俄帝國主義,而不支持為自由而戰、艱苦抗日的亞洲國家。”
赫爾利在美國國家新聞俱樂部抨击國務院的外交政策:
“我們國務院某些職業外交官,支持武裝中國共產黨,使得傳統的美國對華政策變質。另外一些外交官支持帝國主義的集團。這兩種職業外交官,那時都遵循分裂中國的政策。”
還指責美國總統杜魯門:
“杜魯門欲在歷史上,偽稱他也是一位反對帝國主義在亞洲殖民的勇士, 但他卻指示我重新建立蘇俄在中國的霸權。贊同蘇俄共產帝國在中國擁有的特權,傷害中國的自由與獨立。”
杜魯門得知赫爾利在公開場合發泄怒氣,他在一次內閣會議上咆哮:
"看這個狗娘養的在對我做些什麼!"12
1128日,馬歇爾,二戰時期美國陸軍總參謀長,德黑蘭決議與 雅爾塔條約美方的主要參與者,退休後在家鄉接到了杜魯門總統的電話。杜魯門委任他出任總統特使,前往中國調解國共衝突。其實,杜魯門與馬歇爾心中明白使華的真實目的在於肢解中國,助毛反蔣。因為只要蔣介石不倒,中國就會在戰後很快崛起,這無論是斯大林還是美英的領導人,都有這樣的看法。
英國首相丘吉爾在他的二戰回憶錄中寫道(英國首相丘吉爾在開羅會議上曾與蔣中正會面):
“他(蔣介石)的那種沉著、謹嚴而有作為的性格,給我以深刻的印像。這時,他的權威和聲望正處在頂峰。在美國人的眼中,他是世界上的一個舉足輕重的力量,他是‘新亞洲’的一個鬥士。毫無疑問,他是一個堅定地捍衛中國、反抗日本侵略的人,同時他又強烈地反對共產黨。美國各界人士公認,在這次戰爭獲勝以後,他將成為世界上第四個大國的首腦。……”
19429月至194312月,費正清被派往中國,擔任美國戰略情報局官員並兼任美國國務院文化關系司對華關系處文官以及美國駐華大使特別助理。
費正清來中國後,遂與中共方面的重慶辦事處頻繁接觸,經常去西南聯合大學講學,他有兩句名言:“共產主義不適合美國,但卻適合中國。”“延安在遠方閃耀著光芒。”他認為國民黨在三方面對西方構成潛在挑戰【2】:
1,國民黨蔣介石繼承儒家道統以“王道平天下”,威脅美國的東亞利益;
2,蔣介石看重“帝國遺產”(朝貢制度)而充當“亞洲領袖”;
3,中國會填補日本帝國的權力真空。
斯大林對戰後中國的崛起也頗為擔心。在蔣經國與斯大林關於外蒙古問題的談判中,斯大林又很正經地向我(蔣經國)說:
“我不把你當做一個外交人員來談話,我可以告訴你:條約是靠不住的。再則,你還有一個錯誤,你說,中國沒有力量侵略俄國,今天可以講這話,但是只要你們中國能夠統一,比任何國家的進步都要快。”【13
雖然斯大林與羅斯福乃至於邱吉爾對肢解中國的目的不同,斯大林希望戰後的中國成為蘇聯社會主義大家庭的一員,成為蘇俄的附庸,同時,在戰後最大限度的掠取中國的土地。而美英則希望戰後的中國不成為美英攝取亞太地區最大利益的障礙。
不僅此也,其實,羅斯福自1933年當選美國總統開始,他與斯大林已有深厚交誼,為蘇聯工業化作出了重大貢獻,尤其是蘇德戰爭爆發後,在蘇俄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機時,斯大林請求羅斯福給予18億美元的軍事援助,美國總統羅斯福不顧國內輿論反對,以斯大林所求六倍的天文數字援助了斯大林,其中有物資總量為一千六百四十二萬多長噸。扣除了途中因遭德國海空軍襲擊和其他原因而損失的以及中途改航運到英國去的,實際到達目的地而交給蘇聯的物資約為一千六百萬長噸。【26
又據美國駐莫斯科軍事使團團長迪恩將軍統計,從194110月到1945531日,美國共運出一千六百五十二萬長噸以上的物資,到達蘇聯的是一千五百二十三萬四千七百九十一長噸。
據美國學者統計,物資品類繁多,主要的有軍火、戰略物資、機器設備和食品。
現舉其重要部分如下:各種型號的飛機一萬四千零一十八架、卡車和吉普車四十萬九千五百二十六輛、戰車(坦克、裝甲車、自行火炮)一萬二千一百六十一輛、摩托車三萬二千二百輛、鐵路車輛(機車、平板車、油罐車等)一萬三千零四十一台、各種口徑的高射炮七千九百四十四門、衝鋒槍十萬八千二百九十三枝、無煙火藥十三萬零七百一十三噸、TNT十三萬二千二百三十七噸,食品(小麥、面粉、蛋粉、奶粉、肉、糖、蔬菜等)四百二十九萬一千零一十二噸,各種鋼材、鋼板、鋼絲二百五十八萬九千七百六十六噸、鋁二十六萬一千一百零九噸、石油產品二百六十二萬二千三百五十七噸、各種化工產品六十三萬一千零一十七噸,此外還有各種機器設備、合金、衣服、靴鞋、藥品等等【26】。
美國援助蘇聯物資總價值約為一百零二億美元。加上各種勞務費,如美國船只的運費,為蘇聯修理船艦的費用,以及為蘇聯培訓飛行員和海員以駕駛租借飛機和艦船等,這些勞務費約為七億美元。所以,美國對蘇租借援助總值約為一百零九億美元之多,美方聲稱110 億美 元【27
羅斯福以如此無私援助,拯救了斯大林,拯救了蘇維埃。
同時,羅斯福容忍美國共產黨,在美國國務院的外事部門、情報部門和財政部等重要機關任職,美國共產黨內的紅色間諜甚至左右美國政府的對外政策。
20081011 日至25日,中國世界歷史研究所通過社科院國際合作局“知名學者B類”資助項目,邀請當今美國左翼學者的主要代表—美國雅施瓦大學歷史系的艾倫•施雷克教授和漢密爾頓學院歷史系莫裡斯•伊瑟爾曼教授來訪,並在世界歷史研究所作了題為《美國共產黨和蘇聯的間諜活動新的證據和注釋》之專題講座。
講座中披露二戰中美國共產黨在蘇聯注冊的蘇俄間諜有300人,他們以間諜生涯為榮,他們以為美國的國家利益與共產國際的利益是一致的。
由此就不難看出美國總統羅斯福與斯大林的歷史淵源之深了。正因為此,羅斯福在開羅會議之後,隨之召開的德黑蘭會議上,羅斯福背叛了開羅會議的精神,背信棄義,與斯大林共同策劃了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
馬歇爾使華的真正目的是推行“助毛反蔣”的政策,以保障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得以實施。
馬歇爾使華後,完成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
1946110日,在毛澤東已經用其黨軍非法搶先佔據了中國東北、長江以北的華北、華中 和華東地區的國土。也就是說,在此以前,在國軍的主力部隊尚在南方邊陲的時候,毛澤東已經發動了大規模的內戰,發動了大型戰役四次,搶先佔據了長江以北的大片國土,並從斯大林那裡得到了極其大量的軍火武器的前提之下,馬歇爾主持了《一月停戰協定》的會議,要求雙方軍隊自113日午夜起,在各自位置上停止軍事行動:
中華民國的國軍及共產黨領導下之一切部隊,不論正規部隊、民團、民兵、非正規部隊,或游擊隊,應執行下列命令:
1,一切戰鬥行動,立即停止。
2, 除另自規定者外,所有中國境內軍事調動一律停止,惟對於復員、換防、給養、行政及地方安全必要之軍事調動仍屬例外。
3,破壞阻礙一切交通線之行動必須停止,所有阻礙該線交通線之障礙物,應即拆除。
4,為實現停戰協定,應即在北平設一軍事調處執行部;該執行部由委員三人組成之,一人代表中國國民政府,一人代表中國共產黨,一人代表美國。所有必要訓令及命令,應由三人委員一致同意,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名義經軍調處執行部發布之。
所謂“一月停戰協定”,是在承認毛澤東集團在抗日戰爭中的作用與地位的前提下承認他已經搶先佔據的大片國土之合法權益。中日戰爭是毛澤東承接斯大林的旨意,將日本戰禍南引中國而誘發的。中日全面戰爭爆發後,毛澤東又與侵華日軍勾結,和平共存、互通情報,當上了勾結日敵的漢奸【163】【105】。然而,毛泽东在蒋介石领导下的抗战胜利后,在美俄的袒護下卻享有提前佔有抗戰勝利成果的合法權益。
毛澤東不是中國的合法代表,而是中華民族的叛逆者,他對中國的抗日戰爭沒有貢獻而只有罪惡。然而,美國羅斯福總統與他的繼任總統杜魯門承認了毛澤東在抗日戰爭中對獲取抗戰勝利的作用與地位,同時,承認了毛澤東已經搶先佔領的大片中國國土的既定事實,並以停戰協定給予軍事保護。
馬歇爾制定的一月停戰協定,限制了蔣介石指揮和調度軍隊的職權。限制了國民黨蔣介石在戰後對於國家的領土和城市接管的權力。
馬歇爾來華所作的第二件大事:
1946327日,馬歇爾領導的軍事調停小組簽署《東北停戰協議》。該協議由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主持中國國民政府代表張治中,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簽署。
該停戰協議是在共產黨已經全面佔領了東北、在整個東北,中共黨政軍已全面部署半年之久的前提下發布的此項命令,亦即馬歇爾公開承認中國共產黨已經佔領東北的既成事實,而不許國民政府軍事接管東北領土。
314日,毛澤東指示林彪,集“東北民主聯軍”於本溪,四平各10萬大軍,總兵力30萬,毛澤東自恃得到了斯大林的無私援助,兵源與軍火充足,武器先進,遂命令林彪:“死守四平,寸土必爭”,林彪遂奉命集中東北民主聯軍30萬兵力與國軍決戰四平。
19463月下旬到4月初,國軍按照蔣介石的指示,以國民政府的國際合法地位,軍事接管中國故屬領土,包括東北城鄉所有國土,錦州,沈陽以東城市遼陽、撫順、鞍山、營口、鐵嶺等城市的軍事接管。
41日,蔣介石在國民參政會上指出:
“我們中央對於東北的職責,只有接收領土……,軍事衝突的調停處,只有在不影響政府接收主權、行使國家行政權力的前提之下進行。”並指令新1軍和71軍北上軍事接管東北全境,限令42日接管四平。
1946415日,毛澤東並沒有遵守東北停戰協定,毛澤東的黨軍佔領了長春。一周後,佔領哈爾濱,齊齊哈爾,佳木斯等東北重要城市。
1946418日,四平會戰開始。
四平戰役之前,國軍的精銳部隊新1軍,新6軍,71軍,13軍,52軍七個軍陸續調往東北戰場,共28萬對林彪精銳之師30萬,國共兩黨的東北之爭,貌似勢均力敵。
427日 ,毛澤東在四平開戰後的第九天回電林彪的四平決戰之初的決心:
“一、四平守軍甚為英勇,望傳令獎勵。二、請考慮增加一部分守軍(例如一至二個團)化四平為馬德裡。”
四平決戰開始階段,黃克誠之三師七旅,原為井崗山時期的老紅軍部隊,四平撤退時只剩下三千人,失去戰鬥力:陳毅之三師,原一萬三千人,只剩四五千人,失去戰鬥力;一師梁興初部,還剩五千人,保持戰鬥力;鄧華保一旅傷亡相當嚴重,失去戰鬥力;二師羅華生部傷亡較大尚保持戰鬥力;還有三師、八旅、十旅、楊國夫部隊等,都打得疲憊不堪和受到較大損失。而且,損失的絕大多數是在無數次戰鬥中幸存的共軍骨干,共軍基層官兵的精華。
1946514日,國軍新六軍所属新二十二師第六十五團在南城子附近與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主力遭遇。經過激戰,第六十五團攻下了南城子、威遠堡門。
廖耀湘遂下令全軍以火石嶺子為軸向左旋回,攻擊塔子山、梨樹、赫爾蘇、公主嶺等地,准備迂回到四平左側後,切斷東北民主聯軍的退路。
17日下午,新六軍在空軍和強大炮火掩護下,猛攻七旅十九團堅守的四平以東331.5高地和塔子山陣地。國軍新六軍軍長廖耀湘以他的第65團於塔子山擊潰林彪的主力縱隊(軍)。
518日,國軍的這支勁旅又攻下了四平共軍防線右翼之要點—塔子山。全殲了林彪的一個主力縱隊(軍)之後,林彪見勢不妙,然又遲遲得不到毛撤軍指令的林彪發出電報:
“敵本日以飛機大炮坦克掩護步兵猛攻,城東北主要陣地失守,無法挽回,守城部隊處於被敵切斷的威脅下,現正進行退出戰鬥。”
林彪發出電報沒得到命令即自行下令撤軍,被迫放棄四平,否則有全軍覆滅之虞。
次日毛澤東“補”了同意撤退的電報。
東北民主聯軍在撤退中大量出現逃兵,作戰科長王繼芳攜帶大批文件投奔國軍。
東北民主聯軍放棄了工事甚好的大城市長春。國軍把東北民主聯軍趕過松花江並一擧佔領長春、吉林等七十多個城鎮,此役又稱之為國共內戰中的“吉長之役”。蔣介石在《蘇俄在中國》的一書中描述:
“共匪當時潰敗的情況,及其狼狽的程度,實與其在贛南突圍(毛澤耳稱之為長征 )逃竄時的慘狀,只有過之而無不及。”【14
國軍在“決戰四平”大獲全勝 ,共軍主力傷亡過半,向北潰退。國軍隨即收復了長春,追擊共軍到哈爾濱鄰近的雙城。東北民主聯軍敗退松花江以北。
66日。在馬歇爾的脅迫下,蔣介石命令國軍停止對林彪追擊。
在此關鍵時刻,馬歇爾幫林彪度過了全軍覆沒的軍事危機。給了林彪東山再起的機會。
此乃馬歇爾施華後的助毛反蒋所做第二件大事。
馬歇爾使華後,制定並推行了《一月停戰協定》,《三月東北停戰協定》,不但承認了毛澤東在抗日戰爭中的作用與戰後的地位,更保護了毛澤東在長江以北與東北三(四)省已經實際佔有的既得利益,馬歇爾以停戰協定限制蔣介石調度與指揮中國軍隊的兵權。同時,馬歇爾來華後,由斯大林向毛澤東轉交了40億美元的美國重武器,其數額之大為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援華總額的八倍之多。
馬歇爾的這些舉措,可以說,將毛澤東與美國政府合作而提出的兩項條件,發揮得淋漓盡致,他以自己的聰明才智,最大限度地滿足了毛澤東的最大利益和需要。
馬歇爾簽署的《三月東北停戰協定》名為三人簽訂,實為馬歇爾與周恩來兩人所定。儘管如此, 415日,毛澤東還是違反停戰協定,攻佔了長春,一周後佔領哈爾濱,齊齊哈爾,佳木斯等東北重要城市,所有停戰協定都是用於限制蔣介石的,毛澤東可以乘機對蔣發動進攻。
毛澤東阻止蔣介石接管東北這塊地大物博的黑土地,他躊躇滿志,要與蔣介石決戰四平 ,他以為一定會打敗蔣介石。結果,毛澤東以林彪所率的30萬東北民主聯軍在四平決戰中傷亡過半。
一九四六年晚春,毛澤東在四平決戰,幾乎全軍覆沒。毛澤東感到不可思議,滿腹惆悵。毛又似看到了絕境。然而,就在此時,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亦憂心忡忡,面對毛澤東的軍隊在東北全面潰退,馬歇爾終於給蔣介石施加了壓力,迫使蔣介石停止在東北追擊中共。馬歇爾先是威脅蔣介石:
“如果繼續追擊,美國就不再幫國民政府運部隊去東北了。”
五月三十一日,馬歇爾甚至寫信給蔣,稱這事關系到他本人的榮(信)譽:
“在目前政府軍在東北繼續推進的情況下,我不得不重申:事情已經到了這樣一個關頭,即我本人的立場是否正直成了嚴重問題。因此,我再次向您要求,立即下令政府軍停止推進、打擊、或追趕〔毛軍〕”。
措辭如此強硬嚴峻,蔣介石不得不屈服,答應停火十五天。
東北局看起來真有可能要麼撤進蘇聯,要麼化整為零重開游擊戰。林彪已經有所思想准備,一旦哈爾濱失守,就到遼南的山區打游擊。六月一日,他給毛的電報說:
“准備游擊放棄哈爾濱。”
第二天,東北局也給毛同樣無可奈何的電報:
“我們准備放棄哈爾濱”,“我已告辰兄准備退出”。
(“辰兄”即指蘇軍。)身心交瘁的毛這時兩次懇求斯大林出兵干涉,來個“聯合行動”,或者把中國置於蘇聯的軍事“保護傘”之下。然斯大林婉言拒絕,怕出兵引起國際反應。但他允許中共軍隊退入蘇聯境內。
六月三日,毛澤東似山窮水盡,無可奈何之下,電告東北局和林彪:
“同意你們作放棄哈爾濱之准備,采取運動戰與游擊戰方針”,而且是“作長期打算”。【15
馬歇爾對蔣介石的干預,使毛澤東又一次絕處逢生。他剛於六月三日被迫同意放棄北滿重鎮哈爾濱。一得到停戰令的消息,毛澤東的東北戰局見到了一線轉機之曙光,有如一劑強心針,眼睛一亮,又重新興奮起來。
六月五日他至少兩次電告東北追改部署【15】:
“周電稱,蔣已允馬停戰十天談判,請東北局堅守哈爾濱……至要至要。”
“保持松花江以北地區於我手中,尤其保持哈市。”
包括林彪在內,都說蔣介石停止向松花江北推進是大大的失策。蔣介石只要窮追猛打,至少能阻止中共在蘇聯邊境建立強大鞏固的北滿根據地,切斷中共與蘇聯的鐵路運輸線,使蘇聯重型武器不可能運進來裝備中共。
蔣介石答應停火十五天之後,馬歇爾又再度施加壓力,要蔣把停火期延長為四個月,甚至把整個北滿讓給中共。
東北停火,使毛得以在北滿建立了橫一千公裡,縱五百公裡,一塊面積比德國還大的根據地。毛把這塊地盤比作舒適的“沙發”,背靠蘇聯,兩臂有北朝鮮、外蒙古作依托。
如果不是馬歇爾脅迫蔣介石下令國軍停止追擊,毛澤東集團在東北戰場恐無起死回生的戰機。
然而,四平決戰的失敗,或許讓毛澤東看到了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
儘管毛的軍隊得到了日本八十萬關東軍精良裝備,又有美蘇暗中相助,在此等條件下,林彪的一個軍,不敵國軍一個團而遭到全殲。
毛澤東感到震驚與一陣寒栗而颤動,只好考慮另謀它途。
於是,毛澤東終於向美國政府追加了一項與其合作的補充條件,亦即要求美國政府取消對國民政府的軍火、武器的援助。否則,國共之爭,他發展八年的家當會賠得精光,其後果不堪設想。
1946622日,毛澤東發表了《關於反對美國軍事援蔣法案的聲明》【16】。
這就是毛澤東與美國政府合作的一項額外的要求,是“毛美合作”的兩個條件之外的補充條件。然而,這項額外要求,對於美國政府存在有一定的難度。
中國的抗戰勝利後,華盛頓的對華政策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主要取向,一是以總統羅斯福的繼任杜魯門為首的“援共反蔣”的國務院官員,一是以美國國民威望和影響廣泛的參議院議員麥卡錫為主的“反共援蔣”派。毛澤東於622日的聲明,是針對美國國會准備向國民政府提供包括五億美元貸款的第二輪援助而提出。
值於此際,在中國為美國新聞處工作的哈佛大學左翼(美共左翼)教授費正清,一名由美國國務院派來中國的文化特務,特地會見了寄身於毛澤東的一名文痞郭沫若,並告之:
“美國的援華政策將對中共不利,如果不能證明蔣介石實行獨裁,就無法阻止這一援助計劃。”【17 】:
 數日後,1946711日晚,民盟(中共外圍組織)昆明負責人、民盟激進人士李公樸教授遭到暗殺。
 4天後,另一位民盟昆明負責人聞一多教授,主持了李公樸的追悼會,並發表檄文“最後的演講”。隨之,聞一多教授也令人震驚地遭到暗殺。
血案發生後,費正清在美國《大西洋雜志》發表專文,題為《我們對中國的改觀》,把整個事件詮釋為國民黨暗殺民主人士,指責國民政府違反了自由民主精神。他把蔣介石勾勒成冷血獨裁者,並呼吁白宮切斷對華援助。
爲了阻止美國對華援助,毛澤東還請求了他的政治密友宋慶齡給予聲援。
1946722日,宋慶齡發表了《關於促成組織聯合政府並呼吁美國人民制止他們的政府在軍事上援助國民黨的聲明》【18】。
一周後,於1946729日開始,杜魯門批准《對華實施武器禁運》的決定生效。原已於614日向國會提出的《對華軍事援助法案》和“援助八個空軍大隊”的計劃也同時終止。
美國政府在馬歇爾建議下對華實施軍火禁運,直到194811月以后才得以解除。
美國政府對蔣介石實行武器禁運,同時,斯大林向毛澤東轉交關東軍的全副武裝之外還追加40億美元的美國重武器。
斯大林與馬歇爾的這些大手筆的援助,毛澤東暗自竊喜,心中暗道:“天下人助我,我老毛再打不贏老蔣,豈非天下最大的白癡? ”
然毛澤東對外則稱,重武器麼,找蔣介石去要!似乎毛澤東用於 內戰的武器也是白手起家,從蔣介石那裡繳獲而來,蔣介石是他的運輸大隊長!
1946616日開始,毛澤東指示晉綏軍區聶榮臻賀龍部發動了以奪取“三路四城”為目標的“晉北戰役”。
815日,聶、賀一舉殲滅閻錫山部8000多人,解放了除大同、忻縣城外的廣大農村和10余座城鎮,控制了同蒲路南起忻縣,北至大同以南近200 公裡的地段,使晉綏與晉察冀西區連成一片。
14日,當晉綏野戰軍和晉察冀野戰軍一部聯合與閻錫山對峙縣城作戰時,蔣介石責成北平行營主任李宗仁伙同閻錫山,一同飛往大同策劃堅守大同的作戰部署,並陸續將大批糧食和軍事物資空運到城內。但這一切,晉綏和晉察冀的解放軍是無法知道的。同時,蔣介石密令傅作義制定一個圍魏救趙的方案。這也是毛澤東無法知道的。
31日,晉察冀軍區攻大同的外圍戰役展開。當日即將大同至懷仁的鐵路切斷。
14日,毛澤東的大同前線指揮部,下令主力攻城部隊開始攻城,至日,攻佔了北關、西關車站和部分城關街區。
在延安窯洞裡的毛澤東尚在雲雨游歡的朦朧之中,於 8 11日 ,傅作義已指揮三萬二千大軍 ,攻向了集寧城。毛澤東似全然不知。
直至28日致電前線指揮員張宗遜、羅瑞卿並告聶榮臻、賀龍:
“(一)蔣軍北線作戰計劃規定,大同屬於十二戰區,傅部有相機佔領卓資山、涼城之任務;(二)你們必須立即開始部署殲滅傅軍向卓資山、涼城進攻之部隊,同時不影響我對大同之攻擊;(三)你們所得情況如何,殲滅傅部把握如何,及是否可以不影響對大同之攻擊,均盼告。”
913日,集寧失守,大同撤圍。
晉察冀、晉綏兩個軍區,幾乎整個華北軍區主力,總兵力32-50萬,是國軍傅作義部總兵力的10倍之多,此役竟然輸給3.2萬兵力之國軍。
大同-集寧戰役,歷時一個半月,解放軍連續作戰,殲滅國民黨軍1.2萬人,不可謂不英勇。延安電台於912日向全國發布了消滅國民黨傅作義部於集寧城下的消息。但由於指揮失誤,戰役失敗,大同未攻下,集寧又失守了。
延安電台的這份報道,或許基本符合事實,這場戰役是激烈的,解放軍作戰也很勇敢,由於指揮失誤,導致這場戰役的失敗。
然而,延安的這則消息幾乎成了傅作義的笑柄。
傅作義取得“集寧—太原”之戰大勝後,於1946920日在《奮鬥日報》發表了一封《致毛澤東的公開電》。此信921日被國民黨《中央日報》轉載【341】,其略雲:
“延安毛澤東先生:……最近由於你們背棄諾言,圍攻大同,政府以和平解決的努力、均告絕望之後,本戰區國軍才迫不得已采取行動,救援大同,解救大同二萬軍民。然你們相信武力萬能,調集了十七個旅,五十一個團之眾,企圖在集寧殲滅國軍,城郊野戰和慘烈巷戰,繼續達四晝夜,最後你們終於潰敗了。當你們潰退的前一天,延安廣播且已宣布本戰區國軍被你們完全包圍,完全擊潰,完全殲滅,但次日的事實,立刻給了一個無情的證明,證明被包圍被擊潰被殲滅的不是國軍,而是你們自誇所謂參加二萬五千裡長征的賀龍所部、聶榮臻所部,以及張宗遜、陳正湘、姚哲等的全部主力。”
“誠如你們所說,本戰區國軍武器最劣,人數最少,戰力最弱,但我們沒有失敗,失敗的卻是你們。在這次戰役中,你們擺在戰場的屍體,至少在二萬人以上,我們流著眼淚,已經將他們掩埋了。你們在潰退途中,因恐怖國軍追擊,竟至拼命奔逃,口鼻冒血,倒身路旁者比比皆是,這是一幅如何悲慘的畫面。”
“我不禁要問是誰殺死了他們。……如果他們是在你的錯誤指導之下逞兵猖亂禍國害民,那就是你殺死了他們,在夜闌人靜時,你應受到責備,受到全國人民的懲罰。”
 毛澤東讀罷此信,顏面無存,當即說了八個字:【19
 “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毛澤東在東北戰場一敗塗地,華北戰場還是一敗塗地,而且都是以十敗一。毛蔣爭鬥,毛澤東輸了,而且輸得出奇的難堪,很不光彩。毛的失敗,以致軍心不服,在毛澤東建政數十年之後,有一篇“評毛文章” :《毛賊知軍乎?》
“毛賊乃一介流氓,誠無軍事之才,然恃御用文人之吹頌,儼然百戰百勝。其自詡得意之作,四渡赤水,流寇形也,為諸將所笑,蓋此四渡,三軍不知所向,疲於奔命,遇敵則潰,亂我士氣。抗戰時,毛賊力分諸將之兵,深恐日寇,無將之勇,無術制寇,且抄襲林帥之報告,據為己之抗日策,為識者所譏。平型關、廣陽之戰,乃林帥抗命自決百團大戰為彭帥之請。毛若有才此其時也,奈何未見一戰 ? 且毛賊深知林帥抗日心切,在外必不停戰於日寇,待林帥傷愈返國,故留其於延安。惜哉,虎將未有效命之時。抗日只見地雷戰,地道戰,日寇小隊竟稱雄於根據地,謊言可見一斑。”
“內戰時,東北最險,毛賊妄令戰四平,三軍幾亡。幸林帥對其誤有悟,乃陽奉陰違,遂有東北之完勝。今言路開,諸將憶往事,往往露不遵毛賊之命而獲大勝之跡,計有栗、彭、劉、徐之人,不勝枚舉。由此觀之,毛賊乃敗軍之將,何來百戰百勝
可見,毛澤東並非像一些中外名流吹噓的那樣。真實的毛澤東,他不是什麼偉大的軍事家和戰略家。委實一名敗軍之將乃爾。
佔有天時、地利與先機優勢的毛澤東,在馬歇爾對蔣介石實施武器禁運半年之後,華北戰場大同-集寧戰役、張家口戰役也失敗了,在華東的漣水戰役和淮陰戰役還是失敗了。華野陳毅和粟裕、中野的劉伯承和鄧小平的幾十萬人馬,聶榮臻、賀龍的晉察冀軍區,從1946年夏天到1947年初春,這八個月的時間內,毛澤東的各路人馬遭致東北、華北、華東與華中各個戰場連續的失敗。毛澤東丟失了長江以北搶先得到的100余座城鎮和70%搶先佔據的廣大土地而龜縮到山區。
然而,隨著美國對華武器禁運事間的推移,國共雙方在武器軍火此消彼長的反差與影響凸顯出來。
根據1976年蘇聯出版的《蘇聯軍事百科全書》軍事歷史卷“中國人民解放戰爭”條目中曾這樣寫著:蘇聯的援助是軍力量壯大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
1,日本關東軍投降後由蘇聯紅軍移交毛澤東黨軍的武器:蘇聯向中國人民解放軍提供了日本關東軍的至少能武裝百萬以上軍隊的武器裝備,其中步槍70萬枝、機關槍14000挺、炮4000門、坦克600輛、飛機860架、汽車2500輛、彈藥庫679座,還有大量日本留下的兵工廠。此外,按照斯大林的指示,駐朝鮮蘇軍還把在朝鮮的日軍武器全部向中國人民解放軍移交;
2,從1946年開始,蘇聯把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通過租借法案支援蘇聯110億美圓武器中的40億美圓的重型武器,全部援助了中共軍隊;
3,直到1948年,蘇聯依然在繼續提供大量蘇聯和捷克武器;
4,而且蘇聯1947年初,蘇聯把10萬主要是朝鮮人的,經過蘇聯軍事訓練,全副武裝的軍隊,全部交給了林彪的部隊;向林彪的東北野戰軍提供2000名蘇聯軍事顧問。
另外,美國政府對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實施軍火武器禁運,對於軍火供應的緊張狀況,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也有所察覺。1947321日, 他向國務院報告說:
“國民黨軍隊彈藥供應已達到危急程度。有相當可靠的消息表明,按照當前軍火消費水平,美式裝備和訓練的部隊只有3個月的彈藥了,且武器、運輸車輛和設備的保養和維修均已為國民政府自身的能力所難及。”
19477月,魏德邁到達東北後發現,由於槍械彈藥補充的嚴重不足,原來由美國在印度裝備和訓練的新六軍已不再是一年前以一個團的兵力擊潰林彪一個軍的的新六軍。其軍長廖耀湘告訴魏:
“新六軍在東北‘消耗很大,又不能休整補充,完全被拖垮了’;在槍彈方面,‘自動武器大都磨損太厲害,衝鋒槍有好多已不能連發。’‘自動武器和迫擊炮沒有充足的彈藥補給,尤以炮彈奇缺’;在運輸工具方面,‘汽車和其他特種車輛,都已到報廢年齡’;在士氣上,‘新六軍戰鬥力趕不上當年的1/3,官兵素質減低,士氣戰志都低’。”【21
在軍火武器的軍需供給方面,毛蔣之間,有著天地之別。毛澤東的黨軍的武器彈藥,取之不完,用之不盡。蔣介石的國軍則是前方告急,軍火庫供不應求,甚至空空如也。至於武器質量方面,40億美元美國大口徑榴彈炮(150-300mm口徑)等重武器,其數量為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對華軍火武器裝備援助總量的八倍之多,即便是經過美國裝備與訓練的國軍將士也是望塵莫及。
在蔣介石處在軍火武器供應持續緊張之窘迫中,毛澤東儘管在抗日戰爭中對鬼子打仗不見蹤影,內戰中對蔣介石則發動了瘋狂的攻擊。
正如一位中共的高級將領回憶:
“毛澤東外戰外行,內戰內行。抗戰中毛澤東要保存實力打老蔣,八路軍的大隊人馬,見到三兩個鬼子的崗樓就跑,藏到山裡去了。我的奶奶給我的爸爸做了一雙鞋,送他打鬼子。爸爸參加了八路軍。八年抗戰,奶奶做的那雙鞋沒有穿過一次,解放戰爭打老蔣才拿了出來,……”
然毛澤東在美俄支持下,其戰爭規模、其攻擊頻率,遠遠大於日本侵略者對於中國守軍進攻烈度的數倍之多。
從國民政府兵工局的統計資料中發現:
1947年國軍的軍火消耗量,明顯高於抗日戰爭時期年均消耗量,也高於抗戰時期消耗量最高的年份。1947年的步槍損耗是抗戰年均損耗數300%。衝鋒槍,輕機槍是379%,重機槍是278%,手槍是473%,迫擊炮是741%,山、野、榴彈炮是476%,槍擲彈筒是542%,火箭筒是4170%,槍彈是202%,迫炮彈是320%,步、山、野,榴炮彈是138%,手榴彈、槍制榴彈是162%,火箭彈是567% 【22】。”
“即使用抗戰時期軍火消耗的最高年份與1947年相比較,這個數字依然非常驚人。1947年的步槍消耗是抗戰時期最高年份267%,手機槍 (衝鋒槍)是110%,輕機槍是177%,重機槍是211%,手槍是2244%,迫擊炮是101%,山、野、榴彈炮是118%,槍擲彈筒是157%, 槍彈是114%,迫炮彈是234%,手榴彈、槍制榴彈是181%22】 。”
從如此巨大的軍火消耗可以判定,國軍進行內戰的規模遠大於此前的抗日衛國戰爭規模的數倍,亦可以看到斯大林對中共的軍事援助數量之龐大。
巨大的戰爭規模,使國軍軍火庫迅速枯竭,美式軍火的告急,意味著軍隊不得不依靠自產軍火維持今後的軍事行動。為及時將消耗的軍火給予補充,國內軍工廠開足馬力,加緊生產,也難以補充前線所需。
1947年國產武器的生產量:
步槍是抗戰時期平均年份的436%,手機槍(衝鋒槍)是694%,輕機槍是393%,重機槍是296%,手槍是2469%,迫擊炮是370%,山、野、榴彈炮是165%,槍擲彈筒是245%,火箭筒是2745,槍彈是177%,迫炮彈是434%,步、山、野,榴炮彈是164%,手榴彈、槍制榴彈是179%,戰防槍彈是186%,火箭彈是212%【23】。
雖然生產量比抗戰時期增加了數倍,但國民政府自產軍火依然難抵巨大的消耗【23】。
19471-6月槍彈的生產量是15 797 750發,而消耗達35 903 400發,消耗量是生產能力的2.27倍,迫擊炮彈的生產量為146 355發,而消耗量則達到201737,消耗量是生產能力的1.38倍。【22】例如,1947227日,聯勤司令部兵工署外勤司致電西安第七補給區,要求補給中正式步槍3000枝。但“以往屯存第七補給區之中正式步槍,均已支配無余”。
194744日,南京外勤司轉給兵工署軍械司的特急電報中稱,補發給206師的步槍因庫無存品而未能撥發到位【23】。
19468月,英國政府就停止了向中國提供軍火,隨後,還進一步將禁運的範圍擴大到飛機零件以及相關資料等方面。
1946年初春到1947年初春的一年時間內,毛澤東損兵折將,丟失了70%以上搶先佔領的地盤。
毛澤東無奈之下,向美國政府總統杜魯門發出作為肢解中國國際陰謀充當內奸的第三項條件:
1946622日,毛澤東發表《關於反對美國軍事援蔣法案的聲明》,亦即要求美國政府對華經濟封鎖、實施軍火武器禁運的制裁。
美國政府於1946729日對華軍火武器禁運之命令生效後,經濟援助取消,等於對蔣介石69個美式裝備師繳械,國軍將士隨軍心不穩、士氣下降,民心浮動,經歷了十餘年連續戰爭的磨難,國內反戰情緒高漲。與此同時,毛澤東開始用高官利欲收買和誘騙手段,乘蔣介石過早取消從國軍中國民黨的組織機構、乘著戴笠飛機失事意外身亡,收買國軍內的高級將領,衛立煌、韓練成、郭汝槐、衛立煌、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等重量級軍事將領,就像魔瓶失去了蓋子,公然從魔瓶里跳了出來,最終成了中華民族的叛徒。
由於衛立煌長期作為中共的內奸,且因馬歇爾的武器禁運,林彪取得了遼瀋的錦州與長春的圍城之功效,瀋陽不攻自破;傅作義的女兒出賣了國軍的城防計劃與所有軍事機密,傅作義防守的津京二市,亦不攻自破;郭汝槐、劉斐、韓練成出賣國軍軍事機密、作戰計劃並發出誤導國軍的假情報,導致淮海全局失敗,進而扭轉了毛澤東的戰局之敗績,毛澤東在遼瀋、平津與淮海三大戰場,他享有了外有美、俄相助,內有毛諜作亂之果,毛澤東最終完成了配合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內應之任務,他的個人陰謀與野心也同時得逞。
隨著美國對華武器禁運時間的推移,到了1948年秋冬,國軍的軍火庫已經不能支撐戰爭的繼續了。毛澤東集團的戰爭形勢,也正是從1948年秋,才真正好轉起來的。
毛澤東攝取中國政權,不是因為他的軍事天才,他不是什麼軍事家、軍事戰略家,乃一名民族大漢奸所固有的奸詐之徒。然毛澤東充當內奸的“毛美合作’的補充條件,亦即馬歇爾使華的第三件大事成全了毛澤東,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毛澤東心胸狹窄、陰狠狡詐,陰謀深似海、野心比天大,為逞其野心,於滅國亡種,荼毒生靈而不顧。他復蘇於遵義,發跡於懋功,扎根於延安,得益於美俄。
1949110日,抗日戰爭中所向披靡的第五軍團在華野與中野集中了千門重炮的轟擊下覆滅。
1949120日,前總統蔣介石辭去中華民國總統職務。
1949122日 ,傅作義部開始撤出北平。
1949131日,蔣介石的日記(總結剿匪戡亂失敗之原因)中記載:
“此次失敗,並非失敗於毛共,而是失敗於俄史(斯大林);亦非失敗於俄史,而是失敗於美馬(馬歇爾)。 美必後悔莫及而馬歇爾應負全責。”

五,二戰中法西斯戰爭的繼續

長期以來,幾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國的官方,都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就是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
然而,研究二戰的歷史資料,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希特勒與斯大林共同發動的。
193991日,德國國防軍與蘇聯紅軍共同進攻了波蘭。
193993日上午9时,英国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德国在上午11时之前提供对波兰停战的保证,否则英国即将向德国宣战。午时,法国也向德国发出类似的最后通牒,其期限为下午5时。德国对此置之不理,英法两国於当天向德国宣战,這就意味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始。
917日苏联红军和德国国防军在布列斯特胜利会师。
9 25日苏德两党两军在布列斯特举行了盛大的联合阅兵式,国防军与红军肩并肩手挽手光荣地接受了双方将领的检阅。它標志蘇德兩國對波蘭的佔領與瓜分。
19391130日,蘇芬戰爭爆發。根據《蘇德互不侵犯條約》重新劃分蘇德勢力範圍,蘇聯紅軍入侵芬蘭,並迫使芬蘭割讓領土。
斯大林與希特勒二人共同發動了世界大戰。他們二人都是法西斯頭子,只是斯大林還多了一個頭銜,世界共產主義革命司令部的總司令。
193912月,德国总理希特勒致电斯大林祝六十大寿:“表达对友好苏联的幸福和繁荣最良好的祝愿。”斯大林立即复电感谢:“用鲜血凝聚起来的德国和苏联人民的友谊将会继续保持下去并得到巩固。
1941622日希特勒又進攻了蘇聯,那是兩個法西斯強盜為其自身利益的內鬥。
蘇德戰爭中,儘管美國總統羅斯福不顧國內輿論的反對,無條件地給斯大林一千六百萬長噸的軍事援助【26】, 物資品類繁多,主要的有軍火、戰略物資、機器設備和食品。
其中各種型號的飛機一萬四千零一十八架、卡車和吉普車四十萬九千五百二十六輛、戰車(坦克、裝甲車、自行火炮)一萬二千一百六十一輛、摩托車三萬二千二百輛、鐵路車輛(機車、平板車、油罐車等)一萬三千零四十一台、各種口徑的高射炮七千九百四十四門……【26】。
儘管美國總統羅斯福二戰中拯救了俄羅斯、拯救了法西斯頭子斯大林,然而,並不能改變斯大林與希特勒共同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事實。
二戰後期,羅斯福幫助斯大林實現了侵佔東歐與中歐的野心,幫助斯大林從中國吞噬了182萬平方公裡的土地,同時,中國大陸剩下的960萬平方公裡的土地亦成為斯大林的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後花園。
二戰的結束,不是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而是正義者的失落,是中華民族又一場災難的開始,又一場法西斯戰爭的與反法西斯戰爭的的繼續。
 二戰結束後,希特勒死了,二戰的另外一名發動者、另外一名法西斯頭子、世界共產主義革命總司令斯大林還活著。而且,他的那個司令部更加強大了,他居然還能以二戰的勝利者、反法西斯戰爭的同盟者與世界四大領袖之一的身份,獲得了二戰勝利後最大的一份勝利果實。中東歐成了他的附庸,就連自始至終為反法西斯戰爭的始祖國、為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極其重大貢獻的中華民國,反法西斯戰爭最為主要的戰勝國之一,也成了斯大林在二戰後的戰利品,蔣介石在憤恨中離開大陸,帶著他的三民主義理想去了台灣。
中日戰爭是毛澤東執行斯大林的遠東安全計劃而引發與推動的,毛澤東在二戰結束後與他的主子斯大林分享了二戰結束後的戰利品。
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法西斯頭目,希特勒死了,斯大林還活著,還有一名斯大林的奴才與叛賣民族的內奸毛澤東也活著,從九一八事變開始,斯大林指使毛澤東和他的黨保衛蘇聯【24】,將日本軍國主義的戰爭禍水南引中國【28】,毛澤東蓄謀了六年之久,利用盧溝橋事件,偽裝愛國,以極左面貌,蓄意誇大事實【25】,綁架政府,激化中日民族矛盾至失控狀態,誘發本可推遲甚至可以避免的中日全面戰爭提前爆發,毛澤東是中華民族國難的誘發者與推動者,是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發動法西斯戰爭的同盟者與戰爭中的合作者【4】【5】。斯大林、毛澤東、希特勒是一丘之貉,都是反人類的戰爭罪人。
中國抗戰勝利後,斯大林、羅斯福利用毛澤東發動內戰,實施了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
肢解中國的陰謀得逞了,斯大林和毛澤東雙雙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後的最大獲利者,他們獲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後最多、最大的果實。
毛澤東在斯大林、羅斯福、杜魯門的鼎力相助下勝利了,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他攝取了中國大陸的政權,霸佔了中國大陸所有的一切。
蔣介石奠定了世界四大軍事強國的基礎和中國現代化建設的基礎。在國際上確立了四大強國的國際地位和榮譽,包括聯合國創始國、聯合國安委會常務理事國的席位……這一切的一切,都被毛澤東不勞而獲了。
斯大林勝利了,他得到了1565000平方公裡的外蒙古附庸國,得到了中國的唐努圖瓦(唐努烏梁海),成了蘇聯的一個17萬平方公裡的圖瓦蘇維埃共和國,庫頁島及其周邊群島7.64萬平方公裡,成了蘇聯的固有領土,在蘇俄的現有國土中,至少有600萬平方公裡的土地是新老沙皇從中國掠奪的。此外,他還得到了960萬平方公裡的附庸國,這一切的一切,都囊括到他的大家庭中去了。
“中國最大的島嶼是庫頁島,中國最大的湖泊是貝加爾湖,中俄邊界原在勒拿河”
只好停留於美好的歷史記憶與民謠中,二戰後,新沙皇斯大林又給老沙皇增添了一份沉重的遺產。
中華民國被肢解了,這是斯大林、羅斯福、杜魯門、丘吉爾等俄美英三國首腦的國際陰謀所產生的必然結果。孫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的演說中指出:
“(列強)用政治力亡人國家,本有兩種手段:一是兵力,二是外交。兵力是用槍炮,他們用槍炮來,我們還知道要抵抗。如果用外交,只要一張紙和一支筆。用一張紙和一支筆亡了中國,我們便不知道抵抗。……只要各國外交官,坐在一處,各人簽一個字,便可以亡中國。……一朝可以亡人國家,從前不是沒有先例的……。 如果幾個強國一朝妥協之後,中國也要滅亡。故就政治力亡人國家的情形講,中國現在所處的地位是很危險的。”
斯大林、羅斯福、杜魯門,他們利用毛澤東的媚骨與野心,將其拉到了自已的懷裡作為肢解中國的內奸,中華民國是在他們的陰謀下聯合進攻之後被肢解的。
反法西斯戰爭的先導者、中華民族的靈魂與脊樑、五千年不遇的民族大英雄蔣介石,在國際流氓、儈子手、獨裁者、野心家、民族叛徒的聯合進攻下倒下了。
二戰的勝利結束,法西斯戰爭並沒有終止,毛澤東所標榜的解放戰爭,正是二戰中反人類的戰爭罪犯斯大林發動的法西斯戰爭的繼續。
中華民族,經歷了十四年抵御日本侵略的反法西斯戰爭。抗戰勝利後,在俄、美、英以及民族內奸的聯合進攻下,又經過四年的艱苦奮戰,終於在血泊中倒下了。

結論

一,毛澤東所標榜的解放戰爭,是一場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反動戰爭,是一場內奸作亂的戰爭、一場有辱公理和正義的戰爭,是毛澤東與帝國主義內外勾結的國際戰爭,是二戰中法西斯戰爭与反法西斯战争的延續,斯大林、希特勒、毛澤東,乃一丘之貉,同是人類歷史的罪人;
二,毛澤東是帝國主義蘇俄與美英列強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之內奸,在世界列強和法西斯帝國主義支持與援助下,毛澤東發動了這場戰爭,他又一次制造了中華民族的國難;
三,中華民族承受了連續12年空前規模的反法西斯戰爭,無論是戰爭連續時間之久還是戰爭的規模之大,都屬於世界戰爭史上所罕見,進而致使國民政府在戰爭中財力耗盡、武器彈藥的生產已經不能支付戰爭繼續之消耗,在美國對華武器禁運兩年之後,毛澤東竊取了民國政權而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说二战是同盟国对轴心国两个军事集团的战争,毛澤東所称的解放战争,则是俄美英的首脑伙同中国内奸毛泽东组成的军事集团肢解中国的战争。毛泽东是在與帝國主義與世界列強的國際陰謀聯合下奪取中國政權的賣國賊和竊國大盜;
四,毛澤東是依賴於帝國主義蘇俄和列強美英帝國而存亡的奴才。他不是什麼天才的軍事家和戰略家,更不是依靠自力更生的民族主義者,實為一名令人不恥的民族大漢奸乃爾。
五,毛澤東乃一名於滅國亡種,荼毒生靈而不惜的賣國賊。他精讀《資治通鑒》十七遍,汲取其所有反面,陰謀深似海,野心比天大,他復蘇於遵義,發跡於懋功,扎根於延安,得益於美俄。

參考文獻 :
1】美軍迪克西使團檔案(20130610/20130611/20130612 /20130613
2】諸玄識 《梳理民國》:《中美文化對立》2012,0907
3】林泉篪(翻譯):關於《魏德邁的報告》2008-08-17 17:52:06
4】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延安日記》中國現代史編刊社出版 北京 1980
5】尹騏:《潘漢年的情報生涯》人民出版社19969月版16
6】王明:《中共50年》 東方出版社, 20043月,第186190-192
7】毛澤東:《抗戰勝利後的時局與我們的方針》1945,8,13
8】《解放戰爭全記錄》第一卷
9】 沈志華:毛澤東與蔣介石或可不必生死對立:美蘇能制止中國內戰爆發?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2011092517:51
10】沈志華:《斯大林的“反復無常”與國共戰局的起伏》《同舟共進》2008年第5
11】楊奎松:《毛澤東和莫斯科的恩恩怨怨》M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
12[]卡蘿爾•卡特:《延安使命》知識出版社
13】李奉先:蔣經國1945年夏隨宋子文赴蘇聯談判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回憶
14】 蔣中正《蘇俄在中國:中國與俄共三十年經歷紀要》蔣介石,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85年第3版,第十八節)
15[百家爭鳴]->[拈花時評]->[《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18)]
16】《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16冊,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2年版本
17】劉永欣:《聞一多李公樸疑死於中共子彈》。《前哨》201011月刊, 總第237
18】宋慶齡:上海聲明:《要求促成組織聯合政府,呼吁美國人民制止美國政府軍事援助國民黨》1946723
19】馬祥林:《毛澤東點評國民黨著名將領》“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20】胡美,任東來:《美國研究》2007年第3期,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
21】廖耀湘、杜建時:《我們所知道的關於美蔣勾結的內幕情況》《文史資料選輯》(第29輯),第59~60
22】《1947年度械彈補充損耗數與抗戰各年度平均補充損耗數比較表(194871日)》,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館藏兵工署檔案,全宗號七七四,案卷號369
23】《彈藥供應情況說明(19474月)》,中國第二歷史檔案 館藏兵工署檔案,全宗號七七四
24】郭華倫:《中共史論》第二冊第294295頁 ,中華民國國際關係研究所編印,中華民國六十六年,台北。
25】中共中央:《中國共產黨為日軍進攻盧溝橋通電》《毛澤東、朱德等中共將領對蔣總司令的通電》193778
26】羅伯特•瓊斯:《通往俄國的道路》,第277288頁附錄A
27】羅伯特•瓊斯:《通往俄國的道路》,第261頁 抗戰時期
28】維克托.烏索夫 (俄羅斯中國問題專家):20世紀20年代蘇聯情報機關在中國》解放軍出版社 2007727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