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杰:给习近平先生说几个“不”


作者: 张耀杰
 
时代杂志封面的习近平画像
19965月,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隆重推出了轰动一时的《中国可以说不——冷战后时代的政治与情感抉择》(简称《中国可以说不》),其作者为宋强、张藏藏(实名:张小波)、乔边、古清生等。据说这本书首版发行五万册,只用20多天就赶印出版,吸引了全世界100多家新闻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成为1996年最轰动美国和西方的中国书,先后被译成8种文字。这本书的总销量超过300万册,宋强说有一次他们在长沙就查获40万册盗版的《中国可以说不》,张小波也说过:“畅销到我们都无法想像了。我们曾经在某个新华书店签名售书的时候,新华书店提供给读者的都是盗版书。它当时的发行量是一个巨大的数字,现在想起来都令人错愕。”这种销售奇迹直接导致本书的策划人张小波(也就是第二署名人张藏藏),成为俗称书商的民间出版界的暴发户之一。
 

稍微有一点点文明常识的个人都会知道,说还是不说不,是人之人为的基本功能。“中国可以说不”的国,其实是一种拟人化的法人组织,这种没有自己的肉体和嘴巴的法人组织,是不能直接说不的,而只能通过其法定发言人在特定的场合对于特定的事件表示“是”或者“不”。没有经过法定授权,便扛着“中国可以说不”的旗号大发其财的宋强、张小波等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构成盗用公器的犯罪嫌疑。对于这个应该由权力部门依法公诉的侵权案件,本人不想多费口舌。本人想要说的是,作为一名中国居民,最需要表现出的公共担当和社会责任,并不是超越国界去针对美国人说不,而是脚踏实地地依据自由、平等、民主、宪政的文明准则及相关法律,针对本国的当权者说不。具体来说,在江泽民时代,就应该正大光明地针对江泽民、朱镕基、李鹏等人在不够透明的情况下强行修建三峡大坝、强行通过世界协定、强行实施分税制之类的执政败笔说不。在胡锦涛时代,就应该正大光明地针对胡锦涛等人纵容包庇周永康、薄熙来等人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的犯罪行为说不。在习近平时代,就应该正大光明地对秘密警察一再违法抓捕民间维权异议人士说不。1996年至今,《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宋强、张藏藏(实名:张小波)、乔边、古清生,所热衷的一直是煽动针对美国人和日本人的民族主义仇恨情绪,而从来没有针对中国国内每天都在发生的不文明、不人道的违法侵权现象表示严正抗议。

究其原因,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中有过经典说明:“天下事尽有小作为比大作为更烦难的。譬如现在似的冬天,我们只有这一件棉袄,然而必须救助一个将要冻死的苦人,否则便须坐在菩提树下冥想普度一切人类的方法去。普度一切人类和救活一人,大小实在相去太远了,然而倘叫我挑选,我就立刻到菩提树下去坐着,因为免得脱下唯一的棉袄来冻杀自己。所以在家里说要参政权,是不至于大遭反对的,一说到经济的平匀分配,或不免面前就遇见敌人,这就当然要有剧烈的战斗。……但人不能饿着静候理想世界的到来,至少也得留一点残喘,正如涸辙之鲋,急谋升斗之水一样,就要这较为切近的经济权,一面再想别的法。”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救活一人”的“小作为”,才是每一位脚踏实地的普遍正常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正当作为。连“救活一人”都担当不起的一个人,却偏偏在《中国可以说不》之类的书本里面纸上谈兵地讲大话、说大梦,说到底是一种阿Q式的自欺欺人、自我逃避的精神胜利法。利用这样的精神胜利法来大肆炒作针对更加文明进步的美国人和日本人的民族主义仇恨情绪以牟取暴利,无论如何都是不正当的。

自习近平先生当政以来,关系国计民生的经济形势一直处于恶化状态。声势浩大的反腐败斗争,也一直处于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凌驾于司法程序之上的暗箱操控之中。在所谓“打老虎”式的惩治腐败的同时,却有更多坚持正当诉求的民间维权异议人士,遭到残酷迫害甚至于秘密关押,仅我本人所熟知的就有郭飞雄、贾灵敏、浦志强、高瑜、徐晓、铁流、郭玉闪、王清营、赵枫生等人。作为一名中国居民,我本人对于习近平先生从来都没有太多积极建设性质的正面期待,我所希望的是习先生能够真正明白自己的职责权限,并且在此前提下真正明白自己应该和不应该做什么?限于篇幅,我给习近平先生简单扼要地说几个“不”:

其一,不再禁止言论自由,尤其是不再搞网络封锁和强制洗脑,不再删帖封号、设定敏感瓷。

其二,不再限制信仰自由,尤其是不再强迫在校学生信仰所谓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其三,不再坚持自己所在党派的领导,并且不再干涉本国居民结社组党、自由选举的自组织权利。

其四,不再动用秘密警察违法抓人,而是改由独立自主的司法机构正大光明地逮捕审判嫌疑人。

其五,不再区分所谓的大产权和小产权,不再动用公共权力强行圈地、强制拆迁,而是依据法律程序平等公正地保障所有居民的私有财产尤其是私有地权。

其六,不再破坏地方政府的自治权力,不再任意向地方政府空降下派任何官员,改由当地居民依据相关的法律程序一人一票地选举本地的官员。

只要习近平先生有自信、有魄力、有诚意地主动放弃积极扩权的种种冲动,自觉自愿地限制自己的最高权力,如我等中国大陆的善良居民,是会甘心情愿地把您奉之为中国大陆的华盛顿和蒋经国的;中国社会自由、平等、民主、宪政的现代化转型,也是会和平理性、循序渐进地得以实现的。

20141215日于北京家中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