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送交者: 曾节明 于 北京时间 12/06/2014 () [累积24690分 给曾节明发悄悄话]本文版权由曾节明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主题: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博讯论坛]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最近听命于中南海的香港梁振英港奸当局,对“占中”悍然实施横暴空前的大清场,激起了港内外的强烈反弹,令原本回落沉闷的“占中”情势陡然转向激化,升级“占中”的民情高涨,而革命的呼声也开始响起。
  见此,“告别革命”者和五毛网评急忙出来指责说:革命万不可取,渐进的道路才是民主化的正途。
  网民越南人就在独立评论上咋呼:“日拱一卒,才是民主政治思维。”
  胡平对“占中”先是呼喊“见好就收”,继而指责占中运动“违法”,现在则死抠“占中”的初衷理念(所谓“公民抗命”),藉之以否定升级占中和革命的正当性。
  总之,他们现在是急中南海所急、唯恐“占中”升级、唯恐颜色革命发生,当此关键时刻,他们如吃了药画了符中了邪般地反对革命,煞有介事地鼓吹“渐进的道路”。

   怎么,难道“和平”、“理性”的“渐进道路”不可取?走“渐进的道路”不是可以减少民主化的代价吗?不是可以避免“以暴易暴”吗?
  这不是可取不可取的问题,而是“告别革命”者们所鼓吹的这条“渐进的道路”,在中国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民主化“渐进的道路”要存在,需有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宪政民主才会“渐进”得了,才会有统治者和反对派的共存双赢之“和平理性”结局(即不出现一方打倒另一方的局面),但如果统治者拒绝主动妥协让步——也就是堵路阻挡“渐进”,则冲突不可避免,共存双赢之“和平理性”结局就很难有,而一方打倒另一方的局面的可能性就很高:

  要么统治者将反对派镇压下去,社会向深度溃烂发展(如邓小平制造“六四”屠杀);
  要么反对派将统治者驱逐出历史舞台,建立新政权改天换地(如辛亥革命和“苏东”变天);
  要么拒绝主动妥协的统治者,在反对派奋起(如起义、巨大的示威游行、颜色革命等等)的强大压力下,“屎急挖茅坑”,被迫改弦更张,但这个时候往往得不到对方的信任(谁知道你现在的让步是真心,还是准备“秋后算账”的缓兵之计),从而出现“太晚了”的情况,典型如大搞假立宪、直至武昌起义后才急忙抛出《重大信条十九条》的满清载沣朝廷。

  总之,如无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就不可能有渐进的道路,则对撞破局一定发生,对撞破局显然不是“渐进”,而是如火山、地震、海啸般事前久蓄能量的突发性大爆发。

  “民主化渐进道路”的例子,“告别革命者”最喜欢拿出来招摇的经典莫过于英国。问题是英国能够“告别革命”而实现宪政民主,并不是英国民运者一厢情愿的结果,而是朝、野双方互动的结果:一方面英国的反对派做到了和平理性优先,另一方面以国王为首的英国统治者面对不断增长的民主诉求,多次主动妥协让步,推行立宪、改良、扩大选举范围等新政,从而令“渐进的道路”始终通畅,避免了革命的发生。有互动才会有“渐进”,如果英国王室颟顸对抗民主化的话,试看会发生什么?法国式的大革命一定发生!须知查理一世就是因镇压议会民主,而上的断头台!

  法国大革命为什么爆发?能全怪法国反对派偏激?路易十六打击贵族僧侣阶层特权的改革,目的不是为了推进立宪民主,而是为了加强王权中央集权——为之抗拒打压第三等级的参政诉求,这才是主因!

  俄国二月革命为什么爆发?沙俄参加“一战”大败是诱因,沙皇拒绝互动、长期抗拒民主化历史潮流、长期镇压反立宪改良派(即“渐进道路”主张者),才是主因。

  那么,中共统治者有否主动妥协让步?只要不是政治瞎子,睁开眼睛都能看到,“六四”屠杀后二十五年来,在政治体制层面,中共统治者非但没有丝毫的妥协让步,倒行逆施反而变本加厉:镇压异议人士宗教信仰、钳制新闻媒体出版方面,胡锦涛比江泽民倍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习近平又比胡锦涛倍有过之而无不及!习近平上台后除意识形态大开倒车、疯狂抓捕公知、记者、律师异见领袖以外,还继毛泽东之后再次召开“文艺座谈会”。。。继毛泽东之后,重新集权谋建新独裁之心昭然若揭。
  二十五年来,由于中共统治者变本加厉的倒行逆施,中国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不进反退,近年来更是大幅倒退;即便回归后处于中共间接统治之下的香港,在中南海倒行逆施下,宪政民主进程也不断倒退,香港的出入境自主权被剥夺,迄今的新闻媒体自由深遭中共黑手侵蚀。。。中国大陆和香港宪政民主化双双倒退的事实,给了“渐进道路”论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中共专制下哪来的“渐进道路”?分明只有“渐退的道路”!

  对此,“渐进”者们摇唇鼓舌地说:中国怎么没有渐进?现在老百姓的言论自由比八十年代大多了,这难道不是“渐进道路”的成果?
  的确,由于互联网——现在更发展到手机互联网的普及,今天中国事实上老百姓享有了比八十年代享有了比八十年代大得多的言论发表便利。但需指出:
  第一,此种进步,不是中共统治者妥协让步的结果,而纯粹是技术进步(中共当局一时无法封堵)的结果;
  第二,言论发表便利不等于言论自由权,老百姓在享受发表便利的同时,仍然置身于当局“以言治罪”的阴影中,动辄因“煽动颠覆”被抓判刑。。。今天遭以言治罪的风险,显然比“六四”之前的八十年代大很多;
  第三,互联网技术进步的成果,迄今未能迫使中共统治者改弦更张,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今天要撼动中共统治,停留于网上是根本不够的,仍需走上街头施压;
  第四,一切技术都有双面性,互联网在提供言论发表便利的同时,也成为中共当局监控反对者的利器,藉之以互联网,中南海政权正在对老百姓实施前所未有的高效监控。

  综上可以看出:若没有大规模走上街头的努力,光坐靠技术进步的“渐进”,是远不足以改变共产党专制的体制的!由此可知:八九“六四”式的街头运动远没有过时,过时的只是“告别革命”者们的“渐进”谬论!

  冯胜平等“告别革命”者们,现在还在忘情地吟唱“朝野互动”;问题是哪来的“互动”?明明只有尔等一厢情愿的“单动”!再说,若无街头抗争等强大施压,你有什么实力要他“互动”?现在习近平连美国总统都不料,会拿正眼瞧你?
  有人迄今念念有词地说:人是会变的——中共是会让步的。这是时空错乱,现在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不是苏共、不是国民党,中共当局更不是港英当局、前南非当局。共产党专制不同于传统的君主专制,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有着严密的外抗能力,也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脆弱性:只要新闻出版上放开了口子,这个庞然的系统就会很快倒塌。
  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政治改革,导致苏共政权土崩瓦解,中共对此早从反面深刻汲取了教训,并引以为戒。因此,对于宪政民主化诉求,中共决不可能让步,那种以“温和”、“渐进”的方式引导中共从良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梦想。
  顺带提一笔:今天中南海坚拒政治体制改革的立场,不是什么“政法派”或别的什么顽固派系的作梗,而是中共高层为维护其既得利益的整体选择!

  综上所述:今天在中共专制压迫下的中国大陆和香港,根本不存在什么民主化“渐进”的道路——大陆和香港宪政民主进程的“渐退”恶态、最近中南海暨其港奸代理人对“占中”无比傲慢强横的打压。。。都应证了这一点。因此,大陆人和香港人要争取自由民主,“渐进”是行不通的,必须久蓄力量、鼓足勇气、以排山倒海的街头抗争、一举挣脱共产党专制的枷锁!

  惜乎哉“渐进”论者现在还在唾沫横飞地鼓吹:
  “日拱一卒,才是民主政治思维。” 
  问题你拱一卒,他吃掉你两卒,我看你怎么拱法?恰恰相反,“日拱一卒”的思维,是中国民主政治万年不成的思维!
  “渐进”论者闭着眼睛鼓吹说:民主政治是数人头,因此革命万不可取!但是中共这个庞然巨障挡在你面前,不搬除这个大障碍,你怎么去“数人头”;而没有排山倒海的革命力量,你能搬除这个障碍吗?
  “渐进”论者惯于把革命等同于拉杆子造反,煞有介事地咋呼:革命会以“以暴易暴”、会千百万人头落地。。。云云,此种大言不惭的歪论根本不值一驳,请问:
  以革命(或“天鹅绒”等颜色革命)颠覆共产党政权的前罗马尼亚、捷克、东德等等东欧国家,是否是“以暴易暴”,葡萄牙颜色革命、“苏东”变天中是否千百万人头落了地?
  “渐进道路”鼓吹者,客观上要误导中国民主化走上一条永无成功之日的歧路。“渐进道路”的影响力不容低估:由于“六四”后二十多年来,中共当局刻意大力推播以李泽厚、杨小凯为代表的“告别革命”理念,以减轻“维稳”的压力,此极大地误导了眼界受封网限制的中国议人士,因此“告别革命”派所主张的“渐进的道路”,今天仍大有市场:今天,芦笛、冯胜平、万润南等“告别革命者”仍在摇唇鼓舌推介“英国式的渐进道路”而粉丝者众,而国内大批异议人士也自以为可以从共产党专制的紧套中“一点一点地挤出”个“公民社会”、“宪政国家”。
  因为此种大谬土壤的存在,现行“告别革命”们对中国民主化事业就具有不小的危害,因此对他们的谬误暨宜揭露和批判。

  共产党专制,就象横亘在民主化道路前的一条巨大的沟壑,只有鼓足全身勇气,并加以充分的助跑,才能一跃而跨过这条沟壑(东欧多个民族就证明了这点),如果谁谨小慎微地“渐进”,就注定会掉进沟里!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十二月五日于冬寒纽约上州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