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杀人案后,警察有了第二职业--职业杀手。



庆安杀人案一旦成為合法開槍案例,你我的生命不再取決以是否合法公民。只取決以警察想不想要你的命。無論你是一般公務員、五毛、美分、毛左還是國粉。只要你身在大陸,只要有警察看上了你的這條命。你將逃無可逃。

當你得罪了某位達官貴人,他可以收買警察誘殺你。當你的某個身體器官與某位達官貴人匹配,同樣也會被誘殺。這不是天方夜譚。可算慶安案的凶手沒有主觀誘殺的動機。一旦此案成為了合法開槍案例。同樣會被以後制造一出誘殺的生財之路。

此案視頻雖然經央視剪輯放出。但通過網友的視頻加上央視的視頻,同樣可以理順出一條明朗的案情脈絡。

我們不討論案情起因。因為這已經沒有意義。

首先凶手掏槍不掏手拷,可以證明凶手想得不是制服,而是暴力。回警務室拿棍更證明了這點。警務室出來就是網友拍的那一幕,這點也是不用懷疑的。從網友拍視頻裡我們可以看到徐純合被暴打,也能清楚的聽到徐純合說“那不了,我回家別打我好不好”。也能清楚的聽到孩子叫爸爸,說凶手不知道孩子是徐的,這是無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XFRHIEZIXI)

徐從拉母親到向孩子時,凶手再次暴打徐純合,這點視頻裡也可以看到。徐純合下意識抱孩子擋棍,這是五毛們的G點。實際上,人的下意識動作不是被理智所能控制的。就象你的舌頭被你的牙齒咬一樣。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親身體會到許多這樣的例子。一個裝著熱水的壺從桌子上掉下來,下意識的用手去接,結果被燙傷。說遠了

視頻還可以看到徐抱著孩子凶手並沒有停止暴力,徐向凶手走兩步(沒看清的請重看視頻再回來噴),這個動作可以證明徐不是想拋孩子,而是想將孩子送到凶手懷中。因為要拋的話不必走前兩步。保持一定距離拋出才具有力道。此時“正義”的“人民警察”卻不顧孩子安危閃開了。

徐看孩子被摔開始變的憤怒(之前無論是網友視頻還是央視視頻,我們都找不出徐反擊凶手的畫面),開始主動反擊,這又恰恰證明徐的摔孩動非主觀意識 ,當然五毛要的是錢,才不管什麼良心。

後面凶手主動放棄棍子,視頻也可以看出。徐那個時候被打倒在地,這時凶手掏槍而不是掏手拷,並主動後退讓徐起身並給出棍可以打擊的距離。傻子都知道貼身棍子是無法發揮作用的。後面槍殺就變成為合法了。

昨天晚上半夜雞叫的發布了所謂的『開槍合法鑑定』,此案從此成為一個經典的“合法”殺人案。往後警察便有了第二职业--职业杀手。大家各自珍重!
----------------------------------------
局長:“小李子,我們片區的老五的器官和X大人的匹配,有什麼辦法嗎?”
小李:“您看過慶安徐純合案嗎?”
局長:“讓他襲警?如果他不還手逃跑怎麼辦?”
小李:“根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之武器使用第(十三、四)拒捕、逃跑的。可以使用武器”
局長:“第十三、四條還有前綴條件呀,不能光取後面拒捕、逃跑的這點吧。”
小李:“第十條襲警還有後綴條件呢,(危及人民警察生命安全的)。法律的解釋權在我們手裡怕什麼”
“要是他躺著不動怎麼辦?”
“半個月玩他十五次,就不相信他連我們的衣服都不碰一下。周秀雲還記得嗎?扯警察褲袋也是襲警呀”
局長“高!可以還有一點不好辦,老五是網評員”
小李:“網評員就是自己人啦?五毛更好,事後我們發出他的人肉信息,美分肯定叫死得好,其他五毛我們說白他們敢說黑嗎?這樣一來網上一片叫好聲,不是更好嗎?”
局長“高!!!你吩咐下面去辦吧。我們晚上去喝幾杯”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