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抗擊去中國化


作者:邱立本
2014年6月29日 

民主成為香港與大陸的黏合劑。香港贏得了民主,也要贏得中國,對抗「去中國化」逆流。

香港不能贏得了民主,卻輸掉了中國。香港人必須警惕,港獨和分裂主義的激進派系綁架了泛民,也使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失去了在中國大陸民間的支持。

最典型的例子是幾個月前的「驅蝗行動」,原是一小撮極端分子所發動的群體仇恨,針對大陸遊客的Hate Crime,這不但違反中國人的立場,也違反了普世價值的原則,但民主派的主流人物對此視而不見,或是予以姑息,甚至為極端派辯解,將矛頭指向港府,說這是當局的錯。

這也使廣大的十三億中國人民心寒,原來香港推動民主,到最後就是要「去中國化」。香港那些所謂「民主鬥士」,不但只是針對北京政府當局,還針對一般的中國老百姓。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中國人當然有權利踏足在中國的土地上,但如今卻被一些暴民污辱與驅趕。更令人髮指的是,一些主流媒體還對此加以「理由化」,加速了香港的「去中國化」。

更深層的原因,在於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只局限在「民粹」的層面,以「本土化」為號召,但卻沒有回歸中華文化和民間中國的「國粹派」。七十年代香港保釣時,認同中國自力更生發展道路的「國粹派」是一股重要的力量,他們在維園的保釣集會中,與英國的警司衝突,被打到頭破血流。也就是說,當年推動香港公民運動和社會運動的先鋒,都有強烈的中華民族情懷,而不是抱著殖民主義的大腿。但今天這樣的人物大多凋零,像民主派的領軍人物司徒華已經逝世,新一代的所謂學運先鋒沒有歷史感,爭取民主,大多只認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也因此和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運動越來越隔閡。

這也是香港民主運動的誤區,反共變成了反華,「去中共化」變成了「去中國化」,被那些高舉英國國旗或港獨旗幟的激進派「騎劫」。有幾位泛民議員甚至以「反對大陸化」為政治宣傳口號,殊不知他們自己的父母、家人大多來自中國大陸,家裏甚至是說上海話等「大陸化」的語言,成為自我矛盾的巨大諷刺。

其實也是因為香港一些民主派混淆了政黨、政府和人民的分別,將他們對中共的痛恨延伸到人民,而不了解中國民間力量一樣是反對不合理的官僚與專制,追求制度變革。大陸與香港老百姓其實有共同目的,分享共同的情懷,也必須共同拒絕政客和媒體的誤導。

若香港民主運動繼續姑息分離主義,讓港獨力量上升,就會讓北京強硬派抬頭,也肯定影響香港民主發展的進程。因而香港的激進派和北京的鷹派其實是「殊途同歸」,都在扯香港民主化的後腿。

歷史也在呼喚香港中間力量,呼喚沉默的大多數,盡快落實二零一七香港普選,不要被提名問題所糾纏,不要被「佔領中環」運動所羈絆。香港實現一人一票的全民普選,不僅會改變了這城市的命運,還將改變神州大地的命運,可以「倒逼」中國的政治變革。

這也是中國朝野改革派所期盼的發展。民主成為大陸與香港的黏合劑,民主香港成為民主中國的先鋒。香港贏得了民主,也要贏得中國。這是香港七百萬人的期望,也是中國十三億人的期望。

FaceBook評論