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谁吃谁的“饭”,谁才在砸“锅”?


作者: 林傲霜
今年11月官办的“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与中共的“中国政治学学会科学发展与政治和谐专业委员会”,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据说其目的是为了“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的理论研讨会。在这个研讨会上,除了大量陈词烂调之外也冒出了一点“理论创新”的东西,就是提出“砸锅论”,即“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但这个“创新”的“理论”,却是个完全经不起推敲的伪命题。按照普世价值观和民主宪政理论,任何政党、所有政府官员都是由纳税人供养、雇用的“公共仆人”。所以,是共产党在吃纳税人的“饭”,而不是共产党给纳税人“饭”吃。这一点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明白清楚毫无疑义,既是简单的常识,也是朴素的真理。所以什么“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说法本身就是个完全本末倒置的胡说八道。

今年11月官办的“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与中共的“中国政治学学会科学发展与政治和谐专业委员会”,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据说其目的是为了“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的理论研讨会。只消听听那一长串极具“中国特色”的古怪名称,再看那一副充满“斗争哲学”的做派样儿,就已能体味到这种所谓的“理论研讨”是“党气”浓厚,官味十足。绝非民间所为,更无半点学术意味。不过是秉承“上意”,代“主上”立言。因而据称,在这次不同寻常的会上,这伙人认真学习了“习总”在文艺座谈会上与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深入分析当前意识形态工作的新情况后“一致认为” :绝不允许有人“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对此必须零容忍!

按照上述那一帮子人的说法,他们认为:“近年来,意识形态工作的内外环境更趋复杂多变”。于是他们便白日活见鬼似的惊呼道:“境外敌对势力对我加大渗透和西化力度,图谋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遏制世界多极化趋势,维护国际资本大一统的旧有国际秩序。在境外敌对势力的支持、唆使下,国内一些组织和个人不断变换手法,散布流言蜚语,造谣生事,煽风点火,制造思想混乱,抢占舆论高地,与我争夺人心民意。”接着更煞有介事地宣称:自香港“占中”风潮开始后,“少数民间组织胆大妄为,某些意见领袖、网络大V和体制内‘异见人士’嚣焰日长。”

开口称“意识形态工作的内外环境更趋复杂多变”; 闭口要“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开口“境外敌对势力对我加大渗透”,闭口“图谋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左一句“造谣生事”,右一句“煽风点火”外加什么“抢占舆论高地”,“与我争夺人心民意”……这些早已进入了历史垃圾堆而今又重现的诛语、罪名,对于经历过毛泽东专制年代的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不过就是当年的什么“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国内阶级敌人妄想变天复辟”那一套骗人鬼话的翻版而已。让人们似乎又退回到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反右”、“文革”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毛泽东暴政疯狂年代,浑不知今夕是何年了。人们不禁要问,如此大开历史倒车,所为何来?如此与21世纪的世界民主潮流逆向而行,究竟想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其实说穿了,这就是特殊利益集团的权贵们,面对民众日益高涨的维护公民权利的诉求而产生的一种恐惧症。他们害怕失去了自己的“江山”、宝座,害怕失去了自己的既得的特殊利益。因此便感到处处风声鹤唳,遍地草木皆兵。这种病态的恐惧,使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成天疑神疑鬼。于是凡不与他们一鼻孔出气的便是“敌对势力”,凡不与他们“高度保持一致”的便是在与他们“争夺人心民意”。于是到处都是“敌人”,因而成天想着如何去搜索斗争对象,如何去掌握“斗争的主动权”。当年毛泽东就是运用这一套祸国殃民的所谓“斗争哲学”,把整个中国“斗”得遍体鳞伤,弄得一塌糊涂,最后濒于崩溃的边缘。殷鉴不远,才过去几年时间?现在有些人又想重走这条死胡同老路,这对中国来说只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不过人们也发现,在他们这个所谓“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的理论研讨会上,除了上述那些陈词烂调“前朝曲”的重弹外,好像也冒出了一点“理论创新”的东西。那就叫做“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但这个“创新”的“理论”,却是个完全经不起推敲的伪命题。

首先要问共产党有“饭”吗?你们的田土在哪里?谁在事农桑?你们只不过就是一个代表某部份人特殊利益的政治集团。其上层是一批政客,位高权重,锦衣玉食。中层是一批官员,食有鱼,出有车,养尊处优。下层是一帮小吏暴徒,自封是“管理人员”,专事卡、拿、吃、要的勾当。却基本上都是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干部”。 谁也没有直接从事物质生产,都毫无例外地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幸福”生话。所以若说共产党拿得出“饭”来给人吃,那只能是个伪命题,更是个冷笑话。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在全国搞“土改”。所谓“土改”,就是把拥有合法财产——土地的人,给扣上一顶“地主”的“帽子”罪名。然后便以“革命”的名义,对这些人进行明火执杖式的抢劫。不但抢了人家的土地,还抢走这些“地主”的房屋,劫走别人家里的一切现金、金银、首饰,一切值钱乃至不值钱的东西。叫别人净身出户。并对“地主”本人及其亲属随意侮辱、虐待、施以酷刑,直至杀害。有的地方甚至还随意强暴、霸占“地主”家里年轻的女性。

为了给这种比杀人越货还更强横的暴行找出“理论”根据,当时中共在其官办媒体上掀起一场名为“谁养活谁”的“大讨论”。所谓“讨论”其实并不允许有任何不同意见,而是“舆论一律”地宣传,说地主不种田、不耕地,是不劳而获,是剥削农民,因而是农民养活了地主。于是抢劫式的“土改”便仿佛成了天经地义的事了。

“地主”被消灭后不过几年的时间,中共通过“初级合作社”、“高级合作社”和“公社化”运动便将农民的土地、耕牛、农具、口粮、直至锅碗瓢盆全部收归“公有”,实则是“党有”(中共的各级干部所拥有)。农民成了一无所有的奴隶。中共成了全国唯一最大的超级地主。与此同时中共又通过所谓“公私合营”、“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以同样抢劫的方式,把全国大大小小的工厂、企业、商店、公司、作坊……全部收归“公有”,实则是“党有”(中共的各级干部所拥有)。。从而成了全国最大的超级垄断资本家。一身而二任焉的中共,通过“革命”的名义,用抢劫的方式占有了全国的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可是按照它自己“谁养活谁”大讨论的结论,他们就是既不耕田,又不做工的剥削者。是工人、农民和一切劳动者养活了他们。现在它反过来说人们在“吃共产党的饭”,这不是自打耳光,滑尽天下之大稽吗?!

按照普世价值观与民主宪政的理论,任何政党,任何政府官员都是纳税人供养、雇用的“公共仆人”。所以,是共产党在吃纳税人的“饭”,而不是共产党给纳税人的“饭”吃。这一点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明白清楚毫无疑义。既是简单的常识,也是朴素的真理。所以什么“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的说法本身就是个完全本末倒置的胡说八道。

至于说到“砸锅”,真正在砸“锅”之人,倒确也大有人在。但既不是什么“异见人士”、“意见领袖”、也不是什么“国内一些组织和个人”更与什么“境外敌对势力”沾不上边。真正“砸锅”者就在共产党内。借用毛泽东当年的一句话:“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现在将这句话稍作改动,那就是,要砸民众吃饭之锅的人就在共产党内。那就是你们党内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多如牛毛的贪官污吏。这些人把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的金钱,轻而易举的便搜刮进他们的私囊,成为他们的私产。这些金钱本是民众生存必须的财富。所以这些贪官污吏实际上是在夺民众口中之食,“砸”民众吃饭之“锅”。而能耐更大的一些“公仆”,干脆把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的资金转移去“敌对势力”所在的资本主义外国,他们的老婆、孩子、大舅、小姨、二奶、N奶都成了该国的公民。他们却仍在国内为我们民众“当家作主”。继续着他们无限美妙的、追求财富的“中国梦”。这就不仅“砸”了民众吃饭的“锅”,甚至把“灶”都要折了、毁了,如此下去还让不让民众活?

这些人吃饱喝足,发财致富之余,都还不满足,还要强折民众的房,强征民众的地。强占别人的妻女,甚至对未成年的幼女也下得起手!因此造成各地冤民血泪成河,如潮水般地涌向天子脚下去上访。如此无恶不作,岂是“砸锅”二字可以了得?!

“哪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什么“意见领袖”、“网络大V”什么“体制内异见人士”,更不要说子虚乌有的什么“境外敌对势力”,他们既没有吃共产党的什么“饭”,也不可能去“砸”谁的“锅”。有些人成天提心吊胆,害怕亡党丢权。于是神经过敏,疑神疑鬼,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听到一点批评,就认为有人要夺他的“江山”,要占他的“宝座”。却闭眼不看你“宝座”下的基础,正在被你们“体制内”的这群贪官污吏,奸佞小人,夜以继日的逐渐掏空,已到了危乎殆哉,摇摇欲坠,民怨沸腾,难以收拾的地步。而靠防民之口,堵塞言路,不仅无济于事,只能使情况更加恶化。所以你们即便“掌握”了什么“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即使靠刚性“维稳”手段让全中国沉寂无声,那么其结果也只能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毁灭”!

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