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火丰:拒绝民运人士回国尽孝的中共政权丧尽天良


作者: 雷火丰
熊焱的遭遇其实只是数不胜数的流亡人士遭遇的一个缩影。此前,流亡美国的著名作家刘宾雁,虽然一直都希望能回国终老,但是,中共始终将他拒之门外,最后,他只能是魂断异国,直到逝世后多年,骨灰才得以回国安葬。一般人虽然没有他们这样的经历,但是完全能够体会到他们思乡、思亲的那种心情,并为其愿望的无法实现而感到悲悯。中共政权近年来对内对外奢谈“三个自信”,然而,从它们拒绝熊焱回国探母以及频频抓捕各类良心人士的情况看,这个政权丧尽天良,完全没有自信可言。让熊焱回国探母尽孝,天塌不下来,因为他手无寸铁,而且是孤身一人,而回国之后的行踪一定会被警方牢牢掌控,怎么都不可能出现危害国家安全的状况。中共之所以要将其拒之门外,显然不是担心控制不了他,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政治报复行为。
流亡美国的八九学运领袖熊焱 
 
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熊焱的母亲病危,熊焱要求回国见母亲最后一面,却被中国驻外领事馆无理由拒签,类似的遭遇此前也曾发生在其他民运人士身上。同样是在“六四”后的政治流亡者、前中国政法大学生教师、著名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先生指出:当代世界没有人遇到像中国人这样悲惨的故事,这是中国的悲剧,中华民族的悲剧,是中共的耻辱。

熊焱在致中共政府领导人的公开信中写道,其母亲目前入住湖南省娄底市康复医院,已到生命尽头:“作为儿子我心中万分愧疚,几十年来不仅无一日为妈妈端茶送水问候请安,还让妈妈提心吊胆几十年。现在我的妈妈已是弥留之际,作为儿子我很想回去看看妈妈,说不定还是伤心的奔丧之行程。”

熊焱系八九民运时的学生领袖,“六四”大屠杀过后,熊焱被中共官方通缉,被抓捕过后入狱一年多,获释后被迫流亡到美国。谁都没有想到,中共的独裁专制政权会如此坚挺,直到今天仍然拒绝融入世界主流文明。在细节方面更是倒行逆施,譬如说大肆抓捕各类良心人士,拒绝流亡人士回国探亲等等。

吴仁华是少有的成功回国探亲的流亡人士之一,吴仁华起初也是希望通过正常途径回国,但是却遭到中国驻外领事馆的拒绝。他在获得美国国籍之后,使用护照上的英文名字,才避开了中国海关的黑名单,成功回到故乡浙江宁波探视了自己的老母。吴仁华能回国,完全是侥幸,绝非中共良心发现所致。估计自吴仁华之后,中共会加强防控,避免流亡人士以这种方式回国。

熊焱的遭遇其实只是数不胜数的流亡人士遭遇的一个缩影,此前,流亡美国的著名作家刘宾雁,虽然一直都希望能回国终老,但是,中共始终将他拒之门外,最后,他只能是魂断异国,直到逝世后多年,骨灰才得以回国安葬。一般人虽然没有他们这样的经历,但是,完全能够体会到他们思乡、思亲的那种心情,并为其愿望的无法实现而感到悲悯。

可怜天下父母心,在这个夫妻感情日益不稳固的时代,父母对儿女,儿女对父母的感情依然还是比较牢靠的。儿行千里母担忧,熊焱在被迫流亡美国之后这二十五年时间里,他的母亲不知道为他流淌过多少回思念的泪水。如今,老人已经病危,正处在弥留之际,此时此刻,如果还不能见到久别的儿子,那将是永远的遗憾,她会死不瞑目。

百善孝为先,远在大洋彼岸的熊焱此时此刻肯定也是肝肠寸断、心急如焚,他希望能够出现顺利回国的奇迹,但是,这种奇迹现在不可能发生,他的名字早就上了中共的黑名单,无法获得签证。因此,在无奈之下,他只得公开致信习近平和李克强,可是,信中的言辞再恳切也无法打动中共的铁石心肠,他只能遥望大洋彼岸,为即将逝去的母亲祈祷。

熊焱的公开信没有得到习李的回应,然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却在416日发表了署名“单仁平”的文章,里面特别突出熊焱的政治身份,说“他仍把自己放在与中国政治制度为敌的立场上”,并称他已经加入美国国籍,不是个普通的“美籍华人”。该文显然又在故意混淆党与国的概念,民运人士当中,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爱中国的,只是反感中共的倒行逆施,所以时常发表批评中共和中共领导人的言论。事实上,越是敢于批评中共的人士越是有良心的人士,可是,在中共的眼中,这些人就是另类。

“单仁平”能够长篇大论,不可能不知道党与国的区别,但是,在写文章谈论熊焱被拒回国一事时,故意将二者混为一谈。从门户网站转载这篇文章的新闻跟帖情况看,这一招现在奏效了,几乎是对熊焱清一色的谩骂。其几天,新华社还发文称要规范网络跟帖,然而,从凤凰网转载的这篇文章的新闻跟帖当中,却不难发现有一条里面竟然带着“狗日的”谩骂字眼,审核跟帖的人不知道是眼拙还是故意放行的,真是天大的讽刺。当然,在几年前,跟帖不可能如此整齐划一,这种现象的出现应该跟已经启动的官方“水军工程”有关,如今,几十万“水军”不仅在国内网站上混淆视听,而且还在博讯等网站上积极跟帖颠倒黑白。

从江泽民时期开始,中共就在提倡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儒家文化,如今,习近平更像是将传统文化推到了更重要的位置。孝道是传统文化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拒绝熊焱回国,这恰恰证明了中共推崇传统文化是假,而希望民众像古人那样对君王俯首帖耳才是真。当然,中共其实也不是真正了解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并不是提倡愚忠的,商王伐桀、武王伐纣,这不仅不是不忠,而且是秉承大义的替天行道。

熊焱流亡美国这么多年,发表了一些列批评中共的言论,尤其是在“六四”问题上。不过,中共如果真的有自信的话,就应该桥归桥路归路,不能因为熊焱发表了让自己不快的言论就将他拒之门外,给他的一片孝心浇冷水,稍微有良心的人都会于心不忍。然而,中共却做得出来,并且还发动《环球时报》这样的极左媒体向熊焱开炮,企图达到抹黑熊焱的目的,并暗示只要民运人士能保持沉默或向中共投降,便可以自由出入中国国门。

重温一下伍子胥与申包胥的故事。《左传·定公四年》载:“初,伍员与申包胥友。其父亡也,谓申包胥曰:‘我必覆楚国。’申包胥曰:‘勉之!子能覆之,吾必能兴之。’”申包胥没有责备伍子胥,更没有阻止伍子胥实现自己的理想。最终,楚国被伍子胥所灭,楚平王被伍子胥鞭尸三百,而申包胥也最终以哭秦庭的方式让楚国得以复国,两个人可以说都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这才是君子之交的最高境界。中共政权只知道秉承敌对思维,完全没有申包胥的这种胸怀和自信。

中共政权近年来对内对外奢谈“三个自信”,然而,从它们拒绝熊焱回国探母以及频频抓捕各类良心人士的情况看,这个政权丧尽天良,完全没有自信可言。让熊焱回国,天塌不下来,因为他手无寸铁,而且是孤身一人,而回国之后的行踪一定会被警方牢牢掌控,怎么都不可能出现危害国家安全的状况。中共之所以要将其拒之门外,显然也不是担心控制不了他,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政治报复行为。

从《环球时报》对熊焱的语气看,熊焱在近期回国探母的可能性几乎是零。拒绝流亡人士回国为父母送终,这是极不人道的丧尽天良的行为,中共因此而遭到世界舆论的谴责是必然的。窥一斑而知全貌,中共如此作为,完全丧失了一个大国执政党应有的风度,这样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这样的政党统治的国家和民族也是没有希望的。不过,希望正如地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国家复兴的希望在民间,当公民社会壮大之后,宪政民主制度必然来临,到时候,流亡人士不能回国的悲剧将彻底走进历史。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