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黄世仁都知道鸣枪两声示警



姚菱心 于 2015/5/15 18:54:4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北方某省某乡某村社员杨白劳,不以粮为纲,不农业学大寨,不重本抑末,却弃农经商,卖豆腐赚钱,走资本主义道路,薅社会主义羊毛。他欠了土地流转大户黄世仁的钱,不仅不还,对借钱给他,雪中送炭的黄世仁无半丝感激之意,反而对黄世仁怀上了深仇大恨,继续丰富“农夫与蛇”寓言的内容。春节前小长假黄金周之际,他不稼不穑,连豆腐也不卖了,在外面东游西逛,躲债七天。他闺女喜儿,十七大八,上红下绿,梳着水光溜滑的大辫子,不仅不稼不穑,也不卖豆腐,成天在家慢三慢四、快三快四地跳舞,最后连公社社员的根本——镰刀也不要了,把它送给长着一对虎牙的社员王大春。

    土地流转大户黄世仁,依照契约,年三十晚上来到杨家请求杨白劳还债。考虑到喜儿虽然十七八了,大致迈入成年人的门槛了,但她毕竟不是家长,也不是立字据之人,所以黄世仁在杨白劳不在家时,并没将喜儿带走,一定要在杨白劳回来的时候谈清楚,让喜儿履约当“灰领”,为老年人服务,体现国家对老年人的关爱,增加第三产业在GDP中的占比。真是仁至义尽。结果,却发生了杨白劳暴力抗法,一夺警棍,二抡扁担的袭警事件。要知道,土地流转大户黄世仁是“维持会”的柱石。何为“维持会”?维持一方社会治安、力保民生之“管教养卫”机构者也。这就是说,农民的儿子黄世仁还是一乡村警察,或曰便衣警察,又或曰金色盾牌,否则,他怎么会配枪呢?对于袭警的犯罪嫌疑人杨白劳,黄世仁没立即掏出枪来枪毙他,而是使用警棍,已经闪耀着以人为本的光辉了。但是,尽管农民的儿子黄世仁一再忍让、文明执法,王大春等犯罪嫌疑人暴力抗法的气焰却更加嚣张。王大春一对黄世仁等执法人员拳打脚踢,甚至多次抱起来狠摔在地上,二夺警棍,三用警棍狂打黄世仁的身、头、脸等重要部位,尤其是黄世仁掏枪、持枪的手。此时,虽然与王大春近在咫尺的黄世仁已经谈不上瞄准了,但是,他还是忍住伤痛和晕眩,朝天开枪示警,一次不行,再开第二枪,决不把子弹打在犯罪嫌疑人王大春身体任何部位上,终于制止住了王大春等犯罪嫌疑人的疯狂行为,使其在法治的威慑下悬崖勒马,将一次恶性事件尽量化小。

    事件发生后,黄世仁一不强调杨白劳家屋小人多,小得中壮年的父亲和十七大八的闺女常年住在小小的一铺炕上,开枪示警会出现跳弹伤人,一枪打死王大春才是唯一的做法;二不强调王大春猛击自己的身、头、脸、手等重要部位,想瞄准也办不到;三不强调纳税人纳税太少,无法扩大警察队伍,这里是山区半山区,警力不够;四不强调纳税人纳税太少,无法置办非致命性武器;五不强调你有本事移民哪,移民到美国密苏里的弗格森,脸上擦上皮鞋油,杨白劳改名叫杨布朗,我才为你鼓与呼。

    黄世仁的做法不仅得到了文化革命旗手江青的肯定,还得到了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肯定。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肯定在江青的肯定作出之前就作出了。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